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旅馆外停了几辆面包车,从中跳下来数十个人,纷纷一手持铁棒,一手拿手枪。wWW。QUAbEn-XIAoShUo。Com朝着便宜旅馆冲去……

“上帝保佑,让我们这次也能化险为夷吧……”周紫妍傻傻的祈祷道。

“拜托!这个时候不要求什么和尚头子好不好?不灵的!要求就求自己!”忘月没好气的说,将房门抵得死死的。

过道上,旅馆老板大声吆喝道:“年轻人,你们干什么的?不要拿着这么危险的东西什么闯入我的地盘……”

“砰!”一声,旅馆老板的声音嘎然而止,断点永远不可能再续接上去……

忘月此时心急如焚,暗骂自己是个大白痴,躲哪儿不好,偏偏躲进这死胡同里,这巴掌大的房间,就像是一口关乌龟的小井。

“对了,巴掌!可是,苍蝇拍是用来打妖怪的,用来打人不太好吧?”忘月心里犹豫不决,忐忑不安。

“砰!”一颗子弹穿过墙壁,打在对面的墙壁上,外面的月光如清泉般涌了进来。

忘月灵光一现,低声喝道:“你们俩快用最大的力气,狠狠的撞那面墙!我来抵住这门,快!”

周紫妍有了上次遇猫妖的经历,这次似乎没有那么怕了,听见忘月的命令后,赶忙率先撞了上去。颜刈做为一个男人,居然被吓到了,这种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但生存的意志是比任何恐惧还要强的,见女友那柔弱的娇躯奋力的撞在了前上,心里特不是滋味。连忙用最大的力气撞向了墙壁。

“砰!”又是一颗子弹,与忘月的眼睛擦而过之,随身携带的火花,烧焦了他的眉毛。

“SHIT!毁容了,完了,完了,我的魅力就这样毁了……”忘月怒骂道,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佛都有火了。双手合并,结出“十字印咒”,誓要用苍蝇拍将这群混蛋打得连他们母亲都不认识!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卐,苍蝇拍!”

忘月用脚勾开了门,双手朝着过道挥去!

然而,旅馆内并没有出现金光,也没有出现如来神掌,唯一响彻耳边,点燃空间的只有绵绵不断的子弹!

弥漫的硝烟中窜中数条身影,纷纷如豺狼恶虎般扑来,喊打喊杀的呐喊声,让忘月也不噤感到头皮在发麻。原来黑道追杀是这样的,简直比野兽捕猎更可怕!野兽尚且不伤及无辜,仅对猎物下手,而这些黑道之人,却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残忍的人心,比任何妖魔更可怕!”忘月唏嘘道。

“轰!”墙壁被撞出一个大缺口。颜刈与周紫妍由于惯性,顺势倒了下去。

忘月见苍蝇拍又失去了效果,赶紧朝屋内退回,将门重重的关上,把破烂的小床搬来抵上,拉起地上的两人就朝外跑……

“忘月大哥,我们要朝哪儿跑?”颜刈惊慌的问。

“废话,当然是哪儿安全,就往哪儿跑啦!认识你们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不仅被骗,还几次差点送命!你们说事后要还我五百万是不是真的?”忘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就算他们不给自己,自己还不是没办法,只希望他们是记恩之人,那样就算他们不给自己五百万,心里也是甜的。

周紫妍边跑边急促的说:“当然,我们虽然骗了你,但我们的良心也不好过。尽管我们是个穷光蛋,但我们愿用一生的精力去做任何事,直到赚够了五百万还你!苍天可为我做证!我现在所说的每句话都是发自心灵的真诚!如有半句有违良心之语,就让我被天打雷劈,万箭穿心!”

忘月心头一阵震撼,这小妮子与颜刈感情的竟然这么深,颜刈自己都还未说话,她便发起了毒誓。

“汗,我相信你,可是你也用不着发那么毒的誓啊?好像是我在逼你那么做一样。”忘月汗道。

“轰!”便宜旅馆被一颗手榴弹给炸出个大缺口,数十个小混混提着枪械武器追赶了上来,他们嘴角挂着噬血的无情,眼里闪烁着麻木的人性!

“哎!可怜的黑社会,自己已经沉沦到了无底深渊,居然还对杀人感到如此兴奋,真替他们感到悲哀……”忘月重重的叹息道,与两人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奈何周紫妍始终是个女流之辈,无论是体力还是速度都要比男人慢上许多。忘月本想直接用距离穿梭机逃离的,但微型的距离穿梭机能负载的最大极限就是两人!现在这有三人,除非丢弃下一人!

然而忘月绝不是那种会放弃同伴的人,就算自己是个痞子,但却有痞子的原则,绝对和那些冷酷的黑社会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他宁愿与两人一起挨子弹,也不愿丢弃一人后逃跑!

“砰!砰!”无数子弹破空划出,震得空气都直打哆嗦。

“忘月大哥,你怎么不用你神奇的魔法带我们逃跑呢?”颜刈不解的问,看着周紫妍的速度逐渐慢下来,心里倍感焦急。

忘月苦笑道:“我也很想,可是我最多只能带一个人跑,而另一个人只有被仍下!你们两谁愿意留下呢?”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约而同道:“我愿意留下!”

两人本以为自己留下做了牺牲品,忘月就会带另一人逃跑,谁知忘月怒喝一声:“两个蠢材!我之所以到现在还没那样做,是因为我不想丢下任何一人!你们以为牺牲很伟大吗?失去爱人的滋味,你们了解吗?我这辈子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美好的因缘被厄运拆散!”

两人心中惭愧不已,对忘月崇拜得五体投地,皆哑口无言。

“轰!”一枚手榴弹炸响在三人侧面,三人皆摇摇欲坠,脚步凌乱,去路受阻,被迫停下。

数十个小混混追了上来,将三人重重围住,其中一冷酷面男森然地说:“跑呀!有种再给老子跑啊!看老子不把你们炸成肉泥!”

忘月与颜刈两口子面面相觑,举起了手。

冷酷面男朝颜刈的脸上吐了口口水,举起枪指在他的额头上,骂道:“你个杂种,乖乖的去死不就好了吗?连累这么多兄弟……”

淬然间,一颗飞火流星从无色夜空中带着夺命色彩钻进了冷酷面男的眉心!留下了一点红心给他做为纪念……

“面具男,看来你需要帮忙啊。”夜空中回荡着威廉神父死神般的声音。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