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不知不觉间就暗了下来,教堂刚恢复开张,前来告解忏悔的人络绎不绝,都快把刚修葺好的门槛给踩烂了!由于人太多了,忘月一人实在应付不过来,也没有人来接替自己,于是干脆……

“神父,我有罪……”

“你没有罪了,神已经宽恕你了,赶紧回家诚心祷告一次就行了!阿门!”

“可是,神父,我都还没说我犯的什么罪……”

“没关系,神已经告诉我了,他已经宽恕你了,你既然肯忏悔,那你只要不继续执迷犯错,就会上天堂的!”

“哦,谢谢您,神父……”

就这样,数百人被忘月草草打发了!虽然说是要让忘月工作到天亮,但还未到午夜,已经再没有忏悔的人前来了。wWW。QuANbEn-XiAoShUo。coM只是大门依然是开着的……

“忘月,我真是服死你了,刚才来忏悔的人,有许多是诚心悔过的,你就这样草草打发了人家,不给人家一点赎罪的机会吗?要是我做神父,肯定比你做得好!”画卷中安妮竖立起大拇指汗道。

忘月将双腿翘在台子上,不屑的说:“切~!小女孩懂什么?如果每个人做错了事都来忏悔一下就了事了,那世界上还要警察做什么?如果上帝真的会宽恕那些前来忏悔的人,岂不是每个杀人犯都能逍遥法外?别天真了!那些东西都事麻痹人心灵的封建迷信而已!平时说说聊聊可以,但千万别被套进去了。否则就像吸毒一样!离开了它,就活不下去了!”

“汗~!懒得跟你理论,一个神父居然这样亵渎上帝。。。”安妮几乎快无语了。

“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我,我一向如此地!对了,小妮子,你能告诉我点关于彼得和他父亲弗拉德的事吗?现在好无聊哦,趁这功夫。打发打发时间吧。”忘月开了瓶啤酒,边喝边说。

“汗~!又在告解亭里酗酒了。。。彼得和他父亲弗拉德的呀。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只知道他们与薇诺娜和她父亲亚力山大属于同一级别,连法律也管不了他们!教廷呢,也畏惧他们三分!平时他们雇用妖魔犯了事,都没有人敢管,当然了,我驱魔家族的人会涉足!只要是妖怪犯了杀。**之罪,我们都会去制裁!只是。。。治标不治本,杀了妖魔,他们可以再雇,而他们本身不是妖魔,所以我们家族也不能越界了……”安妮有几许无可奈何的说。

正值忘月与安妮谈话的当口,一股无形且无息的能量穿融而入告解亭!他就像是个透明地人一样,不仅可以完全隐形。更能穿透任何物体!在万物放松警惕的时候,他便悄然而来……

忘月喝了几口酒,脸有点红了,身子也有点热了,解开神父袍子,舒爽道:“啊~!好酒!如果能早点把薇诺娜地芳心捕获。就什么事都不用愁了……”

袍子的衣角垂到了地上,正好给了那透明人一个方便!透明人一阵欣喜,赶紧将手探入袍子口袋……

“你怎么一天到晚就像这事?难道除了这事,就没有什么能让你如痴如醉了的吗?”安妮微微吃醋,想提醒忘月,自己也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

忘月剥开几颗花生放入口中,笑道:“有啊!除了爱情,就是科学能令我疯狂了!小妮子,你可真连接我,知道我心里喜欢的东西。”

透明人已经将忘月袍子上的口袋全翻查了个仔细。有些失望。趁忘月掉以轻心,将手伸到他身上。肆无忌惮的摸着!连那个地方地『坏家伙』也不放过!

忘月彷佛感觉到一股洋溢的热能在自己身上游走,有点痒痒的,但喝了酒的他,误以为这是皮肤内部散发出来的热酒蒸气,于是也就没在意。

“那你除了爱情和科学外,还在乎什么吗?我是说,在你心里时时刻刻都想着的,能让你疯狂的事物,还有什么吗?”安妮不甘心的问到,一定要听到自己地名字才满足。

“呃。。。噢!以前没有!但现在有了!”忘月惊呼一声,吓得透明人赶紧停止了动作,而乐得安妮心花怒放。

“是什么?快告诉我!”安妮迫不及待的问,心想答案肯定是『安妮!』

忘月点了支烟,抽了起来,悠悠的吐了口烟圈,俨然道:“是自然!是来自混沌初开就存在的神秘力量!以前我不相信,也不知道,但我现在亲身领悟了,我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现在它几乎代替了科学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它让我更加疯狂,更加痴迷了~!”

安妮有点失望,没想到答案居然不是自己。透明人舒了一口气,原来忘月并没有发现自己,于是便接着肆无忌惮地“轻抚”忘月的身体……

安妮正要再次发问,突然感觉到一只带有微弱能量的手正游走在画卷之上!如果不是因为这画卷中的世界在摇晃的话,自己还恐怕发现不了!那只手气息隐藏得十分好,能量也运用得微妙至极!就算是不停的在皮肤上揉搓,也定会以为是微风飘过!然而世间总是一物克一物,在自己进入这画卷之中后,画卷中的世界就有了灵性,只要稍微受到外界的一点干扰,都会产生巨大的反应!

“何方鼠辈,竟然敢在我的面前做偷鸡摸狗之事!看招!”安妮淬然大喝一声,从画卷中踢出一脚,直端端地踢在那透明人地脸上!

“哐啷!”一声,告解亭被撞得摇晃了下……

忘月陡然一惊,心中凛然,又是一个看不见的对手!双手赶忙结出『天罡伏魔咒』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天罡伏魔咒」!”

“轰!”告解亭被瞬间拆散成了四份,朝四个不同地方向散去,其中一面门板极其沉重,彷佛上面贴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