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真是件奇怪的东西,它总是能将人内心的忧愁慢慢淡化,并加以腐蚀。wWW。QUaNbEn-xIAoShUO。coM转眼间,忘月来到二十一世纪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在这两个星期里,他漂流过几个国家,数个岛屿。了解了一些国家的风俗,并打听到很多关于本世纪的情报。凭着他神父的头衔,处处有人尊敬,打听起消息来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通过两个星期的观察和亲身去了解,忘月发现在这个世纪根本就没有人去研究时空科学,仅有少部分科学家在从事它的理论工作,却无法将理论转化为实践!这多多少少让忘月有点失落。两个星期的四处飘泊,让忘月知道这个世纪和六十一世纪一样,没有钱就寸步难行,钱才是物质上的上帝!虽然银行卡上可以领到神父的工资,可是也只有一千美圆,这还不够他四处航行的经费!必须得想个赚钱的方法!

既然这世纪没有人能实践时空理论,那就只有依靠自己!为了不暴露自己是未来人的身份,只得自己独力完成!虽然会耗费点时间,但绝对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只是按照这样的计划,那自己需要的钱可就多了!这个世纪无论什么实验材料都是惊人的昂贵,好像是由于产量比较少的缘故。而且制作超光速粒子器的材料,都是些极为稀少的金属元素,大多数都还没被提炼出来,这还得靠自己花一番功夫去冶炼。

“这样混下去可不是办法,虽然有吃有喝,可是这挂名神父的钱连坐船的钱都不够,如何够买实验材料呢?必须得想个法子,干点容易赚钱的活才行!”忘月站在一座亚马逊平原附近的小岛屿上唏嘘道。

忘月原本是想去中国的,但没想到这一路上各国的风土人情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吸引了他。其中听到最多的事,就是关于亚马逊的!听说这里有各种罕见的动值物,神秘的丛林部落,以及珍贵的矿石!

忘月去亚马逊的目的,为的就是那些矿石!听说那些矿石都是比较罕见的,或许里面就有制造超光速粒子器的原材料!

只是这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什么人都是为了钱在奔波,看似助人为乐的人,在没有了金钱的催化下,便变得翻脸无情!

“去,去,去!赶快下去,你的钱只能够到这儿了!要想进丛林,就得自己游过去!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哦,水里可是有食人鱼的!它们能一口咬断你的脖子!喝掉你鲜血,吞掉你的肉!”一黑人船长把忘月轰下了船,并做出鬼脸吓他。

忘月被黑人船长吓了一跳,浑身哆嗦了一下,乞求道:“船长,当初你可是答应要把我送到丛林里的呀!怎么把我送到这小岛就不管我了?我可是给了你钱的呀!”

黑人船长喝了一口伏加特,舒爽的呵了口气出来,咯咯的笑道:“哈哈,你给我的那点钱算什么?还不够我的油钱!把你送到这,已经算不错的了!如果我每海里再给你多加一美圆,恐怕你连登陆的地方都没有,早就被我仍进大海中去了!”

几个黑人水手一脚把忘月踢下了甲板,收起了锚,准备就此离去……

“船长,等等,我可是神父耶!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如果要钱的话,下个月我的工资就到了,我可以全都给你!求你把我送进去,好吗?还有,你们就这样走了,我要怎么才出得去呢?”忘月苦苦的哀求道。

黑人船长看了几个水手一眼,忽然狂笑起来:“哈哈,听到没有,他说他是神父?哈哈,告诉你,小神父,这里可是达尔文的世界(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就算是上帝路过这儿,也必须得靠实力!另外,你放心吧,这个岛屿有人居住,也有国际银行,我们下星期会返航,到时候如果你有了钱,我们可以载你回去,如果没有钱,嘿嘿,那就免谈吧!”

忘月舒了口气,道:“噢,只要这里有人居住就好,我还担心你们把我仍到了无人的荒岛,那就这样吧,下个星期我会搞到钱的,希望你们能按时来这儿。”

黑人船长笑了笑,道:“那就看你有没有活到那个时候的机会罗。。。这里的野兽可是非常凶猛的!哈哈,我们走……”

黑人船长临走都不忘吓吓忘月,看着忘月那被惊吓之后的表情,心里就无比的快活。

忘月现在可以说是分文未有,身上的钱早已经被那比豺狼还狠的船长给剥削干净了。

“只要有人住,那就肯定能混到饭吃!嘿嘿,没想到在这个世纪,神父这玩意儿这么吃香!”忘月贪婪的笑了笑,换上了神父的袍子。

忽然从船上被仍下来了一个人,“扑通!”一声,随后只听得黑人船长的咒骂声:“SHIT!这次亏大了,什么时候让只老鼠跑了进来,竟然搭了这么远的顺风船,居然一直未发现!”

