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每天更新四章!让您看过瘾!砸票!收藏!】

被叫做宏峰哥的男人赶紧捂住那打喷嚏之人,低声喝道:“嘘!小声点,想被发现喃?颜刈,别忘了!这可不是谁逼你的,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自己想想吧,你那五十万的高利贷的利息可是天天在涨哟!若你不及早还清,恐怕就是把你那美丽的女朋友卖了也还不清!”

颜刈的身体猛地一怔,比刚才颤抖的频率更高,情绪突变,刚才的胆怯之色全然不见,愤然道:“王宏峰,我可警告你,千万别拿我女朋友来威胁我!否则我手中的匕首可是不留情的!我长了眼睛,可是匕首却没长!”

王宏峰丝毫不怕颜刈的威胁,森然低笑道:“那碰巧是我要说的话!下个月那该死的守墓人就要出庭做证了,如果今天我们杀不了他,就等着被高利贷追杀吧!我倒是清洁溜溜的,死了就死了,大不了就当是睡个很长的觉。Www,QUanbEn-xIAoShUo,cOM而你却不一样,你可有个如花似玉的马子,嘿,是男人都应该会觊觎她的美色吧,我想那些高利贷也不例外!”

颜刈眉头紧锁,握匕首的手不断渗出汗水,愤愤的磨着牙齿,磨得“吱吱”作响,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他瞥了王宏峰一眼,道:“你放心,那人绝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但希望你们遵守诺言,从此一笔两清,今后请不要再找我麻烦!就当作我们从未见过面!”

王宏峰嘻着个牙齿,奸笑道:“但愿如此!”

颜刈俨然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还想继续与我纠缠下去?像我这种小角色,大街上到处都是,向你们借高利贷的也不止我一人,为何要苦苦纠着我不放?”

王宏峰摇摇头道:“我们虽是放高利贷的,但我们也是讲信用的,只要你能成功的将那证人杀掉。保证我们以后再无瓜葛!我刚才只是担心此时还在保护他的警察!下个月就要开庭了,警方很在意,二十四小时都派人保护着他。我他妈也真是够倒霉的,偏偏那天跟老板在一起,如果今天不来杀他的话,我便成了替死鬼了!呆会我去引开警察,你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去将证人杀死!至于能不能逃掉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颜刈神色凝重,身体的颤抖并不是因为天气的寒冷,而是他内心的迟疑。若不是为了治疗堂弟的白血病,也不会去借高利贷,更不会落到今天要以杀人还债的地步。可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没有任何一个亲戚朋友肯借钱给自己,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堂弟就那么绝望的撒手离去,于是便向当时最有人情味的高利贷借了三十万。可是这高利贷竟真如豺狼虎豹,在两个星期内就涨了二十万的利息,并用自己女友的身体和生命相逼,无奈之下只得破釜沉舟。

只是颜刈不明白为何这种事回落在自己的头上,如果是天意,为何可笑的苍天会这样愚弄自己?三岁丧父,五岁逝母,只剩下一个身世与自己相差无几的堂弟相依为命,如今却连堂弟也即将离自己远去。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好人终有好梦?

见他的鬼去吧!如今颜刈只相信自己,只要今天能将那证人杀死,以后便可远离所有的烦忧。陪伴堂弟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之后便与女友去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重新生活。只不过现在的这种想法也许只是种奢侈吧,天晓得自己第一次杀人会不会成功?

王宏峰看了看手上的表,低声道:“差不多了,此刻警察和那证人都应该是最困的时候,行动都会比较缓慢,我们比较容易得手!记住,我只负责引开警察,杀人就交给你了,万一里面有埋伏,我可不想做个冤大头。”

颜刈点点头道:“为什么不用枪?那样我们可以隔远点,逃跑的时间也充裕得多。”

王宏峰有点厌烦了,没好气的说:“你以为我不想吗?只是那房间老是用窗帘挡着,谁敢保证能击中目标?要是一枪未打中,反而会打草惊蛇!好了,我从这边走,待会我会在那边发出点声音,你看到警察过去后,就马上动手!OK?”,说完指着坟场中漆黑的一处。

颜刈凝默点点头,心中暗求该死的老天保佑那小木屋中没有埋伏。

一道霹雳划过,天空忽然下起阴柔的绵绵细雨,是在为谁人哀伤?还是在暗示着什么不好的预兆?

