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哐~”碎石和泥土滚滚落下大裂缝中,回音咚咚的回荡不息,彷佛心脏也在随这撞击声跳动,坎坷。wWW。QUAbEn-XIAoShUo。coM

蓦地,血魔的眼珠子动了,他兴奋的望着月亮狂啸了几声后,淬然将目光转移到忘月发现!

“波~”地上残留的血液被炸开了,飞溅八方,然而仅仅是地上残存的血液而已!而忘月的身体早已在血魔眼珠子转动的那一刹那——钻进了地底!

“咦?这小子。。。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血魔惊讶的说道,嘴角浮现出兴奋的战意,觉得忘月越来越令自己的血液沸腾了。

“忘月,做得不错,你的战斗经验越来越丰富了,比起第一次见你时要机灵多了。我以前还从未想到过将敌人的优势转换成自己的,你这家伙的脑袋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领悟力超强,洞悉力敏锐,总是一副大智若愚的样子。”安妮端着下巴啧啧称赞,若自己也有忘月那家伙的领悟力和洞悉力就好了,也就不会被黑暗杀了。

地底虽然松软,但要不动声色的前进也十分困难,特别是忘月才刚刚掌握一点变形的能力,并不能熟练的驾驭。

“小妮子,根据你的感知,现在的我,能打败血魔吗?我不做没把握的牺牲,要有必胜的把握我才出击,一击便直接取他性命!”忘月轻声嘘问,心里忐忑不安。拿捏不准。

地面上传来轻微的震动,那脚步声很微弱,比蚂蚁走过地面地波动还微弱!如同一颗砂砾被风儿吹得翻滚半侧。

安妮苦恼的摇摇头,轻声叹息,道:“我不知道,说不清楚!你身体没有丝毫能量,我感知不出来!虽然你刚才那一炮的威力比黑暗的黑色闪电还强了些许。但就连那么猛的一炮,我也没感知到丝毫能量波动!虽然血魔现在的能量恐怖得摄人。但我却无法做出判断,你这家伙实在是太怪异了!难道是极乐天教你的自然之力?”

忘月低头思索一阵,喃喃揣测:“或许吧!我感觉这能量是很有自然地亲和力……”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近了,安妮没有感知到,然而忘月却敏锐地发现了!

“小妮子,他来了!就在我们头顶!嘘~~别说话!”忘月赶紧摒住了呼吸,安妮也停止了无谓的猜测。

“滴嗒~滴嗒~”彷佛是宁静的空间中。滴落一滴水珠,打破了空间的寂静,绽起不协调的诡异涟漪……

忘月憋了半天呼吸,然而头顶却始终没有发生情况,地面上的重量似乎在无形中化为乌有了!地底,泥土中,不知何时变得湿润了!泥土被染得绯红!

“不好,忘月。他下来了!”安妮惊呼一声,原来血魔已经化为血液浸湿泥土,顺着泥土间的缝隙,来到了地底,忘月地周身……

忘月心中凛然,陡然一惊。怒喝一声,欲纵身跃出泥土!然而浑身却彷佛被无形的枷锁给束缚住了!

“哈哈,看来你的警惕度还不够高呀!怎么这么轻易就让我给抓住了?你是故意想和我亲密接触的吗?还是想让我补补身体?”

血魔妖异的声音幽幽响彻在漆黑的地底,环绕在忘月周身,回荡在他的耳朵之中……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忘月怎么也没料到血魔会有如此本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看来是自己见识太过浅薄。被血魔抓住是必然的事。怨只怨自己太过得意忘形了。

热!是血一般地狂热!忘月周边湿润的泥土在盏茶功夫变得无比狂热,那是像血一般滚烫。像火一般炽热的战斗热情!勒紧了!周边泥土陡然凝固起来,变得无比坚硬,从四面八方朝一个方向收缩!欲将忘月压成扁块!压成肉酱!

