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了!风停了,天籁的音乐忽然突兀的停止了!幽冥圣音殿的十二乐魔傲然立与雪白的山丘之上,仰视天空之中的冷佐。Www!QuanBeN-XiaoShuo!cOM

对面的观望台上,彼得瘫痪的坐在地板上,猖狂的大笑起来:“哈哈~!终于开始了,幽冥圣音殿十二乐魔终于将这里变成了无间阿修罗界!任何法力高深道家,佛家,以及神庭的人到这里来,功力都会大打折扣!而所有邪魔歪道都会爆涨实力!威力是平常的数倍!”

另一面观望台上薇诺娜捏紧了柔软却铿锵有力的拳头,凝视对面的狼狈颓废的彼得,坚定的说:“昔日情谊,今朝一刀两段!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的!”

月亮之上,冷佐脚踏氤氲,手舞霓虹,炯炯有神的双眸绽湛出超凡脱俗的精光!

天边风起云涌,雷鸣滚滚,明朗的皓月前似乎多了几许无形的云朵,云朵是那样的狰狞可怖,变幻莫测,就像天籁的魔音一般,是那样的缥缈无形,只能让人迷醉,迷醉……

忽然,金色霹雳破哓黑暗邪气,从天而降,闪烁无边浩然天地正气的弧光,眩目斑斓,耀眼缤纷……

霹雳弧光溅射大地,炸得大地轰然石开,摇晃不已,弧光溅射在雪白的山丘,炸得山丘粉身碎骨!而幽冥圣音殿的十二乐魔,在霹雳弧光轰下的那一刻,神奇的飘忽至天空之中。与冷佐面对面对恃……

“轰!”碎石飞溅,尘土飞扬,原本皓月下清晰地大地,变得混沌模糊不清,成群不怕死的秃鹰被惊得仓惶逃之夭夭,空中留下它们沾满鲜血的羽毛……

“嗡~~”音波~!是的,音波结界被轰然击破!坚不可摧。具有反弹任何事物的音波结界,只被冷佐轻轻的霹雳孤光就击得粉碎!虽然是无形的结界。但仍能感受得到它碎裂成了渣滓!

蓦地,冷佐收回了所有金光霹雳地弧光,集合与一点,握与自己手中,蔑视对面幽冥圣音殿的十二乐魔,冷冷道:“买戏团卖艺地小丑们,跟爷爷来!想玩激烈的是吧?爷爷我会让你们爽的!想必你们等这一刻。也等了很久了吧!大费周章的弄出这么个邪气空间来,提升了你们不少实力,呵呵,但想削弱我的实力,似乎有点痴人说梦啊!真正的道力不是靠周遭元素来决定的,而是源于自身!”

说完,冷佐倏地一跃,化做一道眩目地火色流星。疾飞荒原尽头……

十二道邪恶身影亦化做黑色流星,紧跟冷佐身后,破空飞去,空中想起微微音乐……

冷佐与幽冥圣音殿的十二乐魔的光点一闪即过,呼啸在空中的仅仅是他们光色的残影……

这惊天动地的变动岂非是无声无息的?就算远隔千里之外,人们也能感觉得到那无间阿修罗界的阴森诡异气息。以及刚才那惊天地,泣鬼神地霹雳雷击!

冰乐市虽然土地辽阔,但占在高处,却能一目了然!

冰乐修道院全体神父已经出动了!在斯麦迪尔神父的带领下,全朝着赤地出发……

“莱特神父,你从东面出发!伊比亚神父,你从西面出发!威廉神父,你从北面出发!鲁斯凡神父,你从南面出发!我从正面出发!大家先解救苦难的人们,然后才诛杀妖魔!其他神父和修士们就后面跟上来。做后援部队。治疗和安置那些危在旦夕的人!出发!”斯麦迪尔神父面色凝重,屹然大声吼道。

“是!一定要先解救落难的人们!人们的生命第一。灭魔第二!”众神职人员齐声回道,纷纷出发。

斯麦迪尔神父与F4神父各自开着一辆越野车出发了!其他神职人员则坐在大巴上,缓缓跟了上去……

“颜刈,你怎么跟来了?什么时候跑到我车上来地?你应该和其他修士一起,做后援部队!”威廉神父一脸惊讶的说,没想到颜刈突然从车后坐冒了出来。

颜刈一脸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或者是调皮的样子,凛然道:“你是我师傅,我自然要跟着你!我也想要杀妖魔鬼怪,我不想和以前一样做个普通人!”

