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上树木茂盛,绿荫茸茸,鸟啼虫鸣不绝于耳,幽静的小路上落叶成片,却不显纷乱之象,路两边矗落一排长长的阑珊,蜿蜒千米,一眼望不着尽头。wWw。QUaNbEn-xIAoShUO。cOM

有些树木长得极高,达60米以上。它们的叶子形成“篷”,像一把撑开的雨伞,将光线挡住。因此树下几乎不生长什么低矮的植物。给人一种诡异、阴森的感觉。

林间偶尔飞起几只双黄头亚马逊鹦鹉,穿梭在灌木从中,使得看似死气沉沉的森林勉强有了些许生机。忘月轻步慢摇,边走边欣赏这自然之光,在六十一世纪,整个亚马逊平原都成了科研基地,哪儿还有什么丛林,哪儿还有什么珍禽异兽,一切只因为这里的资源太过于丰富,与人类的探索之心太强。

终于走出了阑珊尽头,眼前豁然开朗,艳阳高照,郁郁葱葱,万物充盈,一幢幢木质房屋平起坐落,连在一起,透露出简朴之美,但又不显单调。

忘月从口袋里拿出克罗贝尔神父给自己准备的十字架,准备戴上脖子,摸了摸胸口,突然失声叫道:“糟糕!我的项链呢?掉到哪儿去了?该死,这两个星期以来我玩得太过高兴,竟然没注意到脖子上少了串东西,这可如何是好,那是唯一留住我和瑟丽娜记忆的东西!”

原本寂静的村庄被忘月突兀的声音给打破,木房的房门纷纷打开,不少当地居民伸出头,好奇的打望着。

忘月尴尬一笑,朝着那些居民以示歉意,打扰到了他们的清梦。

“哎,丢了就丢了,没办法了,瑟丽娜,对不起,我只有把你印在我的脑中了。”忘月自我安慰着,带上了十字架,朝村庄中心走去……

“砰!”“砰!”“砰!”

村民们愤愤的把房门关上,并在屋内透过窗户缝隙,恶狠狠的瞪着忘月!似乎这个岛并不欢迎外来人。

忘月不由感到好奇,不就是失口大叫了一声嘛?况且现在太阳都已经日上三竿了,这些人再怎么懒,也都应该起床了吧?为何全都门窗紧锁?怪哉,怪哉!

村中心有一幢异于其他房屋的白色修道院,屋顶上矗立着一个黑色十字架,上面钉着的耶稣,面部显得极为痛苦。

“啊哈!没想到这里还有修道院,真是天助我也!可以进去免费吃一顿了!没准还能混得点额外俸禄!”忘月喜道,睁大了双眼,绽放出激动的神采。

旁边有一条大湖,环绕着修道院,只留出正门可通干地,门前花木茂盛,绿树挺拔,叶子随微风轻轻拂动,偶尔有几片落入湖中,随潺潺流水流淌,仿佛整个世界都充斥着这清新的香味。

忘月迫不及待走上前,眼前水榭歌台,画栋雕梁,楼阁重重,回廊道道,图腾绕壁,白玉铺地,绿荫如莹。不由得发出轻微感叹:“这是修道院么?怎么感觉像是仙境一般?实在是太美丽了!”

回廊是建立在清澈可见底的湖泊上面,一弘清水忽然溅出,绕梁纷飞,疾过忘月眼前,倏忽坠入水中,绽起层层涟漪。

“好奇特的设计,无论是格局还是这奇特机关,都是巧夺天工,构思新颖,手法出神入化,每吸一口气皆是神清气爽,每望一眼皆是赏心悦目。”忘月再次感叹,没想到在这么偏僻的村庄内,竟然有如此巧妙的设计,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忘月脚踩回廊白玉,眼疾方圆美景,轻迈一步,发出叮叮踏空声,虽是脚步声,却也如弦琴般清脆。忘月连忙放轻脚步,惟恐扰了这和谐的天堂之美。

奈何腹中响雷之声,偏偏在如此良辰美景前肆意鼓噪,忘月摸了摸肚子,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走过回廊,轻轻在大门上叩了三声。

“有人吗?可否行个方便?”忘月轻声低呤,不敢喧起高声,再惊那些“友善”的村民。

“吱呀呀~~”一声,门被打开了,一身穿黑色修女袍的俏丽女子缓缓走了出来,双手交叉放与胸前,柔声道:“你好,神父。”

忘月也绅士般优雅微笑道:“你好,修女。我路经此地,衣食无着,可否在此借宿几天,顺便传经论道,以宏扬我教教义。”

修女见忘月举止谈吐温柔有礼,朝门外四处探了探,莞尔而笑:“请进吧,神父,正巧我们这的神父在上个月不幸逝世,如你不嫌弃,可以代劳他几天。”

忘月一阵得意,这岂不是天赐良机?既可混得好吃好住,又有美丽修女相伴,实乃西方和尚人生中一大快事!

“我的荣幸!对了,请恕我冒昧的问,修女你叫什么名字?”忘月轻声笑问道。

修女倩笑道:“我叫黛西,请问神父怎么称呼?”

忘月从口袋里掏出证件,笑道:“我的名字有点特殊,呵呵。”

黛西修女美目中突然射出一道寒芒,随即又恢复平常,俳笑道:“噢,原来是直属圣域的Lethe神父,真是年轻有为呀,失敬,失敬。”

忘月笑道:“哪里,哪里,黛西修女你太过奖了。”忽然,腹中又响起剧烈的呱呱之声,忘月厚着脸皮道:“黛西修女,我长途跋涉到此,已经有许久不曾吃过东西了,不知道你这里可否有剩余食物?”

黛西修女点点头,笑道:“请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做。你请随便……”说完走进一间房间,看样子应该是厨房吧。

忘月进了门,四下打量了一下,修道院可以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屋顶竟然残破不勘,甚至还有些硕大的蜘蛛吊在上面。

屋子有两层楼,数个房间,摆设到也整洁,地板也没有灰尘,只是悬梁和桌椅都显得有些沧桑,似乎经历了百年之久。内部和外部完全是天壤之别,不过有一点是一样的,都蕴涵着一种古典的美。忘月看了看二楼的每间房门都锁着,也就不方便上楼参观,直接朝正面的回廊走去。

回廊外是一片小空地,看看这里的摆设,应该是修女修士们平时运动的地方。在这块空地上又分出了几条岔路,分别连着不同的房间。其中有一条幽黑的走廊里发出了微微的摩擦声,还带有喘气的声音。

“啊哈,一定是其他修士和修女正在里面讨论教义,不知道好不好玩?”忘月揣测道,朝里面走去……

就在忘月刚把脚迈进走廊里,一只体型庞大的狼狗陡然向他扑了过来,“汪!汪!”

忘月不噤被吓了一跳,赶紧把脚缩了回去。突然走廊里有上前扑来几只狼狗,每只的体形都有老虎那么大!而且双眸中都释放出噬血的渴望……

“哇!这是什么?怎么里面有这么多狼狗?”忘月抚着胸口喘息着说,还好那些狼狗都被栓起来了,否则刚才一定会被咬上几个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