约瑟夫浑然不惧,傲然道:“我看你是在恫疑虚喝,既然在圣域你怕我,那么在这,你也一样拿我没办法!就算我不用圣力,照样可以将你打败!何况你也是圣域之人,你也不敢用圣力,若引来了无数妖魔,你自己也要吃苦头!”

“哈哈,是么?你刚才不是在说好强的妖气么?我何必用什么圣力?圣力实在是太弱小了,我现在才看清楚它的柔弱,和自然之力比起来,它简直就像只小小的蚂蚁!”

神秘人走到了约瑟夫身前,他脚下的水已经全结成了三尺厚的冰。WWw、QuAnBen-XIaoShuo、cOm

忘月虽然听不清楚约瑟夫和那神秘人在说些什么,但看气氛已经猜出神秘人在威胁约瑟夫。

“他们俩是不是认识?怎么感觉像是夕日老友的会面?”忘月揣测道。

约瑟夫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人,不可思议的叫道:“极乐天,是你!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强的妖气?你可是圣骑士呀!”

极乐天优雅的理了理耳边发丝,咯咯笑道:“我是个骑士,不过,我再也不是圣骑士了,从现在起我是黑暗骑士!我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我以前也算是同僚,我不想为难你,交出「神石板」后离开吧。”

约瑟夫失望的摇摇头道:“我看错你了,极乐天。圣域的圣骑士就属我们俩天赋最高,可惜你居然放弃了正义,投靠了邪恶的妖魔,告诉我,为什么?”

极乐天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对未来的憧憬,他潇洒的指着头顶道:“为了力量!为了追求超越神的力量!我们不能总是被神压在脚下,我们的思想受到了信仰的约束,我们的力量受到了神的束缚!可恶的神怕有人会超越他,竟然在我们的神格里烙印上了一条可怕的封印!我并没有投靠什么妖魔,我只是练了类似妖魔的技巧而已,我没有放弃正义,我只是不想以神的使者自居而已……”

极乐天的每一字每一句犹如天雷击日,亵渎但伟大。教廷中从没有人敢说出这么亵渎的话,公然挑衅天上的神灵,把他们都说成了自私的家伙!似乎神灵与妖魔无异,他们都想遏制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巩固自己绝对的地位。

不知什么原因,原本一直听不见任何声音的忘月,竟然在此时听得无比清楚!也许极乐天的话对他产生了共鸣,虽然耳朵听不见,但心灵却感受到了。如果说教廷中还有敢公开这样挑衅神的,应该还有忘月一个!

“放屁!神是最伟大的,他创造了我们,给予了我们衣食住行,赐给了我们强大的神力,如果没有神,我们又怎么可能成为强大的圣骑士?你这是对神的一种侮辱,一种亵渎!极乐天,我没想到你已经沉沦到这个地步了,妖魔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还记得当年的誓言吗?为了捍卫正义,诛灭一切邪恶!在我心中那个圣洁的极乐天已经死了,现在我要斩妖除魔,让极乐天留给我的记忆是圣洁的!而不是邪恶的!”

约瑟夫怒声大喝,手中圣剑颤抖不已,圣光微微绽放,将黑暗的空间照得亮如白昼。

忘月本已经习惯了黑暗,却突然出现了耀眼的强光,刺得眼睛一阵胀痛。不时,忘月看见桥头处高傲的耸立这两个手持长剑的男人。一个是约瑟夫,还有一个是被叫做极乐天的家伙。

极乐天眉清目秀,黑发黑瞳,眉宇间透露着执着的热念,他手中的黑色长剑与约瑟夫手中的圣剑相比,显得黯然失色。但忘月感觉极乐天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耸立与沧海之间,而约瑟夫就像是随风漂泊的小船,根本就没有可能越过它。

“自甘堕落的家伙,瞧你手中的圣剑都已经被你污浊的心给熏黑了!”

约瑟夫出言讽刺道,朝极乐天的咽喉轻挑一剑,一道金色剑气破空划出,将脚下的寒冰震得碎裂飞溅!

极乐天不屑的笑了笑,轻轻展开双手,将黑色长剑立于胸间,寒气骤然爆增,空气中形成一道坚固的冰墙,挡住了那道金色剑气!

“呵呵,约瑟夫,你的眼力是不是下降了?我手中的长剑乃是我自己用自然之力精心打造的,而圣剑。。。被我仍进了臭水沟里!抱歉,只要拿着圣剑,我就浑身不自在,它让我作呕,当我知道我的神格被封印后,我只要一看到圣剑,我就想呕吐!”

极乐天嘲笑地说,对神的东西做出一种不屑和蔑视。

约瑟夫脸目肌肉绷得很紧,愤怒已经从他的眼睛内散射出来了,做为一个有教养的圣骑士,不应该露出这么愤怒的仪态。但对方侮辱的是他心中至高无上的神!这让他愤怒到将所有的仪态与素质全丢进了垃圾桶。

“你竟然敢这样侮辱创造世界的神!今天圣骑士也有火了!我一定要将你这个无耻的家伙给杀了!你已经不再是圣骑士,你也不再是人,你体内的妖气才是真正令人作呕的!受死吧……”

约瑟夫勃然大怒地骂道,凌空飞出,挑起圣剑朝极乐天身前的冰墙连连狂劈出数十道剑气!就像当日他劈吸血鬼德古拉一样,毫不留情!

忘月不噤为两人捏了一把汗,约瑟夫曾救过自己一命,他的生死自己特别在意。而极乐天虽然与自己是第一次照面,但他的每一句话都是那样对自己的口味,仿佛他能洞悉自己的心一样,把自己心里的话给偷出去说了。

“轰!”地一声,空气冰墙碎裂为无数小冰块,朝四面八方飞去,数十道剑气在空中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的网,将极乐天重重围住!

极乐天泰若自然,微微一笑,黑色长剑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人随弧线飘,轻声道:“枯萎吧!”

数十道剑气果真如泄了气的皮球,奄奄无力,零乱的飘落洒地……

忘月看得触目惊心,刚才那么危险的状况,居然被极乐天轻松给化解了,他那技能仿佛在哪儿见过?噢!是一个和尚,一个和尚曾经用过“凋零吧!”

难道二者之间有某种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