威廉神父愣了一下,没想到颜刈也变得这么疾恶如仇了,不久前,他还是个胆小怕事的普通人,然而在他学会自己的枪法后,他变了!他再也不是曾经那个遇事慌张的普通人了!他现在是一个以光明身份自居,要斩妖除魔的挂名修士!

“好吧,既然来了就算了,我们从北面出发,那里刚才战斗还是最激烈的地方,这么现在却这么安静?实在太诡异了!把安全带系上!我要飙车了!”威廉神父疑惑的说,踩了踩油门,以最快的速度开了过去……

颜刈心中焦虑不已『痞神父,我偷偷看到你悄悄跑出修道院去听音乐会,希望你不要有事才好啊!你可是让我从绝望中再生地导师,多少至深地道理都是你教我的,虽然你年纪可能比我好小,但我真心把你当做我尊敬地人!要是什么人敢伤害你,我一定一枪打爆他的头!』

冰乐市突然有冒出了许多能人异士,和上次极乐天与约瑟夫战斗时一样,大多能人异士是去看热闹,学经验的,有少部分人是另有目地的!而有一群戴晶色面具的人,他们是去驱魔的!

“嗖!嗖!”一瞬间,冰乐市的楼层顶上冒出了许多条敏捷的身影,目地不同,属性也不同,正邪并走,互不干扰。

“嗡~~”

随着音波结界的崩溃,双胞胎凌霜、霜凌也无力虚脱的倒在了地上,就在音波结界崩溃的那以刹那,身上的力气彷佛被瞬间抽干了一样!赤地彷佛变成了一个可以吸收非黑暗邪恶力量的黑洞!它能瞬间吸走所有不邪恶的力量!并将之转化为无间阿修罗界的能量……

话分两头,忘月已从禅中恢复过来,双眸爆色摄魂邪光!说是邪光,但却没有一丝妖魔鬼怪的邪恶,只有——无穷的杀意!

“忘月,你怎么啦?你怎么愣住了,快给我醒过来呀!再不反抗,你就死定了!”安妮惊慌失措的喊道,如果鬼也可以流眼泪的话,她现在已是泪流满襟了。

『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来这里是你的胃,想要直接将我消化,连都要吃?你这家伙太恶心了!』

斗转星移,周遭黑暗的泥土突然在忘月眼中变成了粘粘**的胃脏!周遭湿润泥土就是那胃壁,胃壁上不断渗透出胃酸,滴落在忘月身上。

忘月脚下似乎是汹涌澎湃的血色浪潮,确实全是腐蚀性超强的胃酸!

“血魔,你是想将我连骨头也化掉吗?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如果你刚才直接攻击我心脏,我或许已经死了,但你却想这样而玩我,嘿嘿,你太失策了!你把我忘月当成什么人了?”忘月冷冷的笑道,虽然身体仍然被四周泥土压缩着,但却坦然得像没事一样。

“玩具!”血魔嚣张的笑道:“一个非常好玩的玩具……”

玩具!玩具!玩具……

这两个字不断在忘月耳边回荡,忘月忽然想起当日小犬蠢一狼利用无辜人来杀自己和威廉神父的情景……

“可恶!我要杀了你!将你碎尸万段!”忘月勃然大怒道,眼中怒火更加旺盛了。

“噢!呵呵,对,我记得你说过你要杀我,还要杀彼得少爷,可是你现在却要成为肉酱了!你是个不错的对手,竟然意识到你的处境,既然你知道你在我腹中,那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坐观等死吧!”血魔狂啸道,猛地一用劲,收缩了下肚子,胃壁更加紧了,相互剧烈摩擦着,似乎要直接把忘月给磨成粉肉!

“啊~!”忘月不禁又呻呤了一声出来,不过却是笑着的,笑得很诡异……

画卷中安妮惊诧地叫道:“什么?这是血魔的胃?我们在他肚子里?天呐!忘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我们要怎么逃出去?这里面能量太盛了,我根本无法走出画卷,我可不想被他吸收呀!”

物换星移,视野忽然开阔,大地重现,皓月当空照耀……

“怎么回事?忘月,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在血魔的肚子里吗?这里是刚才大裂缝的边缘……”安妮惊愕的看着眼前景物,心中疑惑不已,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说变就变?怪不得忘月有恃无恐,难道他早就知道解脱方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