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颜刈成功的做了忘月身边的小修士,帮他搞着奇怪的程序设计,像是某种高科技发射装置的程序。wwW、QuanBeN-XiaoShuo、coM每当问起忘月这是什么新鲜玩意儿时,忘月总是说“这是你五百万的债务!”,于是颜刈也就聪明的闭上了嘴,只管埋头苦干。

今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正是一个坐船旅游的绝佳天气。

冰乐市的码头绿树成荫,海鸟成片,虽快步入冬季,但海风却刮着温暖的潮流,让人倍感舒爽。

港口处停泊着无数小木船,将原本单调的海点缀得格外美丽。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驶来一艘豪华油轮,各个国家的人从上面有序走下。

忘月一眼就看到了约瑟夫,大声喊道:“蛮牛,这边!从这走!”

约瑟夫打扮的很时尚,眼戴一副墨镜,身穿高级西装,手提名牌行李箱。朝忘月方向走去……

“小子,小声点!我这次可是秘密前来的,我的行踪除了修道院外,不允许让任何人知道!”约瑟夫走到忘月身边,赶忙捂着他的嘴很谨慎地说。

忘月点点头,小声道:“怪不得你不穿圣骑士的铠甲,原来是秘密行动。对了,你的剑呢?我怎么没看到你的剑?是装在箱子里了吗?”

约瑟夫摇摇头,嘘声道:“没在箱子里,我随身携带着。”

忘月左右观望,就是没看到约瑟夫身上有剑的影子。

“你可真会藏东西,也许你该换个职业。走吧,斯麦迪尔神父还等着我们。”忘月笑道,心想“也许你做小偷,绝不会有人从你身上搜出赃物!”

约瑟夫看了看被围得水泄不通的街道,再看了看港口处的小木船,低身问道:“我们坐小船走吧,我不想引人注意。这条河能通往修道院吗?”

忘月微微一笑:“你还真懂享受,我来冰乐市这么久了,也还没坐小船游览过。走吧,能通往修道院,这条环城河流经任何单位,是条观光的绝好河流。”

约瑟夫转过身朝一条小船走去,道:“小子,别叫我蛮牛!”

忘月眦着牙齿笑了笑跟了上去……

“小子,你做神父还习惯吧?”约瑟夫伫立在桥头上悠悠问道。

忘月笑道:“习到是习惯了,只是总感觉生活很紧迫,钱不够用啊!如果能再给我添上一两个零就好了。”

约瑟夫漠然道:“做梦!你只是个挂名的神父,什么事都没做,顶多就是接受一下人们的告解,你想多领工资,就得做出个神父的样来!”

小船幽幽的穿过一座拱桥,进入一条阴黑的古巷……

忘月失望的说:“哎,西方和尚还真吝啬,就像这古巷一样,不肯让半点阳光照射进来。”

约瑟夫神情冷漠,不屑回忘月的话,静静的看着小船随着流水缓缓飘流。

忘月见约瑟夫不搭理自己,自己也不想讨个没趣,转过身想与船家聊天。却惊愕的发现刚才摆渡的船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奇怪!船家哪儿去了?刚才还在的,为何眨眼功夫就消失了?好像这艘小船由始至终就只有我们两人一般。”忘月惊异道。

约瑟夫神色镇定,面无表情,一字一顿道:“没想到我越不想引人注目,越中了妖魔的下怀。小子,小心了,妖气很重!”

忘月眼皮忽然跳得厉害,直觉告诉他危险来了。惊呼一声,道:“早知道从岸上走不就好了吗?你这次行动不是秘密的吗?为什么会被妖魔知道?”

约瑟夫眼里闪烁出复杂的神色,低声猜测道:“或许修道院内出了奸细!”

幽黑的古巷终于变得伸手不见五指,小船似乎遇到了礁石,被卡在其中,一动不动。水中荡漾起圈圈涟漪,却无法像外散开,仿佛一切都被束缚了起来。

忘月打了个哆嗦,道:“奸细?是冰乐市的修道院?还是圣域的修道院?”

约瑟夫摇摇头,叹息道:“不知道,反正有奸细是可以肯定的!小子,这妖气很强,实力与我在伯仲之间,我没法保护你了,你自己小心!”

一阵刺骨的海风吹过,先前身体的温度刹那被它冻结了。连空气都冷得结出了冰……

小船似乎进入了一个封闭的空间,前后不能通,左右不能出。完全被困在了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空间内。

忘月见过的妖怪也不少了,感知妖气的能力也增加了。只是为何自己就感觉不到这强大的妖气呢?不过连约瑟夫都说它很强,自己还是小心为秒。

“蛮牛,你说他想干什么?把咱们困在这里有什么用?”忘月轻声问道,已经看不见约瑟夫的身影了,只有靠听他的声音来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约瑟夫的声音似乎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他想杀我!当然,你也肯定成了他的目标!”

忘月心中凛然,赶紧站起身,注意着周围的变化,大声问道:“那你有把握战胜它吗?”

黑暗中没有任何声音回答忘月,死一般的宁静。

“叮……”水面上幽幽响起滴水声,漆黑的空间隐约泛着一条人影,他正轻轻的踩在水面上,悠悠的朝小船走来。

“蛮牛,那是什么东西?怎么能在水面上行走?”忘月惊诧道。

忘月的声音犹如石沉大海,湮没在不知名的空间,被这诡异的寂静给吞没了。

“交出「神石板」,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一妖异的声音从那站在水面上之人发出,冷冷的声音像是一柄利刃要扎进人的心肺之中!

约瑟夫挥了挥手,从袖子中露出一把锐利的小匕首,“涮”地在眼前一抹,顷刻化为一柄闪烁着金光的锋利圣剑。他冷冷地道:“看来你是圣域出的内奸啊!居然连「神石板」都知道,地位不低呀!不过你居然敢招惹到我头上来,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忘月没有听到约瑟夫与与那神秘人的谈话,只是忽然看见桥头亮起了金色的圣光,心头不由一喜。只要约瑟夫没挂,自己就很安全,对方很明显是冲着蛮牛来的。

“约瑟夫,在圣域我或许会怕你,但在冰乐市我可不怕,你只要一用圣力,立刻会引来无数妖魔!到时,你孤军一人,只有死路一条!你若乖乖将「神石板」交给我,我便不为难你。”

神秘人冷冷的威胁道,与小船的距离更加近了,每迈出一步,水面就结出厚厚的冰块,给他搭成了平稳的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