“啊~!”忘月忍不住疼痛,不禁呻呤了一声,关节开始脱臼,皮肉开始皱在一起……

『可恶!难道我要死在这样一个恶心的家伙手中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忘月双眸中闪烁着无边的怒火,那是一种连神佛见了都会胆怯的勾魂摄魄!只可惜血魔没看见,他笑得太兴奋了!兴奋得无视万物地存在,世界,只有他和新鲜跳动的血液……

“忘月,你别吓我啊!快变成坦克!学百变妖那样,变成坚不可摧的重型坦克!那样血魔就无法压扁你了!快呀,不然再这样继续下去,你会被压成肉酱的!你回答我呀!你在想什么?回答我!别吓我呀……”

安妮惊吓道,心中担忧无比,见忘月痛苦的表情,就彷佛是自己的心被刀刺了一般。奈何血魔的能量太强,压住了自己,自己根本无法飞出画卷救忘月。

是的,安妮猜对了,忘月是在想!他在想,或者说是在愤怒中入禅了!

“桀~桀~”天空中飞来一大片秃鹰,灰蒙蒙的一片,将皎洁的月亮给遮得不透一丝光线,仅可怜地绽射出黯淡地月光……

像是一阵风,像是一群草原上疾风一般的强盗,秃鹰们疯狂地蚕食着大地上七百多人的尸体!很满足,新鲜的尸体,肉很嫩,内脏很脆,只需轻轻啄一口便能下肚了,而且经过血魔的**,尸体散发出一股腐蚀的恶臭……

“冷佐大师,凌霜、霜凌不要紧吧?我看她们寸步难行,似乎邪恶的力量很强大呀!”薇诺娜担忧的望着下方说,女神一般的脸上浮现出怜悯过度的悲伤。

冷佐微微冥闭眼睛,感受着周围气氛的变动,唏嘘道:“放心吧,她们应该会没事的。”

忆乐心中也是焦虑不已,抹了抹额头上渗透出来的热汗,道:“薇诺娜小姐,这样下去不行啊,我看幽冥圣音殿的十二乐魔的力量越来越强了,但他们却迟迟未动,好像是在等什么?如果你再呆在这,恐怕会越来越危险!而且这样下去也是治标不治本!就算杀了那十二个乐魔,就算杀了彼得,彼得的父亲弗拉德一样会继续疯狂的杀戮!甚至比今天更惨重!你也知道弗拉德的残忍,以及他爱子心切。。。如果我们杀了彼得,后果真的不堪设想!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薇诺娜身体微微一颤,无助的望着忆乐:“忆乐,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离去?”

忆乐点点头,叹息道:“对,你要离去,到安全的地方去!然后将你的父亲请出来,与弗拉德交涉,和平处理这件事,才不会导致更多的杀戮!这样才是解决事情最根本的方法!”

薇诺娜摇摇头,嗤笑一声,坚毅的说:“不!忆乐,这不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我发过誓再也不见我父亲一面!就算他肯出来帮我解决这件事,和平的处理下来,但我也不会罢休的!你看看下面吧,那是多少人的尸体和鲜血才能组成的血腥画面?恐怕在古代金戈铁马的战场也不会有这么残忍的死法吧!这些无辜的人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狠心?连全尸都不留给他们!我不会就这么罢休的!我要替他们讨回公道!血债就需要血来来偿还!”

犹如一道绝世轰天之雷劈在心上,忆乐愣住了,没想到弱不禁风的薇诺娜竟然会有如此热血豪肠,她的态度语气坚决非常,比多少豪气男儿还要英烈!虽然她没有任何特殊力量,但她那颗炽热的心,比任何惊天动地的力量还要可怕!一个人若平时都很温柔低调,那在她爆发的那一刻,绝对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恐怖!

冷佐脸上浮现出几丝欣慰的笑,掐了掐手指,仰头凝望皓月……

“冷佐大师,我从来都没拜托过您任何事,今天我想让您帮我一个忙,不知道您能不能答应我?虽然我的要求有点过分……”薇诺娜忧戚的望着冷佐说道。

冷佐微微点点头,轻声说道:“但说无妨。”

薇诺娜沉重的吸了一口气,彷佛看淡了尘世的浮云,不在乎所谓的杀戮与人世评论,只求问心无愧。

“帮我杀了他们!今天在场,所有恶人!一个不留!”

忆乐愣住了,僵持在了那里,没想到善良的薇诺娜小姐,今天居然会说出这么残忍的话。

冷佐微微一笑,点点头,杳然说道:“我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你放心,绝对一个不留!”

冷佐话音未落,人却已经消失了,天空!月亮之上!他在那里,犹如一个战无不胜的战神,藐视俯瞰脚底妖魔!

等到了!冷佐等到他要等的东西了,命运轮盘的指示灯亮起来了,缘分转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