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啷~!”忘月身后传来玻璃瓶子碎裂的声音。wwW、QuANbEn-XiAoShUo、coM

“Lethe神父,您刚才说什么?你的晨祷就是这样的吗?噢!我的上帝呀……”雅卡恩修女即羞涩又惊恐的叫道。

忘月转过身,挠了挠头,讪讪道:“真正的晨祷是不分属性,不分程度的。只要有心,够诚意,任何言语都是晨祷!任何要求和忏悔,都是祷告!”

“可是。。。这也太荒谬了吧?我第一次听说祷告是可以这样YY的。。。这是Lethe神父您自己的解释呢?还是圣域那边最新出来的章法?”雅卡恩修女结结巴巴的吞吐道,小心肝还在扑通扑通的跳,自己居然也想做这样的祷告,如果是圣域那边最新的章法,那么自己就可以马上祷告了。如果不是,就忏悔吧……

忘月摇了摇头,虽然尴尬,但却理直气壮:“这是在下最新得到的启示,上帝他虽然没有同意,但他也没有反对!我正在与他老人家协商……对了,雅卡恩修女,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今天不去教孩子们了?”

雅卡恩修女低着头,脸已经通红无比了,就知道其他教友说的是真的!Lethe神父果然在神经上出了点问题!自己居然还相信他刚才的歪理,还跟着动了歪念头,可耻!可耻!晚上回去无人时,一定要多做几遍晚祷!以求神灵原谅自己刚才龌龊的想法!

“我本来是想拿点安神药给你吃地,听大家说你精神上受了点损伤。现在看来,好像是真的……”雅卡恩修女没有抬起头,声音很低微。

『汗~!想说我神经病就明说吧,说那么含蓄干嘛?我又不介意!这尼姑真好玩。』忘月拾起了地上的碎玻璃,用纸包上仍进了垃圾箱,但将其中的药放入了怀里,感激涕零的说:“真是谢谢你了雅卡恩修女。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你真是天使心肠啊!”

雅卡恩修女羞涩的勉强笑了一声。转身便走,轻声关切道:“Lethe神父,城北有家比较出名的精神病院,建议你去看看。。。呃,我地意思是说那里的病人需要神父为他们祈福,您如果有时间地话,可以去看看。那里的医生也有许多是虔诚的信徒,您可以陪他们聊聊天……”

『暴汗~!说得这么委婉干嘛?想叫我去看病就明说了吧!西方尼姑就是胆子太小了,说什么事都喜欢绕个弯,好麻烦!』

“好的,有空我一定去!”忘月一脸笑意的点点头,悄悄退回了自己的寝室。

“忘月,那女道士对你可真好!你感动了是吗?对她有意思了?”画卷中安妮一股醋味的问道。

忘月没有听出来安妮地语气,只是淡淡摇摇头。道:“我是感动了,也对她有意思,不过不是男女间的意思!我把她当做是一个非常关心我的朋友!说实话,连我的亲生爹娘都没有这么关心过我!以后若她有什么事,只要一开口,我便竭尽所能为她办到!我这人没什么优点。惟一的优点便是人敬意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今日的恩情,他日有机会必定千百倍报答!”

“是吗?只要她一开口,你就竭尽全力为她办到?如果她叫你爱她呢?你会爱吗?我觉得她对你动了凡心!随时都有还俗的可能!”

“小妮子,你怎么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瞎猜呢?我观察你好几天了,最近你老是在问我情啊,爱啊的事!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上哪只鬼了?他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需要我买幅画,给你们做新房吗?”忘月换上了一套气派地西装,准备闪出修道院了。

“吝啬鬼!连贺礼都只送画!不过你可以省啦。因为我并没有爱上什么鬼。只是随便问问而已,这些时间闲的无聊。闷得发慌,找些话题打发时间而已。下次我或许会问六十一世纪的科学问题哟~!”

“呵呵,那我或许不一定答哟!六十一世纪的科技最好别出现在二十一世纪,不然历史会被颠覆的!嘘,小声点啦,别让神父级别的人听到你说话了!我要开溜了……”忘月轻轻打开了修道院地后门,溜了出去。

“忘月!我想起来了!在修道院奇门遁甲之术的或许是黑暗!后门居然是那个阵法的生门!忘月你立刻感知一下,找出那生门的阵眼,用你神秘的力量将它击破!让黑暗偷鸡不成,倒赊一把米!”安妮忽然惊叫道,心中担忧起来。

“你黑暗叔叔?没想到那家伙还不死心,难道他想抓你回去关上十余载后再炼治你为邪灵武器?我是很愿意破除这什么阵法,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门,什么眼的,你叫我怎么破?你不是说这阵法两天后就自动解除的吗?那我何必要浪费时间和精力呢?我现在可要赶着却约会呢!”忘月抖了抖衣服,准备离去。

“白痴,只要我在你身边,黑暗迟早会对付你!现在他已经恢复了元气,找上门来了!现在他露出了个破绽,这个阵法是最容易破解的,如果你不先见识一下的话,日后就算你神秘力量再强大,也不敌他一个小小地阵法!你今天若是成功破除了这阵法,他日必定能感知类似阵法地强弱,有备无患!下此如果你再遇到黑暗,可以先秒杀他!如果秒杀不了,就立刻在他布下阵前闪人!”安妮三分抱怨七分恨铁不成钢的说。

“呵呵,秒杀,谈何容易呀?上次我差点被他给秒杀了。不过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先感知一下这神奇地奇门遁甲的阵法,日后若感知到类似的东西出现,可以避而绕之。”忘月自嘲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