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肢无力,头脑发晕,全身胀痛,血脉倒流!这就是忘月此时的感受。wwW!QuANbEn-XiAoShUo!coM吃力的睁开双眼,两条朦胧的人影映入眼帘,他们好像在观察外星人一样用裸的眼神盯着自己,那怪异的眼神就好像是X光,仿佛将自己的身体都看穿了。

忘月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下体,忽然发觉身上怎么清洁溜溜的,难道自己现在是一丝不挂?这两条朦胧的人影该不会趁自己昏迷时,对自己做了不勘入眼的事吧?天呐!如果不是美女的话,干脆不要活了!

“他好象醒了,生命没有大碍。奇怪了,他只是个普通人,为何身上会出现那么炽热的火焰,而且皮肤竟然完好无损,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一位面容和善的神父疑惑不解的说。

“比起这个,还是问问他是怎么从万米高中凭空出现,更显得重要吧?如果他没有一丝神力或圣力,说明他不是教皇大人预言的圣星!一个普通人,竟然能神奇的破空而出,实在有够离谱的了!我的圣力也远远达不到这个地步。”一位身穿金甲、腰佩圣剑的圣殿骑士凝重的说。

“如火的羽毛,似风的速度,不羁的造型,狼狈的入水!荒唐的求爱!这几句预言都和这人完全符合,就算他是普通人,也肯定与圣星有某种微妙的关系……”神父慎重的揣测道。

“他们在说什么?神力?圣力?教皇?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时代?印象中六十一世纪没有这些名词呀!天呐,别告诉我,我穿梭过头了!记得我是朝着虫洞内的第一个时间裂缝穿梭的呀,顶多也就是回到过去一两天!但这些人说话怎么这么奇怪呢?”忘月脑中惊愕的想着,暗求老天保佑别穿梭过头了。

圣骑士沉呤了一会,道:“我先去报告教皇大人最新情况,看他怎么说,克罗贝尔神父,他就麻烦你照顾了,既然醒了,就请你不吝啬神力为他疗伤吧。就算不是圣星,我们也要以慈悲之心来关怀。”

神父微微点点头,笑道:“约瑟夫圣骑士说的没错,你快去禀报教皇大人吧,他就交给我了。”

圣骑士再次看了圣台上赤身的忘月,道:“等他清醒了,顺便问问他手上的护腕是什么东西,那种科技好象在二十一世纪还没有。”

克罗贝尔神父点点头,慎重道:“嗯,放心,我会问清楚的。”

圣骑士陡了陡金色铠甲,优雅的走出圣殿禁区。克罗贝尔神父待他走后,小声的骂道:“奶奶的,每次救人都是叫我,难道我的神力就是用来做这些的吗?好在这小子没什么大碍,浪费不了多少神力……神啊,请原谅我刚才不礼貌的话,事实上我没有骂人,只是问候一下约瑟夫的奶奶而已,阿门!”

克罗贝尔神父伸出双手置于忘月身上,顿时泛起阵阵圣洁的金光,幽柔缭绕,圣洁萤逸……

忘月顿感舒爽无比,身体的胀痛逐渐消失,沸腾逆流的血液也得到了平息,四肢渐渐有了力气,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二十一世纪?天呐!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宁愿错误的穿梭进魔比斯环,去几千万光年外的遥远星球,也不要跑到科技平平的二十一世纪来!瑟丽娜还等着我去复活呢!只要能回到恐怖分子杀害瑟丽娜的前一刻,我便有能力阻止那厄运的发生!可是,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那两个家伙调节了白洞那点的坐标?让我跃过黑洞后,直接跃入了二十一世纪的时间裂缝?该死!老爹,你说的没错,洋鬼子是信不得的!你们两个家伙给我记住!”

忘月愤怒的嘀咕着,感觉叫做绝望的东西从未离自己如此近过。

克罗贝尔神父见忘月身体逐渐好转,立刻就收回了神力,他可不想浪费这么多神力在普通人身上。看了看忘月手腕上那个闪烁着异样金属光泽的护腕,好奇心凭空生起。克罗贝尔神父的年纪也不算小了,至少他的胡须和头发都已经是花白了,可是他却总抑制不住心中好奇的,看了看忘月手上的护腕挺稀奇的,不仅造型美观,制作看上去也非常复杂,肯定是个高科技的产物!

“我只摸一下就好。”克罗贝尔神父心里说道。

“不行!我是一个神父,怎么能在别人睡着时,偷碰人家的东西呢?我怎么会出现这种?可耻!罪过,罪过!”克罗贝尔神父低声责备自己。

虽然他嘴上和心里都尽量克制自己的好奇心,可是手却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

“就一下!神会原谅我的!大不了我晚上多做一遍晚祷!”

最终克罗贝尔神父伸出手摸了过去……

一阵清凉舒适滑过手指,克罗贝尔神父感觉那护腕非常的光滑,简直可以打破科学的常规!世界上真的存在绝对光滑的东西!可以让一切摩擦消失!

忽然,克罗贝尔神父摸到了一块凸出来的东西,像是按钮一样的东西。

“我只按一下!晚上回去,我多做两遍晚祷!”克罗贝尔神父小声的说道,轻轻的按了下去……

“咤!”一声,一道白色光芒闪过,虽不是很刺眼,但足以让人觉得诡异!

忘月竟然消失在了克罗贝尔面前!毫无征兆,也无消失的痕迹!

