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贝尔神甫不噤愣了一下,道:“忘月?这是你的名字吗?你想起来了?”

忘月摇摇头,道:“没有。wwW、QuANbEn-XiAoShUo、coM”然后愣愣的望着月亮……

克罗贝尔神甫见忘月的神态和举止,突然间便明白了,微微一笑,道:“别想太多了,刚才那妖魔固然说得有些伤感,但却不是真理,希望你不要太在意!这世界只有神说的话,才是对的!”

忘月“哼”的笑了一声,嗤之以鼻,道:“是么?神就没犯过错?”

克罗贝尔神甫坚定的说:“神当然不会犯错!请不要说这么亵渎的话!”

忘月不屑的笑道:“哈哈,神会不会犯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就算神犯了错,也会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美化!”

克罗贝尔神甫举起右手在额头上,胸部上点了几下,道:“噢,全能的神,请您饶恕这无知的人吧,他不是故意冒犯您的,我愿意晚上回去多做百遍晚祷来为他赎罪,阿门。”

忘月淡淡的笑了一声,站起身,道:“再见啦,老头子,谢谢你们救了我。”

克罗贝尔神甫有点意外的说:“你就真的这么走了?难道你不怕再遇上这些凶残的妖魔?”

忘月摇摇头,道:“我就不信我那么衰!如果不幸遇到了,就算我倒霉吧。”

克罗贝尔神甫微微一笑,从口袋拿出一张银行卡和各种文件递给忘月,道:“算我多管闲事好了,把这些收下吧。你失去了记忆,身上不仅没一分钱,就连身份也是个迷,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当做是黑户,被拒之门外的。没有个合法的身份,你是寸步难行的,无论是哪个国家,都会把你往外踢!”

忘月身体一震,这个问题自己当真未考虑过,这老头子考虑的可真周到。一阵暖流流过心坎,接过银行卡和各种文件,感激的说:“谢谢你,老头子,我们素不相识,你居然对我这么好。我这个人是有恩必报的,日后我一定翻千倍,翻万倍的报答你!”

克罗贝尔神甫摇摇头,笑道:“这到不用,出家人慈悲为怀……”

话还未说到一半,忘月突然惊呼起来:“什么?你们想要我当和尚???不行,不行!此事万万不可!我就算饿死,也不要当和尚!”连忙挥手摇头,一脸惊恐的样子。一想到历史书上记载的,和尚不能吃荤,不能结婚,就觉得如临世界末日了,赶忙将文件递出去。

犹如一只乌鸦从头上飞过……

“汗!我们又不是和尚!看你黑发黑瞳,一下就联想到了和尚,你应该是中国人吧?还好你没忘记你的国籍,值得庆贺,看来你恢复记忆的速度可真快啊!不过,你要搞清楚一点!我们是教廷,我们信从的是上帝,我们的教会是天主教!而和尚是佛教!两者不可相提并论!”克罗贝尔神甫汗道,对忘月可以说是无语了,竟然会把神甫看做是和尚!

约瑟夫也是一脸的蹩脚像,和尚的BOSS是如来,神甫的BOSS是上帝,他怎么会这么联想呢?

忘月“哦”的一声,问道:“那神甫可以吃荤吗?可以结婚吗?”

克罗贝尔神甫道:“可以吃荤!但必须得守斋!为纪念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圣死,以及他舍身赴义的精神,我们必须守斋!即大斋与小斋。小斋,即素食,就是在星期五这一天,禁忌吃猪、牛、鸡、飞禽、羊的肉,即热血动物的肉。但水族的肉、鱼虾等可以食用。大斋是教会规定于每年复活节前40天内守的斋,故称封斋月。每年在圣灰礼仪日和耶稣受难日,凡年满18周岁至60岁的信友都必须守大斋。大斋日这天午餐可吃饱,早、晚可按本地习惯吃少许点心。不过,结婚嘛。。。在职的神职人员是不能结婚的!”

忘月赶紧摇摇头,道:“那还不是与和尚差不多?不成!不成!如果不能结婚,打死我也不要做!”

“Lethe,你可知道,要想成为一个神甫,必须得接受圣召分辨,然后再到神学院研习神学。研习完毕后亦得要在堂区实习一年!资质差点的甚至要多学几年!现在已经破格把你从普通人提升到神甫了,你还不愿意,你可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争着抢着想做神甫吗?”约瑟夫有点怒意的说。

忘月摇摇头,鼓起勇气,大声对圣骑士说道:“不管有多少人想做,反正我是不想做!神甫和和尚没什么区别,而且没一点自由!”

自由?克罗贝尔神甫一听到这个词汇,马上心生一计,凑到忘月耳边低声说道:“Lethe,你要自由很简单!神甫是可以到处游历进行传教的!加上我们给你开个后门,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每月还有固定的工资可拿!虽然神甫不能结婚,可是教义没规定,神甫不能谈恋爱!懂了么?你可以随便泡MM!”

忘月不噤有点心动了,看看旁边这位圣洁的神甫,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么亵渎的话,难道自己做不做神甫,对于他们来说真的这么重要么?他们是真的出家人慈悲为怀,想帮助自己,还是另有目的?

不过仔细想了想,这神甫的职位对目前的自己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于是装做无所谓的样子道:“呃。。。这个嘛,你可要保证我的自由权哦!”

