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12:15开加精大会,来者有份!直至精尽人亡!另再多更新一章!

※※

忘月刚进入底楼,大门忽然“哐啷”一声自动关上了。WWw!QUaNbEn-xIAoShUO!Com那些退缩了的阴气又重新弥漫了起来,将刚才消散的缺口给弥补好了。

忘月的身体不噤抖了一下,高举佛珠,大吼道:“一个和尚赐我力量!阿门!”

一个人越是恐惧,声音越大,越是无畏,越是冷静。此刻,忘月的声音已经大到可以震碎玻璃杯了,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有多么的恐惧。

“嘻嘻,这个道士真好玩……”

阴阴柔气传来一女声调皮的声音。

“谁?谁在笑?谁叫我道士?我是西方和尚!和道士没有亲戚关系!”忘月大声辩驳道。

空旷的空间内幽幽响起刚才那女声:“我在你上面,道士!你说你是和尚,可是为什么你有头发呢?我见过的和尚,都是光头!”

忘月胆颤的缓缓抬起头,闭上眼睛望着头顶,大叫道:“根本就没人!我什么都没看见!”

“嘻嘻,你真有趣,闭着眼睛怎么能看得到我呢?不过我想就算你睁开了眼睛也不一定看得到我,因为我已经不是人了……”

女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悲伤。

忘月一听就算自己睁开了眼睛也看不到她,便舒了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一条飘渺的白衣女子七孔流血,用长长的舌头吊在楼梯上,身体半浮在空中,悲婉的望着自己。

“啊!鬼啊!有怪莫怪,有怪莫怪……”忘月吓得丢了三魂失了七魄,赶忙按了按手腕上的距离穿梭机,一闪到了三楼,避开了女鬼的视线。

女鬼看着忘月神奇的消失,一脸不解,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调皮的微笑:“真有意思,看来这个道士还有点道行,只是为什么他这么胆小呢?他是为了来收服我,还是来解救我呢?”说罢,飘渺的身体渐渐减淡,消失在半空中。

忘月一闪到了三楼,忽然感觉脚下阴气浓重,八成是那女鬼追了上来,赶紧再按了按护腕上的按钮,朝楼上跃去……

女鬼刚追到三楼,却发现忘月的身形早已消失,隐约发现六楼有人的气息,于是朝着六楼飞去,边飞边喊道:“小道士,你别跑!我又不会吃了你,为什么这么怕我?”

女鬼刚追到六楼,十二楼上就传来忘月颤抖的声音:“你不吃我,那你的舌头为什么伸那么长?你追我干嘛?”

女鬼很惊讶忘月的速度,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体,竟然能在一句话的时间内窜到十二楼,实在不可思议!女鬼继续向上飘,飘到了十二楼时,已经没有了忘月的影子,汗道:“小道士,我舌头伸这么长是因为我是被人勾了舌头致死的!我追你,是因为你要跑呀!”

二十四楼传来忘月急促的声音:“那你死了为什么不去投胎呢?何以跑到人家公司来吓人呢?”

女鬼飘到了二十四楼,发现依旧没有忘月的影子,继续朝上飘:“不是我不想投!而是我被人封印在这儿了!我根本就出不去,我也不想吓人的啊,但我实在是太无聊了,想和他们开个玩笑,结果全都避而远之……”

五十楼顶楼上传来忘月的声音:“封印?你说你到这来吓人不是故意的,而是有人将你封印了起来?”

忘月在顶楼四处环视,躲都一张沙发后,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是的,小道士!我是被人封印了,正是封印我那人杀了我,所以我没法出去……”女鬼凄婉的声音在忘月耳边轻轻响起,吹得忘月的头皮冰凉发麻。

忘月“啊”的大叫一声,恻身一看,女鬼正在自己耳边轻轻叨念。想伸出手按护腕上的按钮,却无奈身体一动也动不了,感觉千万斤的压力在一瞬间袭上身心。

“你,你,你别过来!离我远点!你的舌头好吓人!你的七孔也还在流血!天呐,你究竟是怎么死的啊?”忘月颤颤的说,牙齿直打颤。

女鬼见忘月如此怕自己,有点失望的朝后退了几步,忧伤的说:“你这小道士真是傻!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是被勾了舌头致死的!哎呀,你不用这么怕我!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见你好玩,想和你聊聊天而已。”

忘月使出最大的力气,让沉重的下巴动了动:“可是你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就算你没有恶意,但我还是怕!”

女鬼的眼珠子转了转,用手在脸上抹了抹,嫣然一笑:“那这样,你就不怕了吧?”

忘月偷偷用余光扫了一眼女鬼,却突然发现一位金发垂柳,柔媚多姿,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杨柳细腰赛笔管的美女正调皮的望着自己笑。

忘月全身的压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像弹簧一样,从地上蹦了起来,跨步一跃,冲到美女面前,朝她的手抓去,含情脉脉地说:“姑娘,你可以为我生个孩子吗?”

美女的手突然被烧出一丝烟来,惊愕的叫了一声,赶紧朝后飘退三丈开外,失声道:“你手上的珠子是什么?它烧得我好痛!”

忘月愣了一下,看看眼前的美女,再看看手上的佛珠,疑惑道:“你是刚才那女鬼?”

美女点点头,噘起小嘴道:“是的,我问你话呢!你手腕上的珠子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它会烧坏我的身体?”

看着眼前秀色可餐的美女,竟然是刚才那狰狞的女鬼,忘月收回了的口水,正色道:“这叫佛珠!怎么样,怕了吧?聪明的就离我远点!最好是滚出亚力集团!别以为换了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美女“扑哧”一笑,道:“小道士,你可真好玩,你的性格可真是多变啊!让鬼都捉摸不透,可是我没办法离开呀,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被人封印在这儿了!你叫我滚出去,是不是有办法让我离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