“天呐!他怎么消失了?该死的好奇心!让我犯了大罪!这可如何是好呢?”克罗贝尔神父焦急万分,吓出了一身虚汗。

就在他六神无主时,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个男人的惨叫声。

“哎呀!哪个王八蛋把我仍了出去?”

克罗贝尔神父赶紧转身,发现忘月竟然神奇的躺在地上!尽管神力也可以做到这点,但绝对不会有那么快的速度!虽然忘月的造型是狼狈了点,可是坠落的过程绝对是很华丽的!

“你,你,你醒了?”克罗贝尔神父半天才吱唔出几个字。

忘月缓缓从地上爬起,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打了个哈欠,道:“啊~~睡得好爽!”

克罗贝尔神父见眼前这人竟然无视自己的存在,于是提高了分贝,大声问道:“请问你醒了么?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忘月的视力逐渐变清晰,看了看周围的景象竟然貌似很神圣的殿堂,看了看面前的老头子,不解的问:“喂,老头子,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

克罗贝尔神父显然对忘月的口气有意见,脸色颇为不满:“年轻人,请说话注意口吻!我叫克罗贝尔,是一名枢机神甫(正式地方称神甫)!人们都很尊重我,从没有人叫过我老头子!”

神甫?怎么回事?神甫是什么东西?在六十一世纪里没这玩意儿!是最新流行起来的吗?可是如果是最新流行的,自己应该是超前感受才对!何以一个老头子知道的事,自己不知道呢?

带着一点疑问,忘月不解的问道:“老头子,神甫是什么东西?看你的长相挺好玩的,该不会是用来泡MM的吧?”

“噢!天呐!罪过,罪过!请全能的神原谅他吧!在现代社会里,竟然还有不知道神甫是什么的人,请神原谅他的无知吧!阿门!”克罗贝尔神甫惊讶的叫了起来,赶紧替眼前的年轻人赎罪。

等等,神?神甫?阿门?这听起来怎么好像是个教宗一样?

忘月是个聪明人,也是个爱学习之人,多多少少也看过点历史,知道点从古到今的宗教,只是不太清楚罢了。加上六十一世纪是个全科学的世纪,宗教只被少部分人做为纪念珍藏,而绝不会在街上发扬!

“老头子,你说什么?神甫,阿门?你是迷信的吗?本世纪已经很少有你这种珍惜品种了!不错嘛,应该做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呵呵。”忘月嬉皮笑脸的说,露出了一个痞子十足的不羁性格。

克罗贝尔神甫又是连连忏悔:“愿全能的天主垂怜他,赦免他的罪吧!竟然把神圣的天主教说成了迷信!更是说出这么亵渎的话,我愿今天晚上多念十遍晚祷,替他赎罪!以圣父,圣子,圣神之名,阿门!”

天主教?现代社会里竟然还有不知道神甫是什么的人?这老头子好像是这么说的吧?难道?莫非?

“老头子,这是哪儿?现在是什么年代?”忘月赶忙站起身,迫切的问。

克罗贝尔神甫以为忘月是不是落水的时候,把脑子给灌傻了,于是为了试探他,严肃的说道:“这里是地球!现在是新时代!”

“汗!老头子,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还不知道这是地球吗?我问你这是地球的哪儿?现在是几世纪!”忘月哭笑不得的说,仿佛看到了一群乌鸦在天空中经过。

克罗贝尔神甫见忘月神智尚算清醒,于是俨然的说:“年轻人,你要记住了!这里是神圣的天主教总部梵蒂冈!你现在所站的地方是教廷最神圣的圣殿禁区!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来的!你应该为你站在这而感到荣幸!现在是二十一世纪!”

“什么?二十一世纪?梵蒂冈?有没有搞错?我真的穿梭过头了!天呐!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忘月忽然惊慌的叫道,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竟然和预期的相差了那么多!

克罗贝尔神甫像在看一只猩猩般看忘月,见他又是手舞又是足蹈的,难道是在为刚才的话赎罪?

“老头子,你确定你没有骗我?”忘月再次问道,不敢相信这戏剧化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克罗贝尔神甫点点头,严肃的说:“神的子民从不撒谎!”不过心里却祷告着:“神啊,请原谅我,在这之前撒的谎不算!”

忘月只感觉到浑身一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双手把头发抠得似鸡窝一样,无精打采的喃喃喏喏道:“天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老天,你在耍我是吧?我好玩吗?瑟丽娜还等着我去复活呢!你怎么能这样耍我?”

越想就越气愤,忘月疯狂的摇着头,忽然眼神变得愤怒了起来,低声沉呤:“不是老天在耍我,是那两个王八蛋在整我!要不是他们,我就不会穿梭到这来了!哼!想我死,没那么容易!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搞超光速粒子器!”说完,朝着大门径直走了过去……

“嗖!”一声,克罗贝尔神甫如一条金色的流星,疾风夺步,在瞬间便从圣台边移动到了圣门前,拦住了忘月。

“年轻人,你要去哪儿?我看你面露凶光,杀气滔天,恐怕你这出去是要做为非作歹之事,我不能让你出去,除非你消除了你心中的怨恨!”克罗贝尔神甫刚毅的说,字字充满了神圣气息。

忘月的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眼珠子快要蹦出来一般,惊愕的说:“妖,妖,妖法!”

克罗贝尔神甫摇摇头,超然的说:“不准亵渎神力!这是全能的神,赐给我的神圣之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