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月无精打采的回到修道院……

雅卡恩修女远远的就看见了忘月,喜出望外的朝忘月跑来……

“Lethe神父,太好了,你还活着!我就知道上帝能听见我诚心的祈祷,上帝帮你驱赶走了那邪恶的蛊虫!”雅卡恩修女激动的说,眼眶里竟然流露出了晶莹的**。Www!QuanBen-XiaoShuo!cOM

忘月有些感动了,这尼姑也太关心自己了吧?从她的黑眼圈可以看出,她一晚上都没有睡过!难道她整晚都在为自己祈祷?哎~!只可惜自己心中已经有人了,而且她也是个尼姑,不然的话,一定要把她XXOO掉!现在只有对她说抱歉了『贫僧已经有所爱了,抱歉……』

如果雅卡恩修女此时知道忘月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这样回复『贫尼不在乎……』

“呵呵,谢谢雅卡恩修女的关心,我已经好很多了,在冷佐前辈的帮助下,以及上帝的恩惠下,邪恶的蛊虫已经被驱赶走了,现在我已经没大碍了。”忘月感激的说道,心中思绪凌乱不堪。

见到忘月平安的回来,颜刈和威廉神父三步并成两步的跑来……

“噢~!真是奇迹!Lethe神父你居然没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是谁帮你杀死了你体内的蛊虫?”威廉神父惊讶的问道。

颜刈不停的用手在忘月脸上捏掐,惊叫道:“是肉!是热地!Lethe神父果然还是人!”

忘月看的出大家对自己的关心。由衷的鞠了一躬,道:“谢谢大家的关心,在下已经获得了新生,大家不用担忧了。”

威廉神父拍了拍忘月的肩膀,阔笑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奇迹!快告诉我,是哪位高人帮你消灭掉了蛊虫?”

“是上帝!只有上帝才能这么神通广大!”雅卡恩修女抢口说道,热衷与上帝地她。相信只有上帝才能创造出奇迹!

三人彷佛看到一片乌鸦从头上经过,三人皆不是诚信的教徒。信奉上帝都是出于迫不得已地原因,听到如此上帝万能的话,都很不屑一顾,若上帝真有闲心来管这些凡尘之事,那世上尘事那么多,岂不是要累死他?

忘月不好意思当面打击雅卡恩修女,于是朝两人眨了眨眼皮。道:“是啊,是全能的上帝救了我,感谢他的恩惠,阿门!”

两人纷纷受意,假装明白点头,跟着赞美起上帝来。三人一面颂扬上帝,一面领着忘月进了修道院……

“没想到才隔一天功夫,修道院已经重建得差不多了。真是神速呀。”忘月瞠目结舌的说,眼前的修道院除了没有装修外,其他都已经修建完毕,比起原来的更加宏伟庄严了。

“呵呵,在冰乐市就是这样,有钱就有速度和质量!钱才是物质最实在地上帝!昨天有了薇诺娜小姐的捐款。速度在一日之内连翻了三倍!”威廉神父一本正经的说。

“威廉神父,请不要亵渎上帝,金钱这么能与全能的神相提并论呢?”雅卡恩修女斥责道,神情很严肃。

“呵呵,好的,我一会一定忏悔!愿主原谅我拿他作比喻,阿门!”威廉神父懊恼的说,悔恨自己不该在虔诚的信徒前说带上帝的话。

“雅卡恩修女,我们要为Lethe神父做个全面地身体检察,你是不是回避一下?等晚些时候再为Lethe神父做祝福。”威廉神父温和的说道。四人有意无意的走到了忘月的宿舍。虽然是重建的,但也和原来的格局一样。与其他人地宿舍分开了很远,看来斯麦迪尔神父在很多有益的因素下,再次特别关照了忘月。

雅卡恩修女抬头望了望眼前的忘月寝室,脸上微微一红,羞涩道:“那我就先告辞了,斯麦迪尔神父和其他教友都还不知道Lethe神父平安的消息,我这就去通知他们……”说完,尴尬的离去。

“砰~!”威廉神父将房门牢牢的关上,转身问道:“Lethe神父,是不是昨日那个高人救了你的性命?”

忘月点点头,道:“没错,正是他!如果不是他,我想现在我已经化为一堆白骨了。”

颜刈惊讶道:“这世界真有人能中灵蛊虫之人!早知道。。。早知道的话,当日我就不应该浪费时间,也许紫妍还有一线希望……”

威廉神父叹了口气,安慰道:“当时我也不知道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奇人,别惋惜伤悲了,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悔恨已是徒然。。。颜刈!四十六度方位!”

