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个方向!他的力量又增加了不少,忘月,小心点!”安妮关切的说,心中担忧无比,血魔的声音明显比刚才浑然有力得多,看样子他至少杀了五六百人,吸光了他们的鲜血……

忘月心中凛然,点点头,轻盈落地,再倏地飞身跃起,如一支离弦之箭,势不可挡,呼啸着冲了出去……

漫天优美飘舞的雪花,似在衬托着鲜血的殷红,还是在诉说着死亡的无奈?

雪姬抖了抖身上扇形结界的纸屑,眼神忧郁的望着月亮,叹息道:“你怎么不用全力呢?明知道我对付熟人是会全力攻击,至死方休的……”

天空,皓月下明朗的天空,突兀的下起了白色雪花,那雪花是那样的优柔,是那样的轻盈,轻飘……

白色雪花在空中翻转的速度好像纸风车一般,即多又快,看得人眼花缭乱,一时间空旷的荒原就尽是这迷人的纸一般的雪花……

近了,白色雪花渐渐离地面近了,它们即不冻人,也不融化,即没有温度,也没有硬度,但却十分锋利,在银色的月辉下,闪烁着耀眼的锋芒!

空气被柔软的纸片一样的雪花划得嘶嘶作响,白色雪花带着凛冽却柔软的力量呼啸疾下,像是漫天的暴风雪受到了风力的影响,全飘到了同一方向——雪姬!

雪姬神色凝重,心中黯然。wWw。QuANbEn-XiAoShUo。cOM看看地上纸乐残剩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苍白轻飘地人形纸张……

蓦地,纸片雪花凌乱纷飞,优雅的缭绕在雪姬身边,锋利的纸片温柔的切割着她白皙如雪的肌肤……

“啊~~”雪姬不禁嗯咛的叫了出来,但她意志力坚强,紧咬着牙根。不肯叫大声。

阴影,凌乱纷飞的纸片雪花顶上出现了一条男人地阴影。他轻灵的踏在纸片之上,温和地看着下面被漫天纸片肆意**的雪姬。

“雪姬,你我搭档那么久了,你以为我是那么容易就挂掉的人吗?那你也太不了解我了,念在旧情上,我刚才让你先行攻击,正在该轮到我了……”纸乐优雅的悬浮在纸片之上。淡淡的说。

“没想到。。。没想到我居然忽略了这个最大的问题!你的纸是可以变化成你自己地模样和刀具武器的。。。虽然破了你的结界,却着了你的道……”雪姬有点不甘心的说,嘴角浮现出小女人的嫉妒。

“过来吧,雪姬,到我这边来,脱离邪恶,我们一起走向正途!忘记杀戮,抛弃腥臭的金钱。让我们一起以光明正义的身份,挑战黑暗邪恶……”纸乐优雅真挚地说,伸出了手去迎接底下的雪姬……

雪姬已是遍体鳞伤了,没想到纸乐的实力又精进不少,这柔软的纸,竟然能割伤自己。以前曾见过纸乐的纸屑攻击妖怪,不但无法伤得妖怪皮毛,反而被妖怪给反弹!然而如今,纸乐已经今非昔比了!是什么让他在短时间内进步怎么大?

“纸乐,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当日被妖怪追到乌鸦窝避难的你,今日已经怎么强了。你经过了强化训练,还是得到了什么奇遇?”雪姬艰难地吞吐出几个不解的字。

纸乐摇摇头,充满希望真挚地道:“不!我没有经过什么强化训练。更不会像小说里的主角。得到什么奇遇,我只是抛弃了邪恶。所以我得到了正义的力量!你也可以提升的,只要你远离邪恶,你就会逐渐掌握更强大的力量!来吧,来我这边……”

雪姬心头一颤,迟疑的伸出手,犹豫不决的望着纸乐……

同样是两只白皙的手,一只柔嫩白皙,一只坚韧有力,当两只手相遇,再次回忆起昔日的感觉……

“哐啷~!”如玻璃一般碎了,雪姬地手如镜花水月一般,零星地散开了,接着便是她的身体……

“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你很诚恳地邀请我,我也很想在回到过去的那种生活,但你我追求不同!虽然你的能力是提升了不少,但你却少了最关键的东西!”

纷飞纸屑中已经没有了雪姬的身影,刚才被纸屑割伤的雪姬已经化成了片片冰块……

“你少了杀机!虽然你的攻击凛冽,但却充满了人情味,你无法杀我!刚才你明明可以有机会将我秒杀的,但你却心慈手软,顾念旧情,给了我逃跑,做出替身的机会!”

