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大会开始!大家收藏吧,砸票吧!

※※

忘月半信半疑,试探道:“你真的被人封印了?我怎么看不出来呢?你能跑能跳,从底楼飘到五十楼也只用了一会儿功夫!这不像是被封印的特征!”

女鬼无奈的摇摇头,叹息道:“哎~!本以为你有点道行,没想到你连这个都不懂!封印一定是指将全身封住,不让其动弹吗?白痴道士!封印也分好几种!有封住身体的,有封住灵魂的,也有封住空间的!而我现在就是被封印在这个空间内,活动范围就只有这五十层楼这么大。wWw。QuanBeN-XiaoShuo。cOM”

忘月见女鬼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带着几分忧伤,夹着几许无奈,甚至掺着一丝绝望。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刻意将你关在这里,可是他将你关在人这么多的地方干什么呢?难道就是想让你吓人?”忘月慎重问道,开始提起了重点,先前的胆怯已经消失了一大半,面对如此姿色的女鬼,再大的恐惧也会消失。

女鬼无奈的嗤笑道:“呵,因为亚力集团这块地方阴气极重,终日不得见一丝阳光,而我又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人,天生阴气极重,死后阴气更盛,他想将我炼治成他的杀人武器!一个没有思想,只有杀戮与听从的幽灵武器!”

忘月不噤打了个哆嗦,虽然不知道这么多阴什么阴什么的女人被炼成武器后到底有多可怕,可是听起来也叫人栗栗危惧。喃喃道:“小姐,麻烦你别说得这么饶口高深好不好?说简单点,OK?你直接说有多大的危害就行了!”

女鬼点点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简单的说,只要太阳一落山,我便遇人杀人,吞其肠,喝其血!食不厌倦,喝不腻烦,只要世上还有活人,那他便是我的食物!”

忘月失声尖叫了出来:“妈呀!别吓我呀!拜托你就不能说得含蓄点吗?至少也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再刺激我也不迟呀!”

女鬼莞尔而笑:“呵呵,放心,那是在我变成幽灵武器之后!现在我一点攻击力都没有,我只不过刚变成鬼两天而已!”

忘月立刻松了一口气:“噢,还好!早说嘛,把我吓得……”刚说到一半,忽然察觉到女鬼脸上的忧伤,不知怎么搞的,仿佛女鬼无形的感伤总牵引着自己的心弦,唏嘘道:“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姑娘,别伤心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鬼脸上的愁云瞬间消失,就和忘月的性格一样,阴晴不定。她微微一笑:“随便打听女孩子的名字可不好哟,不过看你这么真诚,就告诉你吧,我叫安妮。你呢?”

忘月知道安妮是在强颜欢笑,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话,她随时都可能丧失本性,去做违背良心之事。

“我叫忘月,是个神父!安妮,看样子你很需要帮助呢!”忘月柔声道。

安妮眦着牙齿,笑道:“呵呵,你陪我聊聊天就好啦,我看你就只有逃跑在行,其他方面都不行!我可不想你为了帮我而变成下一个幽灵武器!”

安妮天真的微笑已经深深打动了忘月,尽管她是个鬼,但忘月觉得她的笑容比好多活人的更真挚!

“告诉我,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逃出去?”忘月沉声道。

安妮有点意外,眨了眨眼睛,盯着忘月:“你真的想帮我?”

忘月毅然点点头,道:“义不容辞!”

安妮甜甜一笑:“谢谢你,现在很难有你这种……不好!日落西山,黑暗来临,忘月,快躲起来!黑暗来了!”

忘月愣了一下,不解道:“太阳下山,月亮就会升上来,黑暗自然会存在,但不会吞噬掉所有光明,安妮,别这么害怕,希望尚在人间!”

安妮焦虑不勘,挥了挥白色衣袖,将忘月卷到了天花板上,嘘声道:“忘月,屏住呼吸!黑暗不是指日落后的黑暗,而是杀掉我并封印住我的那个可怕的人!”

忘月被安妮轻轻一拂就贴到了天花板上,无论怎样动都掉不下去,吃惊之余又有点敬佩,忽然感觉一阵强烈的邪气以飞快速度朝这边飞了过来。那灵压比起当日的双角妖怪只多不逊!于是聪明的听安妮的话,深吸了一口气,屏住了呼吸……

说时迟,那时快,忘月刚屏住了呼吸,墙壁忽然如粘稠的沥青般蠕动了一下,一条魁梧的男人型凸了出来。

“波~!”一声,男人型与墙壁分离了,墙壁恢复了原状,而男人型变成了一个真实的男人!

男人眉粗眼大,双目爆射邪光,鹰勾鼻子,蓬松的头发上爬着几只恶心的蛇虫鼠蚁、蜘蛛、蜈蚣,左耳上与忘月一样,戴着一只奇怪耳环。他一身黑衣长衫打扮,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滔天的邪恶。嘴角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安妮宝贝儿,过来,该进食了!”

安妮从心里到脸上都透露出强烈的愤恨:“我不吃!那些恶心的动物,要吃你自己吃!”

忘月一阵恶心,差点呕吐了出来,看看黑暗的头上,那些蛇虫鼠蚁、蜘蛛、蜈蚣个个都粘满了不知名的粘液,煞是恶心!他居然叫安妮吃这个?

黑暗伸出右手指向安妮,一只黑色毒蝎子从他头上跃下,爬到他指尖,夹了夹钳子,发出“咔嚓”的刺耳声。此刻,在这安静的的空间内,这细小的声音显得那么的突兀。

“安妮宝贝儿,你可要想清楚噢!如果你不吃,我想你的弟弟会帮你吃的!”黑暗阴阴笑道。

安妮的身子一颤,怒道:“你若敢伤害他,我就更不会吃了!我宁愿烟消云散,也不会吃这些恶心的玩意儿了!”

黑暗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轻轻朝安妮吹了口气,顿时狂风大作,房间内桌椅激乱飞舞,纸张缭乱,安妮的灵体被吹得东倒西歪。

忘月被这狂风一吹,竟然险些屏不住呼吸,喉咙发出咕噜之声。

黑暗惊呼道:“谁?谁在这儿?”

忘月暗道不好,这黑暗这么强悍,威力绝不在双角妖怪之下,加上他的智慧不低,只要被他一发现,准玩完!

“瑟丽娜,不知道我在这个世纪死了,灵魂能不能与你重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