威廉神父的语气峰回路转,由温和变做愤然!随着威廉神父话音刚落,颜刈立马拔出手枪,朝着四十六度方位精确无比的射了一枪!

“砰~!”银子弹打在一只怪模怪样地虫子身上,虫子在空中**一阵,最后消失不见……

忘月也突然感觉到不对劲,有种被监视地感觉,但一直不知道那监视自己的东西到底潜藏在哪儿,没想到威廉神父地判断能力那么好!不由暗暗佩服。

“那是什么?”颜刈疑惑的问道,虽然虫子是自己打下来的,但那是来自身体的条件反射,而眼睛却迟了一步,未看到虫子的模样。

“是灵蛊虫的分身!我对这气味在熟悉不过了,若是其它冥界生物潜藏与此,我或许会浑然不知,但若说到灵蛊!就算它化成了灰,我也认得!Lethe神父,看来魂祭已经知道你没死了!他派遣了灵蛊的分身来查探真伪,你要小心了,据我所知,魂祭失手,这是第一次!我不知道他会怎样对付你……”威廉神父俨然说道。

忘月心中愕然不已,喃喃道:“没想到对方的消息那么灵通,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能做到这一步的,绝非等闲之辈!冰乐市有什么人是敢与薇诺娜做对的?难道不怕她父亲吗?”

威廉神父略思一会,说道:“依我看来,冰乐市敢这样正大光明与薇诺娜做对的人,只有她的未婚夫彼得了!也许是因爱成很吧……”

忘月惊道:“她的未婚夫彼得?那是什么人?难道他就不怕薇诺娜的父亲吗?我听说薇诺娜的父亲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黑帮老大!他就那么大的胆子?”

威廉神父嗤笑一声,道:“呵呵,看来你果然是个菜鸟!连彼得都不知道!如果要说这世界上有什么人敢公开与薇诺娜的父亲做对的话,那便是彼得的父亲!他父亲同样是黑帮老大,在冰乐市,乃至全世界也是赫赫有名的!身边也是聚集了很多牛鬼蛇神,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三寸!冰乐市,一个冰字指薇诺娜的父亲亚力山大!一个乐字指彼得的父亲弗拉德!”

忘月哆嗦了一下,竦然道:“没想到那家伙这么大来头,难怪。。。但他也太没有男人气概了吧?居然对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下手!真他妈不是东西!”

威廉神父笑道:“我也是猜测而已,不过若要真的是他,那就麻烦了。其实彼得倒不足为惧,只是个仗着家世耀武扬威的富家纨袴子弟而已,只要这事没牵扯到他父亲,那他就是个垃圾而已!他身边虽然也有几个强人,但却都不是很忠心,为的也只是钱而已,如果你出得起价,你就可以买走他身边的心腹!只是这不可能,呵呵,他身边的心腹身价都很昂贵。。。”

忘月心中略盘算了一下计划,看了看两人,道:“呵呵,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威廉神父你为什么会对我说这些?我只是一个神父,又不参与黑帮之争!”

威廉神父捂着嘴笑了笑,昭然道:“就算是死人也看出来啦!你对微笑天使薇诺娜小姐的爱慕之情都已经写在脸上了!宁可为她牺牲这份情操,没有几人能做到!我是见你为了爱情,而且又与魂祭做对,所以才把你当做朋友,跟你说肺腑之言的!其他人我才懒得理呢!来这修道院这么久了,我就只与你这个神父相处得这么融洽……”

忘月心中一阵感动,坦然笑道:“谢谢你看得起,其实我也一直把你当做朋友!”,心里补充道『几次生死之交,想不把你当朋友都难了!』

旁边颜刈站了起来,叫道:“我呢?怎么把我算漏了?”

两人皆冁然而笑:“当然,还有你……”

“好了,Lethe神父,我也该告辞了,修道院刚重建完毕,百废待兴,我得去工作了,如果出了什么异常状况,有了什么危险,立马通知我!我这个人没什么有点,一身痞气,但只要是为朋友,我两肋插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威廉神父俨然说道,欲转身离去。

一阵热流流过淌过忘月心坎,他捶了捶自己的心口,崛然道:“谢谢!你简直对极了我的胃口!恰好我也是这样的痞子!如果你有危险,也请告知与我,刀山火海,地狱黄泉,与君共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