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每天更新四章!让您看过瘾!砸票!收藏!】

威廉神父的性命岌岌可危,十万火急,命悬一线之际一片金黄色的佛光普照大地……

“苍蝇拍,我爱你!”忘月激动的说,在这最危难的时刻,如来神掌被催发了出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如来神掌一出,所有黑暗顿时荡然无存,萧萧的阴风居然充满了洋溢的热流,猫妖阴森的咆哮竟如撒娇般可爱。

猫妖被如来神掌的佛光那么一照,顿时四肢无力,头晕眼花,锋利的爪子如同棉花般柔软,轻轻的抚摸在威廉神父的心窝上。

猫妖惋惜的看着自己的爪子,又恐惧的看看天空中的巴掌,“喵~!”的一声,吓得浑身蜷缩了起来。

如来神掌与上次一样,没有发出巨大的声响,也没有滔天的杀伤力,仅是轻轻的落在了猫妖与威廉神父的身上,将其覆盖起来……

忘月强撑着身体,不让自己昏迷过去,上次就是因为发出了如来神掌,虚脱过去,导致意识不清,这次一定要撑下来!看看如来神掌到底有何威力。

只见如来神掌在威廉神父与猫妖之上揉了几下,随后散开一丝涟漪光圈,照亮黑暗夜空。接着便黯然失色,如同它神奇出现一样,它神奇的消失了……

“怎么回事?苍蝇拍就只能做按摩用吗?那只猫妖还活着,它怎么就消失了?”忘月结结巴巴的说,显得有些失望了。

“喵~!”猫妖从威廉神父身上跳了下来,乖巧的舔了舔它的爪子,一蹦一跳朝忘月跃去。

忘月惊慌得抬起双手挡在身前,然而预想中的恐惧并没有来临,相反,猫妖变成了一只很可爱的黑色小猫,舔了舔忘月的脸颊,撒娇的叫道“喵~~”

忘月不得其解,为何那么凶残的猫妖会突然变得如此温顺?先前一直是想将自己碎尸万段的,现在却突然这么友好的舔着自己,为什么?

威廉神父“哎哟”的叫了一声,苏醒了过来,从地上吃力的爬起,摸了摸脑袋,惊喜道:“咦?我什么时候炼成铁头功了?被猫妖如此猛烈一踢,居然毫发无损!”

忘月见威廉神父生龙活虎,没有大碍,陡然想起一个和尚的话,如来神掌本是慈悲之力,不会伤害任何生灵,它只会将邪恶的生命转化成善良的生命。也就是说刚才猫妖的妖力转化成了威廉神父的生命力,让他巨大的创伤在一瞬间得已复原!

“SHIT!早知道我让苍蝇拍砸在我身上好了,我现在还有两根勒骨还断着呢!哎……”忘月低声叹息道。

威廉神父朝忘月走过来,伸手将他拉起,笑道:“怎么样?没死吧?猫妖呢?”

忘月指了指脚下的黑色小猫咪,道:“这儿!”

威廉神父瞥了一眼,摇摇头,道:“不是!这不是猫妖,这只黑色小猫身上没有一点妖气!而且它一点也不邪恶!它只是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猫!面具男,你耍我是不是?我好歹也混过修道院,对妖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忘月愣了一下,威廉神父说这只小猫身上没有一点妖气?难道是如来神掌将它全部妖气都转化了?并且将它的暴戾邪恶之气全都化解了?可是再怎么化解,它的意识总不会改变吧,就算变成了普通的小猫咪,也应该对自己恨之入骨才对!可是现在却摇着尾巴,撒着娇。

“不,我没有耍你!只是这只猫妖突然就变得如此温顺了……”忘月端着下巴不解的说。

威廉神父疑惑的看着地上的小猫,摇摇头,道:“它肯定没经历过妖化!妖,乃由世间精气练成,无论是邪恶精气还是善良精气,只要一进入妖之体内,除非到它死亡,否则精气是不会消失的!这只小猫咪身上没有一点精气,它也未死!所以,它不是刚才那只凶暴的猫妖!面具男,告诉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猫妖会突然放弃杀我们,消失于无形?”

忘月知道再与威廉神父解释多久都是徒费口舌,因为他绝对不相信如来神掌能转化妖力的事。于是便无奈的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刚才见你被猫妖踢晕了,我就跟着被吓晕了过去,醒来后就这样了……”

威廉神父吐了口口水,不屑的说道:“晕,你就这么胆小啊?居然被吓晕了过去!简直是个孬种!还好我吉人自有天相,不然等你来救我啊,恐怕太阳从西边升起来罗!”

忘月尴尬一笑:“胆小就胆小呗,但我绝不是孬种!因为太阳还未从西方升起过……”

“太阳!现在多少点了?”两人突然如梦方醒,天边已经升起了一丝鱼肚白。

忘月赶紧拿出手机一看,惊叫道:“哎呀!五点半了!”,『得赶快回修道院了。』

威廉神父直接转身就跑,忘月刚跑两步腹部就疼痛不已,大叫道:“西部牛仔,我勒骨断了两根,跑不动,怎么办?你不可能见死不救吧?”

威廉神父跑了回来,道:“你是吃棉花长大的啊?这么经不起打!你看我的头被重重的踢了一下,现在照样生龙活虎!”说完,摸了摸忘月的腹部,道:“忍着点啊,马上就给你接好!”

“咔嚓!”两声,威廉神父稳住忘月腹部内外两恻,用力一推,勒骨恢复到了原位。

“啊~!痛!”忘月尖叫了一声,心里道『要不是老子的苍蝇拍,估计你的头现在已经变形了!还好意思说我,哼!』

“试试!能不能跑了?”威廉神父说道。

忘月抬了抬腿,行动比刚才要顺畅了许多,笑道:“没事了,哈哈,谢谢你,西部牛仔。”

威廉神父摇了摇头,道:“先别谢了,以后再谢吧,天快亮了。”

忘月拉住威廉神父,摇了摇头,坚定道:“不!我一定要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更谢谢你杀了猴子!让我断了线索,陷入重围!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