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神父凝重地道:“能隐形,利用空气制造出坚固的结界和便利的逃跑通道!这人不简单!我在妖群中混了那么久,还从来没听过有这种能力的妖怪。wwW、QuANbEn-XiAoShUo、coM也许他不是妖怪……”

忘月点点头,慎重地道:“我估计是个巫师!因为我闻到了巫师的气味!虽然只有一瞬间的功夫,但我却清晰的感知到了!那气息让我有一种抵触的感觉!和我的苍蝇拍气息截然不同。”

“巫师?但具我所知,巫师也应该没有这种能力才对!一般巫师就是召唤妖物,制作毒物和魔法工具,虽然他们召唤和制作出的东西威力很强,但他们本身却很弱!实在想不通,居然有巫师可以与两个拥有神格的神父抗衡!而且还毫发无伤的逃跑了!你说的那种能力我以前闻所未闻,我想他可能不是巫师!”莱特神父摇摇头否定道。

忘月也没有十成的把握,笑道:“我也不太敢肯定,我只知道和巫师的气息很相似,而且和我苍蝇拍的气息相反抵触!不过管他是妖是魔,是巫师是邪仙,只要不碍着我就没事!反正他又不是朝着我来的,与我无关!莱特神父你是在意自己被怀疑而来我这的?还是在意奸细会对修道院不利而来的?”

莱特神父站起身,笑道:“我当然和你一样!与我无关的事,我才懒得管!只是这嫌疑落在我头上了,所以才不得不出来了解一下情况。好了,不打扰你了,谢谢你坦然相告,晚安……”

忘月凝笑挥手:“拜拜,有机会带我去修女宿舍逛逛……”

莱特神父打开门走了出去,回头威胁道:“休想!你以为我不知道,修道院内就雅卡恩修女正点。你跟我去还不就想偷窥她?没门儿!她是我的!”

“砰!”门被重重地关上了,忘月抹了抹额头。叹笑道:“怎么现在的和尚都对尼姑怎么痴情?我都还没说,他就吃醋嫉妒了!难道是我长得太帅了,他怕竞争不过我?我压根就对雅卡恩修女没企图,他在怕什么?难道长得帅也是一种罪么?”

“哇~!呕吐!一点都不害臊!你的脸皮也太厚了点吧?现在男人长得帅已经不是本钱了!男人要体贴温柔,大方关怀,那样才值钱!像你这样吊二郎当的小痞子假神父,根本就不讨女人喜欢!”安妮讥笑道。

“切~!是这样的吗?”忘月不屑的问道。

“是啊!所以如果现在有女人关心你呢。你一定要珍惜哦!不然你即得不到其他女人的青睐,又会丧失现在对你好地女人的情谊!”安妮激动地说,分明就是在提醒忘月,要珍惜自己!

忘月恍然大笑,拍拍额头,道:“小妮子,谢谢你!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薇诺娜的!虽然她现在对我没有爱情的感觉。但她见我中蛊后是那么的关心我,我知道她对我是又好感的!只要能从她对我的好感下手,我相信很快我们又能像六十一世纪一样恩爱了!”

安妮听到前面时满心欢喜,可是当忘月拖声拖到薇诺娜时,心里就一阵失落,原来忘月心中只有薇诺娜……

正值两人个怀不同心绪之际。异状发生了!

“砰!砰!”忘月的心脏忽然剧烈跳动,宛如大海中地狂鲨,似要冲破海洋的阻碍,跃向天空!血液滚滚沸腾,就像波涛般澎湃!盏茶功夫,忘月的心脏已经凸出胸口一个心型状态!

“啊~!忘月,你怎么了?你的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似的!好可怕!”安妮战战栗栗的叫道,嘴巴咬者双手的指头,即担忧又恐惧。从未见过人体会突变成这样的。

窗外夜色宁谧,苍白地月光如清水细涓平淌过忘月脸庞。一时照得他的脸色异常怪异可怖!那是一张安妮从未见过的脸!那种表情。安妮从未在任何一张脸上见过!即似狂啸又似轻呤,即似嚣狂的大灰狼又似战栗的小绵羊。光与暗各自占据了脸的一半,阴与阳分别呈现左右脸颊,神圣地佛家气息流淌在外,生生不息的环绕其身,护住忘月的心脉!而他内部却彷佛了股极其强大的妖力在蛮横的冲撞,欲要刺穿忘月的心脏!

