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朋友请砸票支持一下吧,谢谢!

※※

安妮的灵体被这阵邪风刮得似散非散的,见黑暗察觉到有人藏在这房间内,慌乱中模仿忘月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咕噜的喊道:“我吃!请你别吹了,我的身体都快裂了!”

黑暗听安妮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以为刚才是自己判断失误了,微微一笑,将手指尖上的毒蝎子朝安妮一掷,道:“快吃吧,我怕你饿着了,特意给你带了一百多只这样的甜点。Www!QuANbEn-XiAoShUo!cOM”说罢,抖了抖身体,他头上的蛇虫鼠蚁、蜘蛛、蜈蚣纷纷掉落下来,朝安妮缓缓围去……

安妮一阵恶心,可惜她是灵体,吐不出来。纤纤细手小心的提起一只毒蝎子,无奈的用余光扫了一眼忘月,将毒蝎子缓缓放进嘴里……

忘月心里特不是滋味,他知道安妮肯咽下这恶心的东西,完全是因为刚才自己喉咙不争气,一阵惭愧,闭上了眼睛。自己力量太小,胆子太小,不是黑暗的对手,惟有智取不可力敌。

安妮见忘月的脸和脖子越来越红了,知道他是快憋不住了,心急之下,抓起一大把蜘蛛往嘴里塞,咬都不咬,直接吞了下去。

黑暗露出惊讶和兴奋的目光,狞声大笑:“哈哈,这就对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终于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了。很好,我就喜欢你这种女人,不仅阴气符合我胃口,连性格也符合我,哈哈,再过两天你就可以成为与我形影不离的武器了,真期待啊……”

忘月与安妮同时一愣,只有两天么?两天过后,安妮就要变成杀人噬血的冷血武器了吗?

安妮忍着恶心,艰难的吞掉了最后一只老鼠。本应该恶心至极的,但肚子却不争气,打了一个饱嗝出来。

黑暗狂笑一声,走到安妮面前:“哈哈,看来你是喜欢吃这些东西啊,早知道我多给你带点来。不过也无所谓啦,这些毒性应该够了,炼成武器后,只要被刮伤一点皮肤,就必死无疑!”

黑暗伸出双手,在安妮周身游走,一团黑色的光芒刹时将安妮笼罩了起来,黑色光芒像是茧壳一样,无一点空隙,将安妮牢牢的束缚在其内。

安妮脸部忽然变得极度痛苦,身体各处都在膨胀,那些被吞进去的蜘蛛、蜈蚣像是要冲破牢笼,在她体内肆意乱窜!她柔弱的灵体顿时变得千疮百孔,各处都涌现出恶心动物的模型。仿佛身体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而是由各种动物组成。

忘月看得心惊胆战,血脉仿佛逆流了。此刻,眼前的景象就像是无间地狱一样,那绝望的深渊和残忍的恶魔之手将安妮折磨得痛不欲生。

黑暗的身体不住的**,脸上露出很满足的表情,微微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皮,畅然呼出一口热气:“啊~!真爽!对了,就是这感觉,两天后必定能成功,哈哈,到时候整个世界还不任我鱼肉?”

“哧~!”一声,黑色茧壳泄了一道气出来,黑色光芒如一条绳索般,倏地钻回了黑暗的身体。安妮从中飘落了出来,轻轻柔柔的,像是飘零的落叶,那么凄凉无助,像是纷飞的雪花,那么苍白无力。

“安妮宝贝儿,我两天后再来,到时候咱俩就能合为一体了,期待吧?哈哈,你应该为能做我的武器而感到荣幸。”黑暗狂笑一声,伸出舌头在安妮虚无的脸上舔了舔,随后得意的扬长而去。

“波~!”墙壁蠕动了一下后,又恢复了原样,浓烈的邪气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忘月憋不住了,闷声喝了一口气。

安妮又变成了七孔流血,舌头幽长的模样。看了看天花板上粘着的忘月,拂了拂袖子,一阵轻风掠过忘月身体,忘月飘飘然落地。

“砰!”忘月平稳着陆,咬了咬手指,颤颤的朝安妮走去:“你,你,你没事吧?”

安妮微微一笑,吃力的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抹,道:“不用怕我,我现在还不是黑暗的武器。放心吧,我现在好得很!”

忘月见安妮又变成了美女,只是眉宇间透露着摄人的邪气。抚了抚胸口,安慰道:“安妮,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刚才很痛苦。黑暗说两天后便将你变成他的武器,这是真的吗?”

安妮甩了甩凌乱的头发,飘然跃起,浮在半空,凛然笑道:“是的,两天后是阴气最重的时候,配合他的妖术和我的阴脉,就能炼治出威力强大的邪灵武器!别说是弱小的人了,就是强大的神来了,也会对这邪灵武器束手无策!”

忘月很佩服安妮视死如归的勇气,只是为她感到无比的惋惜,看着安妮那苍白近乎透明的脸,不噤伸出手去触摸,安抚道:“安妮,光明总会来的,在光明的前一刻总是黑暗,相信我,只要你不放弃,希望就在!”

忘月的手直接穿过了安妮的脸,安妮就像是透明的空气折射,看得见摸不着。她吐了吐舌头,倩笑道:“我从未放弃过!我天生便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从小便受到亲友的歧视,没有人能给我希望,因此,我自己给自己希望!大家都认为我是极阴之人,与邪魔无异,但我却认为那是上天眷顾我,特意让我与众不同!嘻嘻,怎么样,我是不是很乐观?”

忘月的心被激起了共鸣,一阵感动的热焰流淌过他的心扉,柔声道:“安妮,你真是个可爱的女孩,我想你生前应该不是个普通人吧,否则你也不会知道这么多事,黑暗既然想炼治你,就不可能告诉你这么多。”

安妮点点头,眨了眨眼睛:“你挺聪明的嘛,我生前的确不是个普通人,我出生在一个驱魔世家,所以懂很多灵异的东西,而刚才那个黑暗,他是我的叔叔!他是个妖道,早在二十年前因学习邪魔妖法,被赶出了家族。这次他突然回来,就是因为他知道了我的存在!驱魔家族的人若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话,阴气会比普通阴缘人强上好几倍!用来炼治邪灵武器乃是最佳的选择。”

忘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圣袍,沉呤道:“告诉我,怎样才能解除这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