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妮子,快回去!斯麦迪尔神父和四大神父都来了!别让他们发现了你!”忘月嘘喝一声,赶忙伸出手,一把抓住安妮,朝自己怀里的画卷甩去……

“嗖~!”安妮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忘月倏地甩进了画卷之中,非常融洽,没有半点不相容的渗入!安妮还未用阴魂力渗入,却被忘月硬甩了进去,但也没有任何不自然!

『咦?我怎么能抓得住小妮子了?她不是灵体吗?我怎么能抓得住她的灵魂?那种感觉和实体差不多!怪哉,怪哉……』忘月愣住了,眉头紧锁起来……

『怪了,忘月是如何能抓住我的?他是如何将我强行塞入画卷的?刚才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到底是什么?为何会压得我喘息不过?神识虽然清醒,但身体却无法动弹,彷佛那是来自九天之上的天威!』安妮被摔在画卷中那条涓流里冥神苦思……

满屋子的天威气息,淬然消失……

“砰~!”忘月的房门本来就没上锁,被人一脚踢开后撞在墙上,清脆响亮的刺激着耳膜!

“Lethe神父,你,你,你在做什么?”斯麦迪尔神父身先士卒冲了进来,惊诧的问。Www!QUAbEn-XIAoShUo!cOM

四大神父比肩继踵而来,一个个愣在门口,张大了惊愕的嘴巴,呆呆的望着忘月。

“轰~!”忘月很竭力的样子将衣柜推倒在地,震得大地微微颤抖。地上地灰尘朴散开来。尔后很吃力的将衣柜掀开,从底下摸出一颗已碎成渣滓的核桃出来,轻轻吹了口气,拭去其上的脏污,剥去外面坚硬的壳子,一口送入口中,双眼即刻绽放喜悦之色。赞不绝口:“好吃!砸了几十下,终于把你给砸开了!”

门外的几人彷佛看到成片的乌鸦从头上经过并排泄……

“Lethe神父。你砸核桃用得着这样大费周章吗?况且现在都怎么晚了,你刚才不是说困了吗?”斯麦迪尔神父不可思议地问道。

其他神父更是灰着个脸,轻声嘀咕讨论:“Lethe神父或许进错了院!或许他在精神病院发展的话,前途不可限量!修道院实在是太屈就他了……”

忘月一本正经,没有半点开玩笑地意思说:“没办法,刚一回来肚子就饿了,厨房又不让我进去。我房间里就只有这个东西,而它又是那么的坚硬,我找不到合适的工具敲开它,所以才。。。不过我是请示过上帝的!我问他用什么东西砸核桃最合适,衣柜上就立刻飘下来一些尘埃!”

“呃。。。既然是上帝的意思,那我也无话可说,只是请你考虑一下大家,正是休息养神的时候。却听到这轰鸣的声音,难以入睡,明天还有大量工作,望你请示一下上帝,告诉他剥核桃用牙齿就行了……”斯麦迪尔神父苦笑着说,拿忘月这性格怪异地神父一点办法也没有。

忘月拍拍脑门。双眼似乎绽放出了灵光:“对呀!牙齿是可以咬碎核桃壳的!刚才怎么没想到?谢谢斯麦迪尔神父的提醒,我这就请示上帝!”

众神父无语的关上门,退了出去,纷纷叹息摇头,看来Lethe神父是越来越神经质了,老是做出异与常人的举动,再这么下去,修道院的名声肯定要受到他的影响……

“噢~!好险啊,就就差那么几秒!如果我再慢一点,小妮子就被发现了!”忘月见众神父走人后。如释重负的抹了抹额头上地虚汗。

“忘月。我想问你一件事。”画卷中安妮语气嫉妒疑惑,在小河的水面上飘来飘去。

“你不用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百变妖那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我消化了,刚才我隐约看见心脏中,一条筋脉里,百变妖释放出无穷的妖力,变化成一颗特大号原子弹来轰炸我的筋脉!但他爆炸的威力就如河水中冒起的一个泡,不仅没有丝毫杀伤力,反而将它自己给拆散了,想恢复原来地形状,却被我筋脉里奇怪的**给瞬间吸收掉了……”忘月端着下巴,眼珠子好像汽车轮子般飞速转动。