忘月不噤捂着嘴偷笑,你船长黑,有人比你更黑!在这几天的航行中,船是一直未停留过的,也就是说那偷渡之人不仅坐了他的船,连吃喝都是偷的他的!

落水之人浮了上来,在明媚的阳光下,将他的光头反射得耀眼无比。

忘月伸出手将那光头拉了上来,笑道:“你没事吧?兄弟,你可真大胆,居然偷渡那黑鬼的船,胆量不一般呀!”

光头抬起头,看看忘月,笑了笑:“阿弥陀佛,施主此言差异!我乃借用他的船,并非偷用!万事万物本来就没个主儿,都是大自然的财产,所以,我吃他的,喝他的,只能记在大自然的名下!而他,只是那艘船的自然代理人,无权向我要钱!所以,我坐他的船,自然勿需付钱!”

忘月不噤愣了愣,忽而大笑起来:“哈哈,没想在这儿还能遇到个真正的和尚!不过,你的脸皮还真够厚的!这样的事儿,也能被你说成真理!我只能用一个‘牛’字来形容你!对了,看你的打扮和听你的口音,你应该是中国人吧?”

和尚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我在俗世的国籍的确是中国!不过那是限于当今世界的法律规定而已,其实是哪国人并无区别,生命本是同源的……”

忘月笑道:“有意思,你小子真有意思!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忘月,是个中国人,但却是西方和尚!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和尚打量了一下忘月,看了看他身上的修士服,笑道:“一个和尚。”

忘月“扑哧”一笑,拍了拍和尚的肩膀,道:“你还真够幽默的,我当然知道你是一个和尚,看了你的光头和听了你的话后,要猜不出你是一个和尚,那我干脆一头撞死好了!”

和尚摇摇头,笑道:“道兄误会了,贫僧是说,我的法号就叫做‘一个和尚’!”

忘月愣了一下,随即便狂笑起来:“哈哈,你的法号叫‘一个和尚’?哈哈,真好玩!”

一个和尚以微笑示回礼,道:“无色无相,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切皆容一个世界,世界只有一个,因此贫僧也只有一个,故法号‘一个和尚’!”

忘月停止了嘲笑,这和尚看似厚颜无耻,搞笑耍宝,但却是句句佛理,字字禅机!

“一个和尚,你既然是中国人,为何跑这么远,到这么片偏僻的地方来做什么?”忘月不解的问。

一个和尚仰望天空,又俯视大地,俨然道:“哪儿需要我,我便去哪儿!这里妖气冲天,煞色已经使天空产生了异变,尽显阴霾之色!所以我来了这儿,因为这里需要我的帮助!倒是施主你,你来这做什么?”

忘月抬头看了看天,不解道:“阴霾?我怎么看不出来?你可真会胡编乱造,哪儿来的什么妖气嘛。。。我来这儿嘛,为了寻找一些东西。”

一个和尚淡淡一笑,道:“道兄你是个普通人,自然看不出这其中诡异之处,还望你上岛后,紧跟贫僧身边为秒。”

忘月不屑道:“切~!谁跟着你呀,我有我自己的事要做,跟着你,我还怎么寻找东西?”

一个和尚凝笑不语……

忽然二人腹中皆传来响雷之声,顿时感觉其腹空空,口干舌燥……

“噢!化缘时间到了,道兄,你可要随我去?”一个和尚悠悠问道,从湿湿的包袱中拿出一套和尚袍子换上,将身上那套西装放进了包袱……

忘月摇摇头,笑道:“混吃混喝,我比你在行!我才懒得跟你去,一个人比较自在些。对了,你的西装哪儿买的?挺好看的,改天我也去弄一套……”

一个和尚微微一笑:“我从刚才那艘大自然的船上借来的……”

忘月又忍不住“扑哧”的笑了出来:“可真有你的,我对你无语了,没想到东方和尚和西方和尚的差距那么大!看来东方和尚更显得不羁一些啊!”

一个和尚凝笑不语,朝岛上走去……

忘月也跟着走了上去,不过在上了岸后,便与一个和尚兵分两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