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乐摇摇头,微微笑道:“你不用感谢我,你只要能给薇诺娜小姐最大的幸福,就算是给我最好的谢礼了!希望你能像六十一世纪那样关怀爱护薇诺娜小姐,就和你爱瑟丽娜一样!在二十一世纪,你虽然没有金钱和权力,但我希望你能带着薇诺娜小姐缱绻红尘……”

忘月连忙点点头,笑道:“当然,我一定会的!我之前是想存储够足够的钱,然后制造大型距离穿梭机和虚拟虫洞,回到六十一世纪瑟丽娜被恐怖份子杀害之前的。WWw!QuAnBen-XIaoShuo!cOM。。但当我看到了薇诺娜,我心中的打算就改变了,既然薇诺娜就是瑟丽娜,那我何必还要执着会六十一世纪呢?就在二十一世纪给她幸福,也是一样的!我现在只想薇诺娜尽快接纳我,让我们再次坠入爱河……”

忆乐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音乐会的票,递给忘月,笑道:“那就好!给,这是后天晚上冰乐音乐剧院的邀请票,这票可是很昂贵的哟!是头等席,而且只有薇诺娜小姐和我两个人在那,其他人都被隔离开了,机会很宝贵,也许我帮了你这次,薇诺娜小姐会很生气吧,但我想,如果你能在这一次机会中,捕获薇诺娜小姐的芳心,那她肯定是不会怪我的!”

忘月接过音乐票,感激的说:“谢谢你,大恩不言谢了,等事成之后,我一定将我手腕上的小型距离穿梭机赠送予你!”

忆乐吐了吐舌头,笑道:“嗯。一定哟~!呵呵,我该下去了,薇诺娜小姐她们马上就要起床了……”

忘月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忘月,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居然一直隐瞒着你的真实身份!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安妮愤愤地说,声音听起来带些幽怨……

忘月陡然一惊。拍了拍脑袋,苦恼道:“哎呀~!我怎么这么糊涂?小妮子还在画卷中偷听呢!我怎么就这样傻乎乎的暴露了自己?”

画卷中安妮一脸惊异。诧异道:“这么说,你真的是六十一世纪的未来人罗?”

忘月暗骂自己笨蛋,安妮刚才只是在猜测,没有确定,现在自己却帮她证实了!哎,看来想撒个谎自圆其说也不行了。

“其实可以说是,又可以说不是!几个月前。我还是六十一世纪的人,但现在我身处二十一世纪,所以我属于二十一世纪的人了!”忘月绕口的说道。

安妮与忘月在一起这么久了,他是什么样地个性,自己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埋怨道:“我不管你以前和现在是多少世纪的人,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不肯告诉我,你地真实身份呢?你是在怕我泄露出去吗?”

忘月赶紧摇摇头,旁征博引道:“当然不是!小妮子你和我同居这么久了。你可以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不会刻意瞒你!只是可怕的蝴蝶效应,以及现代人类的贪婪一直压抑着我的心声!我是多么想告诉你呀,但却担忧历史的颠覆,沧桑的变迁……”

安妮半信半疑,道:“怪不得你地心思缜密。原来如此。。。做那你真的不打算回六十一世纪了吗?你现在已经有很多钱了,如果说要买什么实验材料的话,应该也差不多够了。。。”

忘月微微一笑,摇摇头,唏嘘道:“呵呵,暂时放弃了那个打算了,在六十一世纪里,惟一值得我留恋的就只有瑟丽娜,而二十一世纪却有太多感情和人羁绊着我!而且瑟丽娜的前世薇诺娜也在这里,所以我决定啦!就留在二十一世纪吧。重新开始我的别样生活!另外。我是个科学怪人,我对二十一世纪的神秘力量很感兴趣!我打算将它们研究彻底……”

安妮心中稍微感到些安慰了。虽然忘月不是为了自己留下,但他只要肯留下来,自己就能再与他呆在一起!不在乎他对自己是什么感觉,只要能看到他,自己心里就无比的安稳踏实……

※※※※※※※※※※

太阳逐渐升高,时光不留人,当第一束太阳光刚照射进窗户,纸乐进将忘月“请”出了房间,送出了别墅……

“纸乐兄,让我再看一眼薇诺娜吧!求求你,就一眼!对了,她们还未吃早餐吧?我去为她们做晨祷……”忘月乞求道,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推出了别墅。

“Lethe神父,请你注意下自己的身份!别这么厚脸皮好不好?”纸乐淡淡无情的说道。

“纸乐兄,你不能这么绝情呀,那天我们还同桌吃饭的,我们还一起开怀大笑的……”忘月厚着脸皮拉拢关系,想让纸乐通融一下。

“呃。。。这炽热的月亮可真亮呀!”纸乐用手遮住眼睛说道。

“……”

忘月知道就算自己再这么苛求,纸乐都会无动于衷了,于是朝着纸乐暗做了一个国际通用手势——中指头!随后伤心地回修道院了……

别墅外两颗大树之上隐隐传来男人与女人低呤之声……

“我说怎么经过一天了,报纸还没报导。。。原来薇诺娜根本就没事!”

“魂祭失手了!他说他杀了一个叫Lethe神父的人,那人代替了薇诺娜去死。。。然而刚才那个叫Lethe神父的人却活得好好的!精力旺盛,生龙活虎!看来魂祭也不是完美的杀手!”

“回去通知他!让他一定要再次动手!否则依靠我们力量,是无法对法薇诺娜身边那个叫冷佐的人的!少爷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两个多月来,他一直被别人嘲笑,挖苦!他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了!”

“嗯,回去之后从长计议!只要能引开冷佐,其他人不足为惧……”

树丛中恢复了安静,偶尔传来几声虫鸣鸟啼,但也悦耳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