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出息的家伙!你现在的实力未必就比黑暗弱了,从昨天你压住我的那股灵压显示,你的灵压足足比黑暗强了两倍以上!你若能充分发挥的话,秒杀他应该不是问题!”安妮气得直跺脚,如果自己能有忘月那样的力量,哪儿还轮得到黑暗来找自己?自己找就冲出去把黑暗活剐三层皮了!

“呵呵,说得容易,你说我灵压有多强,有多盛,可是我却一点也感知不到!另外我什么绝招都不会,除了苍蝇拍比较猛以外,其他技能一窍不通,你要我拿什么对抗黑暗?『天罡伏魔咒』?没用的,你黑暗叔叔用这个咒肯定比我熟练得多了!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赶快告诉我如何感知这阵法吧,早点破了它,我好早点去约会了,总不能让薇诺娜一个女孩子等我吧!”忘月扼腕长叹,彷佛看到薇诺娜已经买好了冰淇凌和爆米花等自己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安妮也知道忘月是实话实说,在一起这么久了,就只见他的苍蝇拍比较猛,至于昨天晚上突然得到的能量,虽然强大,但他这个白痴,肯定还没消化掉,不知道这么运用!透过画卷,安妮见看了潺潺流水上溅起的水滴皆不敢溅上岸,岸上尘埃皆绕开后门,从两旁分化而过。心中略沉思了一会,揣测道:“忘月,你好好感知一下你体内的能量,我想以你的领悟能力,肯定能在短时间内消化!你看见没,河里的水花溅到一半就自动坠落了下去。彷佛是被什么东西给强行压了下去!岸上地灰尘也彷佛受了什么东西阻挡!你不是能看到那透明人吗?那你也应该看得到这阻碍环境的东西!”

忘月挠了挠头皮,仔细观察了一下波光粼粼的河面,确实显得格外不自然,虽然环境还算和谐,但气氛却很阴沉!整体感觉是欢快的流水失去了激情,蓬勃的树木没有了色彩。一股邪恶的黑暗气息似隐似无的压抑着生机。

忘月闭上了眼睛,当眼睛不能看清神秘力量时。就只有靠心眼来捕捉……

耳边清泉叮咚流淌,周身树木簌簌作响。修道院内孩童嬉戏,街道巷口喧嚣杂闹,一切都彷佛被投影进了一个狭小地荧屏里,而自己的心彷佛就是拿投影器,所有地物质都被自己一一洞悉!

风还是风,物还是物,孩童依然清朗欢笑。街道依然车水马龙,黑暗依然环绕抑制,而忘月丝毫没有看到所为的阵法的阵眼!

『难道心眼也没有用?黑暗的奇门遁甲之术就当真这么强?冷佐前辈不是说过一物克一物,只要找到相应的对仗就能完美破解了吗?可是,这奇门遁甲之术,要用什么来破解呢?』

“小妮子,我感知不到你说的那生门的阵眼,那东西怎么这么玄?到底要如何才能看得到它?小妮子。你是如何看到它地?”忘月懊恼的叹息道,长嘘短叹的摇着头。

“白痴,你说你刚才在看?哈哈,笑死我了,你居然用看的!不管你是用肉眼,还是用心眼。都不会看得到任何奇门遁甲!哪怕是最简单的阵法,只要是用能量构建,做得隐蔽!用肉眼和心眼看一辈子,都别想找出阵眼!”安妮捧腹大笑,眉毛都快笑弯了。

忘月一脸疑惑,不屑道:“你笑什么笑?不用肉眼,不用心眼,难道用屁眼呀?”

“噗哧~!”安妮笑得更夸张了,画卷中那块大石头都快被她捶裂开了,她努力使自己严肃些。但还是忍不住发出笑声:“哎哟。快被你逗死了!都告诉你了,不管是什么眼。都无法看到阵眼的!你以为像古代小说里,那些用石头和旗帜布的阵一样啊?告诉你吧,经过几千年的改良,我们驱魔家族早就不用那么老土地布阵了,只要是用现实物体构建的阵法,稍微有点道行的人,一眼就能洞悉了!我们驱魔家族布奇门遁甲阵,都用虚幻的能量!无论是破阵之人道行有多高深,只要不熟悉我们家族的能量气息,不能感知到原理的话,他就必定败在阵下!”

忘月感觉背脊骨凉凉地,怵目惊心,时代在进步,科学在发展的同时,不为人之的神秘力量也在发展,也在进化!没想到经过千万载悠悠岁月,神秘的力量已经逐渐崛起,科学想对而言是那么的渺小,突然一个想法凭空滋生在忘月的潜意识中!如果将科学与神秘力量相结合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呢?