忘月嘴唇微微颤抖,发出轻微的呻呤之声,但细听那呻呤声,却又觉得那是野兽的咆哮之声!带着无边的愤怒和渴望,一种想要挣脱枷锁束缚的渴望!

安妮忧心如捣,忐忑不安,想从画卷中跑出来,却有恐引来神职人员,心急如焚,虽然是灵体,但隐约能看到画卷上地那美女大汗淋漓!

“啊~!”忘月大喝了一声,身子弯曲了下去,骤然扭曲成奇模怪样地形状,身上的肉彷佛黏稠一般蠕动,这种情形安妮好像似曾相识,只是一时刺激太大,想不起来了。

只见忘月脸部越来越痛苦,样子愈来愈狰狞,但却没有一丝恶意,转眼之间他地双腿已经跪在了地上,腰部以上位置平伏在半空,笔直的对着窗口,瞄准了那唯一散发光明的月亮……

“这个造型似乎和大炮有点相似……”安妮揣测道,继续焦虑的看着忘月。

窗外一片落叶被寒风刮落了,飘飘舞舞在空中,从窗子前悠悠荡过……忘月的身体忽然僵硬起来,陡然变形!黏稠凝为实质!一瞬间,竟然变化为一架高射炮!只不过是由人肉铸成,而非稀有金属!

“百变妖!天呐!那家伙还在里面作祟?不行,我要进去把它给揪出来!”安妮惊诧的叫道,赶忙从画卷中飞身而出,飘飘然落与忘月身前!但却找不到忘月心脏部位,无从进入……

“现在如何是好?不知道我从其他部位进去,能不能到达他的心脏?哎,不管了,怎么都试试,死马当活马医吧!”安妮思索了一会说道,身体立马化为缕缕轻烟,飘向忘月身体……

此刻忘月的身体已经分不清哪是头,哪是臀了,除了炮口有几颗牙齿外,其他地方都无显著特征!而安妮正想从炮口进入……

说时迟,那时快,正值安妮要飘到炮口的刹那,忘月型高射炮浑身剧烈抖动了一下,从炮尾部绽起一圈洁白光环,直冲炮口!

“轰~!”地一声巨响,整个房间剧烈颤抖,紫雾轻烟,袅娜四散,刚修葺好的房屋顿时烟尘弥漫,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

安妮陡然一惊,赶忙收回身躯,百变妖的威力她是知道的,若是被它轰中一炮!自己可就会魂飞魄散了!

“啊~咯~”炮口中射出一白夹黑的烟气,即非炮弹,也非攻击性武器,即有佛力也偶有奇怪的自然之力掺杂,而妖力却被消化得干干净净,了无踪迹!

安妮听这声音彷佛是吃得太多了,打了个饱嗝似的,难道忘月的身体和灵魂被百变妖给吞噬掉了?

“忘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身体是你自己的,百变妖就像个寄生虫,只要你意志力够坚强,就能把它吐出来!你千万不要有事啊!”安妮徊肠伤气,急痛攻心的喊道,身体从轻烟又凝成了人形……

窗外,一片乌云悠悠飘过,遮挡原本就比较黯淡的月光,夜色归于黑暗色彩,房屋停止了颤抖,但烟尘依然弥漫,朦胧中忘月的身体好像又有了变化……

安妮是鬼魂,视力比常人清晰得多,但就连她看起来了颇为吃力,忘月的身体变幻实在太虚无缥缈了,让人感觉就像是幻灯片一样,一闪即过!虽然刺激眼球,但却无法映入眼帘,彷佛他瞬间的变幻震撼了你的眼球和脑海,让你连记忆的时间都没有!

“啊~!真爽!感觉吃的好饱!从未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那味道无法用舌头来感触,只能用精神来体验,就好象是九天之上的仙果,天堂之境的甘露,滋润我每一寸肌肤,润爽我尘世的凡躯,洁净我庸俗的思想,净化我凡夫的灵魂~!这完全是一种灵魂的快感!这种是世间任何东西都不能携起的,我现在只想大声吼一句:真他妈的爽!阿门!”

忘月的身影赫然伫立在淡薄的烟尘中,迷雾逐渐淡去,影像逐渐清晰……

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犹如滚滚长江东逝水,洪荒决堤般涌出!整个房间内顿时充斥着九天之上的仙风威严!

安妮被压得喘息不过,身体哆嗦战栗不已……

门外突然传来了许多人杂乱匆忙而来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