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每天更新四章!让您看过瘾!砸票!收藏!】

“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WWw、QuanBen-XiaoShuo、cOm”忘月在周紫妍的耳边轻声说道。

周紫妍感觉浑身像通了电一样,酥麻无力,脸上不噤浮起一阵红晕,道:“请问颜刈出了什么事?和刚才那妖怪有关吗?”

忘月深吸了一口气,道:“哎,算是有关吧,不过你不用担心,他此刻很安全。”

周紫妍心中的一块石头悬了下来,抚了抚胸口,呼吸还很急促,问道:“那他现在在哪儿呢?天呐,若和这妖怪有关,那岂不是很可怕?没想到这世界上竟还有如此离谱的事,我以前一直崇尚科学,反对迷信,到今天为止,我才知道原来科学只能解释可证明的事物,不能证明的事物仍然存在,只是被科学给加上了迷信的称号。”

忘月被引发了共鸣,在一个月前,自己不也是这样的吗?就算亲眼见到了吸血鬼,但仍不迷信,直到遇到一个和尚,方才对这世界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摊了摊手,笑道:“是啊,这世界就是这样的,不为人知的生物还有很多。上天是公平的,他让人类用智慧占有了世界,但却安排了超能的妖怪潜伏在人类社会中,从而限制人类超越天的发展。”

周紫妍一脸茫然,不解道:“你是说这些妖怪并不是邪恶的,只是上天安排在人类中,遏止人类发展的必须存在品?”

忘月微微一笑:“可以这么说,只不过凶暴成性的妖怪除外,它们噬血成性,践踏生命,涂炭苍生!所以,好妖是必须存在品,而坏妖则是奢侈品!例如今天那只猫妖,就绝对是个坏妖!应该被诛灭!”

周紫妍一脸崇拜,道:“高人!你简直是个高人,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还有,我要怎样联系颜刈?我现在好担心他!”

忘月笑道:“我叫忘月,高人算不上,我只是跟着一个和尚朋友混了几天,悟出点理论而已。你若找颜刈,打他手机就行了,你不是他女朋友吗?你应该知道的。”

周紫妍已经没有先前的胆怯,恍然倩笑道:“呵呵,是啊,我差点忘了,我这就打给他。”说完拿出手机拨起了号码。

忘月在她拨号码之际,快速用距离穿梭机离开了,直奔颜强那,如果真是妖怪在作祟的话,估计颜强现在很危险!

周紫妍拨通了号码,抬起头,却发现忘月已经消失了,不由得愣在了那里,喃喃道:“是鬼还是神呢?”

电话里传来颜刈的声音:“是你男朋友!”

“忘月,你真是个好色的痞子,刚才我看到你一直搂着人家胸部!下流,无耻,龌龊!”安妮愤怒的骂道,仿佛有点嫉妒,无形中透露出一丝醋意。

“没错!我就是这样的,怎么,你才知道啊?看不惯,你就走啊!不过我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无耻!我顶多就是揩油,但绝不会糟蹋她们!因为,我心中早已经有人了,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忘月严肃的说道。

安妮又沉默了,不知是听到忘月清高的坦然而沉默,还是听到他心中已有爱人而沉默……

颜强的照片后面写的是冰乐市第一人民医院七楼第一号病床,忘月火速前往,虽对冰乐市的环境还不太熟悉,但感觉这个地理位置和六十一世纪的神乐市非常相似!于是找起来,也不是那么困难。

第一人民医院昼夜通明,被砍伤的小混混不计其数,中毒的,死亡的,也很频繁。医生们总是没有一刻安宁的休息时间,不断的从这个病房跑到那个病房,还不时的被小混混们威胁。

忘月走进第一人民医院的大门,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他闭着眼睛,但忘月却认得他的脸,他的肩膀上似乎中了一枪,现在还在流血,可惜医生很忙,给了他一块九十号的牌子等着。前面还有八十九个病人,有一半和他一样,闭着眼睛睡着了,显然这家医院的人手不够用!

“奇怪了,记忆中黑暗一直都是用的恐怖的魔法,不会用枪的啊!难道他没有听斯麦迪尔神父的话,没去搜寻邪魔?那他的枪伤是怎么来的呢?”

忘月抱着一系列疑问悄悄从他身边走过去,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威廉神父为什么会在大半夜的中了一枪?

“呵呵,早知道他和我一样是挂名神父,没想到他到了晚上居然是个小混混。如果我的感觉正确的话,另一个神父应该也不是个普通人。”忘月捂着嘴偷笑,快步奔上了七楼。

找到了颜强的病房,忘月见里面黑漆漆的,应该没什么人,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病房的窗户开着,一片银辉轻柔的铺在病**,显得很和谐。然而病**的人却不和谐,他的脸已经完全被抓烂了,眼球也被抠了出来,甚至连舌头都被勾成了两段!天灵盖上的头皮被揭了起来,一道深深的爪印刻在了其下的骨头上,白花花的豆腐脑渗透了少许出来,煞是恶心至极!

忘月一阵恶心,捂着嘴,差点吐了出来。猛的一拳捶在墙上,愤愤道:“来迟了一步,妖怪,你居然敢杀我顾客的弟弟,杀人其实与我无关,但要是我少拿了一分钱,我就与你没完!”

“忘月,别伤心了,我们驱魔家有一句话,生死天注定,这是他的劫数……”安妮看出忘月脸上的哀伤,安慰道。

忘月调整了下心态道:“我没为他伤心!我是为我的钱担忧!”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愤愤的离去……

“心口不一!”安妮喃喃道。

离开医院时,威廉神父已经不在了,前面排队的才轮到三十号。忘月疑惑地自言自语:“难道他不怕就这么回修道院,被其他人发现了吗?哎,算了,不管他了,他是死是活,关我屁事!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养足精神,好应付明天的教堂工作……”

回到修道院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负责做早餐和弥撒工作的修士门早早起床了,此刻忘月刚从院墙外翻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