顽强的鬼火终究抵抗不了连绵的寒雨,如同它无声无息的出现一般,它无声无息的熄灭了。人世间有很多事物都像鬼火一样,如同昙花一现,很快就消失了,但关键在与当它出现的那一刹那,能否点燃星空的灿烂。

星空虽然暗淡,但却永恒,匕首虽然闪烁着锋芒,但却灰暗。颜刈知道从今天起自己就注定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个为了自己利益而伤害他人的杀人凶手。只是人都是自私的,特别是像他这种被上天遗弃的可怜虫,虽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可是却注定为别人而活。为了堂弟剩余的生命岁月,为了女友的青春年华,他不得不戴上贼人的面具。

细雨逐渐变得淅沥,冲走了坟地里的泥土,同时也冲走了颜刈心中的慈悲。他暗自祷告王宏峰的迅号快点传来,尽快结束这可怕的噩梦。

漆黑的夜里惟有小木屋中泛着微弱的幽光,那像是一盏大海中的灯塔,亦像是草原中的陷阱。都是那样的明显,那样的突兀。

颜刈抹了一把头发,将滴落在眼中的**揉去,不知那**中是雨水居多还是汗水居多,或许两者都多吧。

来了!王宏峰刚才所指的方向传来了声音,只是那声音混杂着雨水的“滴嗒”声,听起来是那样的诡异可怖。

寒风嘎然而止,飘入眼帘的雨水没有继续挺进颜刈的眼睛。他看到了,两个警察正朝王宏峰的方向移去。时机到了!机会只有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若失败了,面临自己的不仅仅是高利贷的逼迫,更有警方的牢狱,甚至是黑洞洞的枪口!

凌乱众多的坟墓成了颜刈最有力的掩护,他左闪右晃,步伐轻灵,借着天然的环境优势,慢慢的逼近了仍在泛着微光的小木屋。

淡淡的月光从脚下的雨水反射出来,竟然是红色的光芒。

颜刈心中凛然,不由低下头,却看见脚下并不是心中恐惧的鲜血,而是妖异绚丽的曼殊沙华。

曼殊沙华又称彼岸花,传说中这是一种只在黄泉路上开的花,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曼珠沙华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

“噢!怎么这里会有曼殊沙华?该死,真是个不详的预兆,该不会今晚真会发生什么意外吧?”颜刈低声咒骂道,但行动却没因曼殊沙华而迟缓,相反是加快了。

徐徐阴风又开始吹了起来,掠过颜刈的头发,不噤让他有些毛骨悚然。恻头看了看王宏峰方向,确认警察还未返回,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中拿出一双手套戴在手上,可不想让现场留下自己的指纹。

轻轻的拧了拧门锁,可是却出人意料的很松动,似乎里面的人根本就没上锁。这对颜刈来说也许是个机会,也许是个陷阱。但不管是机会或是陷阱,他都得沉沦进去。

“吱吱!”门被轻轻的一推便敞开了,颜刈发誓刚才自己没有用上一丝力气,可是门却开了。

“是死是活就看你了!”颜刈望着手中的匕首说道,冲进了小木屋。

“喵~!”

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黑色的猫,它诡异的叫了一声后,从一张椅子上飘然跃出窗外……

颜刈心里毛毛的,鬼火、曼殊沙华、黑猫,每样都是在夜里独挡一面的灵异角色。

黑猫的离去使得那张大椅子轻微的摇晃了一下,由于椅子的背部很高,遮挡了前面的视线。颜刈好奇的走上前,深吸了一口气,将椅子缓缓转过来。

人总是克制不了心中的好奇心,就算明知道不是好事,却也要探个究竟。

“钪!”颜刈手中的匕首掉落在了地板上,顿时就被染红了。

这时颜刈才注意到脚下,竟然是绯红的血液,而自己正站在这血泊之中!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浑身染满了鲜血,脸上的七孔甚至还不断的渗出鲜血!他的舌头很明显是被尖锐的东西勾了出来,而且被齐根划成了整齐的两段!惊恐的眼珠子也被那尖锐的东西给扯了出来,瞳孔与眼白之间有着一个圆形的小孔。眼带旁除了血液,还有快凝固的粘液。

颜刈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照片,与椅子上的男人对比了一下。体形几乎是一样的,只是无法从面部来识辨了,椅子上那男人已经面目全非了,脸上的肌肉有很明显的**,从他的眉心处,经过鼻子,一直到下巴,有着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白嫩的骨头与血肉早已经分了家,而那张残破的脸皮也都**得皱在了一起。

“嘶!”一只硕大的蜘蛛赫然出现在颜刈眼前,只见蜘蛛的丝延伸至屋顶,它肆无忌惮的从死者的脸上挖了一块肉,并在其咬上一口,注入不知名的体液。

“真是活见鬼了!这证人早就死了,从他眼袋旁快凝固的粘液看起码也有一小时了,也就是说在我和王宏峰还未到坟场之时,他就死了!是什么人做的呢?”颜刈低声说道,转声就走。

各种不详的事物袭击着颜刈的脑海,诡异的环境压抑着他沉重的心灵,使得他更加不安了,由于慌乱,在离去的时候,不小心撞翻了一张凳子。

“蓬!”凳子与地面接触,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颜刈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打开门就往外跑,可是门外等待他的却是两个黑洞洞的枪口。

“不许动!举起你的双手!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句话都将可能作为法庭上的证供。”

颜刈绝望了,无奈的举起双手,双眼望着漆黑夜,望着那墓边妖异的曼殊沙华。

夜空中一双闪烁着幽绿光芒的双眸眯成了一条缝,发出“喵!”的一声,钻进那漆黑的夜的深处……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