“还有这等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竟然吸收了百变妖!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变成这样,那样。。。的奇怪形状,好像是高射炮,只不过形态好丑陋!”安妮指手划脚的说,现在回忆起刚才的情景,还觉得毛骨悚然!连鬼都能吓到的人,恐怕只有忘月了。

“小妮子,我想问你一件事。”忘月轻轻挥了挥手,无风,也无能力运转,衣柜自动从地上飞腾起来,恢复到先前整齐状态。

“天呐!你是怎么做到的?什么事?问吧。”安妮惊讶的咋了咋舌头,不敢相信那衣柜是忘月弄起来的,但这房间内只有自己与忘月两人,而刚才也只有忘月做了动作,不是他难道衣柜自己有了灵性不成?

“人的心脏在你们非自然地人眼里,有多少条筋脉?”忘月神色凝重地问。

“我又不是学医的,你问我这个干嘛?难道你发现你地心脏突然多了许多筋脉出来?”安妮又是一阵惊讶,啧啧的咋着舌头。

“不是多了许多条,而是——无数条!你知道吗,就像一个世界一样,里面有山有水,肉为山脉,血液为水,那些貌似**的奇怪东西就像无处不再飘荡的云雾,其中筋脉错综复杂,说是迷宫却没有个尽头,说是无垠的苍穹,但我却能一目了然!”忘月镇定的说,回忆着自己心脏的怪异之处。

“我只知道我们驱魔家族修真到一定的境界,身体就会出现奇经八脉!那些筋脉并非由血肉组成,但外形与血肉筋脉无异,只要身体内出现了奇经八脉,便可在任意时刻,包括你睡觉,吃饭以及各种不经意的时间内吸收吞吐天地间的精气!普通修道之人费尽千辛万苦,历经沧桑岁月才能得到的天地精气量度,在一个打通了奇经八脉的人身上,只需要短短几个月就能出现!天呐,刚才你说百变妖在你体内变成原子弹爆炸,他之所以没有机会恢复原型,是因为他经过九天神雷的洗礼,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天地精气补药!但它却被你吸收了!难道你已经有了奇经八脉?”安妮惊诧的感叹,嘴巴张成了O型,眼睛鼓得快要凸出来了。

“奇经八脉?又是一个新鲜玩意耳。但我体内光是心脏的筋脉就不止八条!”忘月身体朝后倒去,眼见后脑勺要触地了,整个身体却忽然轻飘飘的悬浮了起来,尔后如轻灵的纸屑悠悠然飘荡回了**!

“你这家伙真是太变态了,还是肉身,身体却能轻灵的如同鬼魅一般,只不过这也太怪异了,照你怎么说,你体内的筋脉就应该不是奇经八脉!难道是奇经百脉?可是以前从未听说有这样离谱的事!你又从未修过道,也未得到过高人的传授,怎可能会如此轻而易举的打通奇经八脉呢?改天去问问冷佐大师伯去!或许他知道你这是什么玩意儿!”安妮疑惑过度,脑袋都快想得裂开了,索性不再想了,将画卷上的云朵拉下来平铺在小河之上,躺在上面悠悠睡去……

忘月也是不再思索了,与其费尽心思去思索一件自己压根就不懂的事,不如欣然接受,等时机成熟,对这方面的知识有了相应的了解,答案自然就会揭晓了!自从认识了一个和尚,学习了他的『悟』以来,自己的进步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在收到极乐天的启发后,进步更是神速,没想到原来神秘的力量是这样获得的,简简单单,只需要『悟』即可!以前敢都不敢奢望这种力量,现在却如同从天而降的馅饼,硬是砸在了自己身上!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让自己这个当事人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不知觉间,忘月又开始默契神会了,只有通过不断的『悟』才能理解这非自然的一切,才能迈入更高深的层次!

月光虽然黯淡,但却如平缓的细细涓流和谐的缭绕在忘月周身……

次日清晨,修道院内所有神职人员都是带着黑眼圈起床的,唯有忘月一人神采奕奕,精神饱满,眉宇间透露着超然物外的气息。

“晚上便能和薇诺娜一起听音乐会了,今晚一定要把她泡到手!上帝,保佑我泡妞成功,阿门!”忘月意气风发的指着太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