“嗯!我保证!”克罗贝尔神甫坚定的说。

“嘿嘿,不错,有固定的工资可拿,人身也是自由的,还能谈恋爱泡MM,不错!先混个神甫来做做,反正我也不是真的做神甫,只是名义上罢了!至少能把温饱解决了,等摸清楚了这个世纪的大概后,才换其它职业,最重要是钱来得快!够买实验材料即可!”忘月心里笑道。

克罗贝尔神甫如释重负,微微一笑:“快把这些证件收回去吧,另外,我劝你还是跟我回去学点本事为好,否则遇上了妖魔,那可是九死一生啊!”

忘月摇摇头,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那些什么神学之类的东西,我不想学!我挂个名,能拿点钱就够了,我才不希望真正的去做个和尚,伺候什么全能的神。”

克罗贝尔神甫露出惊讶之色,道:“难道你就不想学点以御妖魔的神力吗?刚才你也看见了,这些邪恶的妖魔,无处不在,竟然连圣域他们都敢闯进来!他们的凶残你也见到了,食人成癖!”

忘月微微一笑,道:“是啊,妖魔无处不在。那是因为神职人员也无处不在!这世界有光必有暗,有正那就必然有邪!只要有你们这些神职人员的存在,那必然的,就会有妖魔的存在!另外,我对你们的神力一点兴趣也没有!”

克罗贝尔神甫不敢相信眼前的年轻人,竟然不为这诱人的神力所动,若是一个普通人,看到刚才的战斗,不是欢呼崇拜,就是震撼呆栗。可是他,不但没有欢呼崇拜,也没有震撼呆栗,而是从中悟出了点什么,看似平平无奇的举动,却隐含着惊的潜力!

“你坚决?”克罗贝尔神甫再次试问道。

忘月点点头,坚定的说:“对!我坚决!我有我自己的事要做,没空去学什么神力魔力的!我承认,那玩意儿确实很棒,已经深深的吸引了我,可是我觉得,它并不适合我。呵,也许我就是个胸无大志的小痞子吧,不过,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克罗贝尔神甫笑了笑,道:“呵呵,你很坦然,我欣赏你这种由心流露出来的性格。好吧,我也不勉强你,毕竟人人都是自由的,你有你自己的事要做,我限制不了你。况且现在就算我强迫你学,你也肯定学不出个所以然来,罢了,缘分未到……”

忘月豁然一笑,道:“老头子,我发现你这个人,还真好说话呢!对了,向你打听一下有关吸血鬼的事,能告诉我么?”

克罗贝尔神甫露出疑惑的眼神,不解道:“你打听妖魔干什么?我劝你最好少了解这些为好,既然你只想做挂名的神甫,那就安安心心的去做你的普通人,岂不是更好?”

忘月摇摇头,道:“老头子,此言差异!正如你所说,这世界到处都有妖魔,谁敢保证在未知的下一刻,是绝对安全的?所以多多少少了解一下,有备无患嘛!况且我好歹也有个神甫的头衔!多少了解一下,这才不失你们教廷的威名嘛!”

克罗贝尔神甫觉得颇为有理,笑道:“呵呵,忘月,我发现你开始具有做神甫的潜力了!口才变得伶俐了起来。好吧,我就给你简单的介绍一下吧!吸血鬼即不是人,也不是鬼,他是一种被上帝遗弃了的生物,永远都只能生活在黑暗和阴影中,孤独,怪癖,残忍,神秘。他们昼伏夜出,长生不老,阴险的面色永远苍白,美丽的嘴角永远藏着獠牙和牺牲者的鲜血;可是他又衣着考究,彬彬有礼,散发出异性无法抗拒的魅力。他们以鲜血为食物,任何动物的血都吸!大多数以人做为主菜,有时,他们也吸食同伴的血维生!另外他们能够召唤冥界的生物做为他们的人偶,是一些邪恶至极的灵性生物!”

说到这,忘月已经不想听了,虽然克罗贝尔神甫讲的的确是关于吸血鬼的事,但他说的却全是吸血鬼的缺点。也许作为一个神甫来讲,他永远不可能真正了解吸血鬼!也许没人能够真正的了解他们,除了他们自己……

“够了,克罗贝尔神甫,谢谢。我只要知道个大概就好了。”忘月打断了克罗贝尔神甫的话。

“噢?不想继续听了吗?你可真是个容易满足的人,不过这也是件好事,说明了你能克制你的,那你就能克制住你的罪孽。”克罗贝尔神甫笑道。

忘月笑了笑,朝约瑟夫走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谢谢你,蛮牛,今天要不是你,我想我已经成干尸了。”

约瑟夫摇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用谢我,我的职责便是如此,斩杀一切妖魔,保护圣域安全!今天,就算没有你,我也一样会杀他!”

忘月“噢”的一声,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救了我,我这个人有恩必报!虽然比起你来,我就像是蚂蚁般弱小,不过,日后你若需要我帮忙,我会还你这个人情的!”

约瑟夫将圣剑插入鞘中,转身离去,不屑的说:“我想应该不会有那种事发生……”

克罗贝尔神甫也跟着离去,临走时问道:“忘月,你现在相信这世界有神和妖魔了吗?”

忘月吐了吐舌头,笑道:“我现在相信有妖魔!可是我不相信有神!自己才是自己的神!”

克罗贝尔神甫微微一笑,随着圣骑士没入夜色之中……

忘月望着消失的两人,喃喃低语道:“因为妖魔不会让人迷信,而神总是自以为是,让世人尊崇他!所以,在我的世界里没有神!”

地上有个微微泛光的东西,忘月俯下身去,却是半截断掉了的尖锐牙齿。他将它拣了起来,放入口袋,亦消失在夜色之中……

“克罗贝尔神甫,教皇大人是什么意思?既然他只是个普通人,为何要给他那么高的身份、那么大的权限?”

“谁知道呢,教皇大人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所谓天机不可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