“喂~!白痴!石头!怎么愣住了?被吓傻了吧?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就这样就把你吓到了,那要是传说中的神灵出现,不是要将你震撼到尿裤子?”安妮捂着嘴偷笑,见到忘月发愣发傻地时候,是最可爱地,就好像一个天真的小孩子,遇到了一个新鲜问题,总是会先自己苦苦琢磨。

“对了,有了!小妮子,你是不是说过只要熟悉你家族能量气息,或者能感知原理地话,就能破解?”忘月忽然回过神,惊叫一声。

“嗯,不过这还是要看你自身的实力!如果你的实力能超过布阵之人,那便能轻而易举的破解,如果超不过,那就得花大量时间了!”安妮歪着小脑袋说,不解的望着忘月,不知道他有瞬间领悟了些什么,好奇的问道:“忘月,你是不是又瞬间顿悟了什么?你这个领悟力超强的家伙,千万别告诉我,你瞬间学会了奇门遁甲?”

忘月掩口而笑,脸上浮现出贼贼的神色,从怀里缓缓摸了一张白纸出来,轻轻剥开……

一道黄色道光崭然大放精光!道家仙风之气犹若清泉涟漪,翩翩绽开……

“啊!该死,忘月,你真是个白痴,你怎么还把这灵符咒留在身边?我还以为你已经把它给毁了~!压得我喘息不过了,好难受……”安妮有气无力的责骂道,一脸惊恐。

忘月两指夹住符咒,傲然伫立灿烂光辉之下,让符咒吸纳炽热的阳光与身,凝聚世间最强光明力量!

忘月笑而不答,虽然知道安妮难受,但她只是在画卷之中,在符咒顶多是封印她的行动能力。知道了安妮会安然无事,于是毫无顾忌的迎阳舞符!将自己与符咒连在一起,把符咒当做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心热,符咒热,符咒道光盛,自己心随烈!

『一物克一物,欲要破除奇门遁甲,就得用奇门遁甲的玩意儿!虽然我不会那高深的东西,但是我可以草船借箭,用你黑暗的正气符咒破除你黑暗邪气的阵法!』

河水的流淌嘎然而止,树叶的拂动瞬间僵持,天边的云朵凝而不散,城市的喧闹归于沉寂。时间,是的,是时间停滞了!世界,是的,世界停止了转动!

但河水依然哗啦啦流淌,树叶依旧迎风飘扬,云朵依然随风飘散,城市依然人声鼎沸。时间,是的,时间在流动!世界,是的,世界在转动!刚才归于停滞的只是忘月本身而已,在他的神识里,世界,时间,都停止了!除了自己能自如的活动外,其他事物只要稍有动静,立刻会引起突兀的环境变化!

一丝黑色邪气蠢蠢欲动,痴心妄想的想遮盖那散发着光明的符咒!

对某个光明的恐惧,往往导出更多的光明!

淬然间,天地风起云涌,小河顿失滔滔,树叶漫天飘舞,符咒电闪激空。

看到了!是黑色的能量!它就像一直虚无缥缈的眼睛一直监视着阵的内外,但它的外形却与眼睛毫无关联!心明了,则能从它的属性上感知它!黄色灵符咒如同皓月下的枫叶,飘柔荡漾,自己具有意识一般,自动飘向那生门的阵眼!

“轰!”忽然,石破惊天!轰鸣之声响彻云霄,撼天震地!黑色的能量如同鸡蛋壳一般薄弱,瞬间便支离破碎了……

一时间,鬼哭神嚎,山崩地裂,大地在颤抖,修道院在摇晃,小河在决堤,树木在沦陷!滚滚烟尘袅娜四散,正邪之气生死相击!

“忘月,白痴,石头!你在发什么愣呢?”安妮不解的问道,画卷之中她不段的眨着眼睛,好奇的说:“你不是要去约会吗?怎么刚溜出来就发愣了?”

风,吹着白云,水,冲着河畔……

忘月望着空空如也的手,看看了自己的方位,感知了一下周围的气息,观察自然的环境。河流中,浪花飞快的溅出水面,拍打着湿漉漉的河床,风儿也欢快的卷着尘土粘在修道院的后门之上。

“小妮子,黑暗的阵法还在吗?”忘月不解的问。

“什么阵法?噢!你是说那个监视修道院的奇门遁甲阵法?咦?奇怪了,已经不在了,可能维持阵法的能量不足了吧。。。你这么知道是黑暗的?我都还未察觉到!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你就那么怕黑暗吗?世界上不知黑暗一人会奇门遁甲之术!别担心!”安妮带点疑惑的语气安慰忘月。

『究竟我刚才有没有破除过那个阵法?那阵法到底是否真的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