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佐大师伯,安妮快阻止不了他们的恢复速度了!”安妮惊慌的叫道,纵然隔绝了外面的邪气,但邪气总是无孔不入的渗透了进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幽冥圣音殿的十二乐魔终于重塑好了身躯,如魔神再现,手握冥界乐器,欲弹奏出冥界勾魂魔音。

须臾功夫,冷佐从天而降,疾风夺步,从遥远的几十里外的邪气中呼啸而来,在十二乐魔未拨动琴弦,吹向箫笛之前,飞速结出了散花印!

“天地玄黄,散花印!”冷佐大喝一声,散花印运用得心应手,瞬间,便将十二乐魔重打散成粒子!

“安妮,既然你已经成了邪灵阴魂,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那干脆来点狠的!吸了他们吧!他们身上的邪气可是大补哟!相信对你有很大的帮助!”冷佐左右思量,最终沉声做出如此决定。

安妮先是愣了一下,但看了看冷佐大师伯的脸色不像是在开玩笑,加上刚才自己剧烈运动,能量也消耗了不少,自己现在是灵体,每动用一次灵力,就会消耗一丝能量!如果能量枯竭了,那灵体也就散了!虽然现在吸收了这么多邪气,不担心能量会用尽,但自己的肚子的确是饿了……

“好的,冷佐大师伯,那安妮就吸收罗!只是安妮怕一下子吸收不了这么多邪气能量……”安妮有点担忧的说,自己不是个贪心地人。懂得贪得无厌的臭名。

冷佐微微一笑:“别怕,安妮。你尽管吸!能吸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我再用一次散花印,它们就会彻底消失了!我只是不想浪费了,否则我现在就可以直接彻底消灭他们了!赤地周围的邪气已经全被我用散花印清除了!估计这十二个卖艺的一挂,模拟阿修罗界就会自动消失!”

听得冷佐大师伯这么一说。安妮顿时舒了一口气,收回空中幽长的白色丝布。抖了抖身躯,猛地深吸起来……

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大地之上尘埃随着这阵阴风被卷上了天空,飘向安妮,但安妮乃是灵体,这些尘埃直接穿透了她的身躯。悬浮在她周身……

幽冥圣音殿地十二乐魔,虽然被散花印打成了粒子,但却还有自主意识,当他们听到要被安妮吸收时,皆心如死灰,想逃?奈何身体已经化为粒子,不停使唤,除非有邪气供应。否则只有“任鬼宰割”……

风萧萧,月朗朗……

尘埃落定,阴风嘎然而止……

安妮“筽~”地打了个饱嗝出来,拭了拭嘴边的残剩邪气粒子,讪讪道:“冷佐大师伯,安妮肚子饿了。一不小心将它们全吃掉了……”

冷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安妮,你可真是调皮,刚才还说怕吸收不完,结果这么贪吃,这么强地邪气妖魔,被你一下子就吞噬殆尽了。”

“冷佐大师伯,我们现在回去吧,刚才忘月感知到魂祭的气息了,我担心薇诺娜小姐会出什么意外……”安妮一脸担忧地道。其实她更担心的是忘月。这一点冷佐一眼就看出来了。

“呵呵,看你心急的!别这么担心。命运既然将你们捆绑在了一起,就绝不会莫名分开。走吧,命运齿轮卡住了,需要你去恢复转动……”冷佐高深的说,语气间充满了局外人看尘世迷局的语气。

安妮点点头,随冷佐身形一闪,便化作两道光点,消失与无形,闪烁百里外的观望台……

就在安妮与冷佐刚走,就有不少能人异士赶到,然而他们看到地却是空荡无物的荒原,只能感知到两股强大的能量刚刚飞速远去!于是便顺着那两道能量追去……

莱特神父一进入赤地荒原,便将越野车停靠在了外围,当时模拟无间阿修罗界还未被破除,一般物体进入不得。于是他现出了原型,将自己身上的能量调节到与邪气相融洽后,忽倏的没入其内,并直朝观望台,也就是事发点飞驰而去……

观望台中央,血流成河,白雪纷飞,一美貌的妙龄少女正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中,心脏还在流血,但脸上却带着欣慰的笑:“纸乐,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只是你还不够狠心……”

莱特神父痛心疾首,但却无法追踪到任何妖魔地气息,只得搜寻苟活下来的人的气息。

突然莱特神父尖尖的耳朵动了一下,他听见血泊中有女子微弱的心跳声,十分微弱!若不及时治疗,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姑娘,你没事吧?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身体怎么冰冷?是什么人将你打成这个样子?实在太狠心了!居然对如此美貌的女子下如此毒手!请你等等,我立刻将你地伤口给黏合起来。”莱特神父抱起雪姬的身体,伸出右手,凝结出一团阴绿能量,如医疗波一般,闪烁在雪姬的心脏伤口处……

盏茶功夫,雪姬心脏的伤口黏合了起来,血液也停止了流淌,但因为失血过多,有气无力,奄奄一息。

“姑娘,这里还有活人吗?怎么一个人也没有了?我刚才来时明明感知到还有几个活人飞速移动的气息。”莱特神父恢复了普通人的模样说道,但看了看怀中女子根本没有力气回答自己,于是叹息道:“算了,姑娘你先别回答我了,我现在就送你出去,你要撑着点!千万别睡觉!你已经没事了!”

莱特神父抱着雪姬飞速奔跑在荒原上,朝着越野车的方向跑去……

在莱特神父走后一刻,安妮与冷佐突兀的出现在观望台上……

“冷佐大师伯,为什么会这样?大家呢?薇诺娜小姐怎么会死去?大家怎么都消失了?”安妮惊诧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