纸乐上空突然出现鹅毛般的轻悠雪花,雪花悠悠飘舞,有温度,寒冷。能融化,当它们落在纸乐脸上时。

雪姬的翩纤身躯婀娜多娇的在雪花顶端浮动,冰冷无情的蔑视纸乐。

雪花,纸片,漫天蝶舞,优雅,美丽……

纸乐与雪姬就像两只黑暗中的白天使,如斑斓美丽的白色流星,风驰电掣的疾走在荒原中,没有剧烈的打斗声,只有迷人夺魄的美丽蝶舞画面……

嚣张的秃鹰,居然不怕死的冲进了雪花与纸片的范围之中觅食,结果还未来得及叼走一块肉,就被无情的切割成了碎片!不过切割的过程绝对是温柔的!至少,不会令它们感到痛苦……

纸乐在笑,对,他在惋惜的笑,但手中的纸刃长剑却在啸!好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道不同,那以前又怎会成为生死不离不弃的搭档?

如同雪姬一样,此刻,纸乐半点也没有留情,将自己的全部实力释放了出来!如同雪姬所说,他的攻击充满了人情味,虽然表面上他取得了优势,处处占得上风,但他却没有办法伤得雪姬办点皮毛……

幽冥圣音殿的十二乐魔继续满头苦弹幽冥魔音,气氛已经诡异到了极点,就像是一根导火线,如果此刻谁有火,轻轻擦燃,必定引来轰天大爆炸!

等!他们在等,等一个时机?还是等一个状态?同样,冷佐也在等,等一个能让自己出手的对手?还是在等命运轮盘转动的指示灯?

“忘月,小心了!越来越靠近了!血魔又杀了不少人!这尸体的味道是新鲜的!人们的灵魂也是才刚脱离的!”

安妮心中骇然,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四周,警惕周边一切不利的元素!

“嗖~!”忘月飞速掠过一条大裂缝,当空徐徐而落与对岸……

“嗯,我也感觉到了!可恶,这家伙真不是人!一点人性都没有,他刚才最好是装装气势吓吓人,若真敢跑到我面前来,我定一炮轰碎他的脑袋!”

忘月愤怒的握紧了拳头,警惕的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干涸的土地已经被新鲜的血液灌溉得无比肥沃。

“不可原谅!”

安妮与忘月异口同声说道,努力感知血魔的气息,真想把他给碎尸万段了!

一阵寒风掠过忘月头发,无尽的杀气和邪意在刹那爆涨!土地里突然冒出热滚滚的气泡,气泡飞升在空中轰然炸开……

说时迟,那时快,忘月早有防备,在那阵寒风掠过头发之际,便已做好了逃离的准备!当土地开始松动时,忘月身形已经飞了出去!静如处子,动若脱兔!身法灵活得连猎豹看了都要咋咋舌头,跪地崇拜!

“轰!”滚烫的泥土飞溅四方,一股血色喷泉冲天而起,射入月亮表皮之上,溅洒大地,血魔狂傲的身体赫然出现在地面。

“哈哈,来的速度不慢嘛!我只杀了七百人,你就赶到了,居然还躲开了我的埋伏,身手不错呀,比开始的状态要好多了。那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让我兴奋一点了?我的血液在沸腾呀!已经好多年没有人能打伤我了,几十年来你是第一个!”血魔双眼含着激动的**,牙齿兴奋得打颤,浑身的毛发都竖立了起来,属于极度亢奋状态!

此时,忘月犹如沧海中的一直摇曳小船,在这百里赤地里,毫无遮挡之物,身形曝露与荒野,别说血魔了,就连普通人都能用肉眼捕捉得到!

“糟糕!忘月,这是一个陷阱,血魔故意把你引到这边来,让你没有躲避的地方,这样你就没有办法出其不意的偷袭他了!”安妮惊惶的叫道,充满了担忧与恐惧。

“还用你说,我早知道了,在我刚追到这来时,我就发现这个严重的问题了!虽然他占据了天时地利,但这便利条件不光是为他一人提供!”忘月凛然说道,看了看脚下的大地,轻轻用脚踏了踏。

“噢?难道你想?”安妮突然明白了,没想到毫无作战经验的忘月,竟然能在战前就洞悉周遭利弊元素,看来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