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每天更新四章!让您看过瘾!砸票!收藏!】

忘月见反正都已经迟到了,再迟一会也无所谓,到最后还不是要被扣操勤的。wWw,QUanbEn-xIAoShUo,CoM于是悄悄溜进厨房,偷了点花生放进口袋里,才慢悠悠,一摇一拽的去了教堂。

“Lethe神父,你迟到了!”莱特有些不满的说,看他的样子准是被饿得不行了。

忘月见莱特神父态度恶劣,本想给他说声不好意思的,但现在已经没有那个想法了,不屑地说道:“莱特神父,此言差异!并非我迟到了,乃是时间迟到了!我终究是凡人,抵挡不了时间的迷醉,是时间连累了我,你要怪,就怪时间吧!”

莱特神父又气又恼,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明明知道这是个谬论,却无法推翻它,甩了甩袖子“哼!”地一声,愤愤离去……

忘月捂着嘴偷笑,得意的进了告解亭,关上了阁子的门,将花生摆在阁子上,悠闲的吃起来:“嘿嘿,跟着一个和尚混了一段时间,果然不是白混的!还是咱们中国人的东西厉害!随便一句禅机就能让洋鬼子无言以对!只是我始终不明白一个和尚那个字‘悟’!照他的意思来说,只要悟到了,那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要做什么就是什么。好奇怪的一个字,倘若真有那么神,那我想要飞天遁地,难道也可以?”

告解亭前来了个人告解,忘月停止了遐想,轻轻的剥着花声壳。

“神父,我有罪。”一个甜美的声音愧疚的说,听这声音略有点熟悉。

“孩子,每个人都有罪,你犯的是什么罪呢?”忘月擦了擦嘴巴说道。

“我撒了个弥天大谎!骗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甜美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愧疚与歉意。

“每个人都会撒谎,有时是善意的,有时是恶意的,你撒的这个谎是善还是恶呢?”忘月问道,心想“我这样算不算是窥探人家的私人秘密?西方和尚的权利还真有点横!让人自愿说出秘密!”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谎对一个好人是善,对无辜的人是善!对那位厉害的人也无恶意,只是感觉有点过意不去,会让他白忙一场的。”女人无比自责的说。

“如果对任何人都没有恶意,那就是个善意的谎言,虽然我不赞同你继续撒谎,但如果百利而无一害的话,你可以将谎言升格为花言巧语,将它的本质转化,那它就不是谎言,而是逗人欢喜的开心玩笑话!我的意思你明白吗?”忘月咀嚼着一颗花生米说道。

“嗯,谢谢您神父,您的意思我明白。只是那位厉害的人日后肯定会恨我们,我很崇敬他,不想让他恨我……”女人有些矛盾的说,即想继续欺骗下去,又担心会反目成仇。

“孩子,你过于担忧了!再天大的谎言,也有它的真相!日后你只须将谎言的真相告知于他,人心都是肉做的,他会理解的!那样谎言就会如凋零的樱花,半随流水,半入尘……”忘月感触的说道,这句话似乎也是在对自己说,自从来到这个世纪后,整天都带着面具,欺骗了所有的人,等自己能回到未来那天,一定要将谎言的真相告诉身边的朋友。

“真是一语道醒梦中人!神父,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只需要在适当的时间将谎言的真相告知于他!他是个高人,肯定不会计较这些的!”女人欢喜的说道。

“是的,孩子,你悟得真快,谎言之悟就在于此了。”忘月半揣测的说,自己也不敢肯定这就是谎言的悟,这全是由自己心中所悟出的话。

女人很高兴的谢过了忘月,一边拨起手机,一边离开了教堂……

“颜刈,我想我们应该继续欺骗下去!虽然内心会受到折磨,可是很快就会得到解脱!有位神父告诉了我谎言的悟!我回来讲给你听……”

周紫妍走后,接着有来了几个告解者,告解忏悔之事,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忘月随随便便,轻轻松松的就应付过去了,转眼手机又响了,忘月看看时间,喜道:“嘿!夜班时间终于到了,花生也刚好吃完!”

忘月收拾好告解亭,刚一走出教堂,就看见威廉神父朝夜的深处走去……

忘月赶紧戴上面具,飞速前往,按了几下距离穿梭机,窜到了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哈哈大笑:“嗨~!西部牛仔,我们又见面了!我记得你说过晚上会告诉我某些事的吧?”

威廉神父被吓了一跳,回神看了看忘月,笑道:“呵,面具男,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啊!看来你不从我口中探知到情报,你是不会放开我的。好吧,跟我来!我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事!”

忘月心中一喜,赶紧跟着威廉神父走去,只是疑惑不解,为什么威廉神父的态度转变会这么大?

“威廉神父,现在可以说了吧?这儿没什么人了,离修道院也有一定的距离了,没人会听到。”忘月停在了昏暗的街道中央,叼起一根烟,痞气的说道。

威廉神父转过身,嘴里叼起一根雪茄,吐了口烟圈出来:“面具男,我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吧!我可以告诉你,是谁雇我杀猴子的!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还未诱惑他,他便自己提了出来。忘月激动道:“什么条件?”

威廉神父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希望借助你神奇的瞬间移动,帮我去杀了那个雇主!”

忘月诧异道:“什么?你不是很有职业精神的吗?为何现在要杀了这个雇主?”

威廉神父吐了一口口水出来骂道:“什么职业精神都去见鬼吧!所谓的职业精神是指双方在互相信赖的前提下!可是他违背了信用,居然想杀我灭口!既然他不仁,也别怪我不义!你今天也听到那条新闻了!冰髓街变成了什么样子,你应该清楚,就在我们刚走不久,就变成了一堆废墟!你除了逃跑比较快,其他都很弱,他们不可能是针对你,所以他们一定是针对我!”

忘月听得心扑通的跳,这黑道怎么这么险恶?先前还是合作关系,互相包庇,眨眼之前便倒戈相向。忘月试问道:“难道你的雇主是猴子他们一伙的?不然你也不可能提及到我。”

威廉神父点点头毅然道:“岂止是一伙!他还是他们的老大!他们的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