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和尚也没问忘月是否同意,直接就拉着他的手飞奔了出去。WWw!QUAbEn-XIAoShUo!Com忘月只有一个感觉,那便是——飞!虽然一个和尚没有真正飞起来,但他那鬼魅般的速度,快若疾风,疾若闪电!

“一个和尚,慢点!我骨头都快被你甩断了,哎呀,小心!差点撞到我!”忘月惊慌的尖叫着,看着眼前的景物就如幻灯片一样,一闪而过,真不敢相信,人类竟然可以达到这种速度!在六十一世纪,普通飞车的速度也不过如此了!

忽然,一个和尚停了下来,周围的景物终于定住了。

“奇怪,怎么没人?村民们都上哪儿去了?刚才我回来时,都还挺热闹的,怎么才一会功夫就全消失了?”忘月揉了揉眼睛,疑惑的说。

“去祭坛了,他们全是黑暗教徒,此刻月已经圆了,阴气最重的时刻也快到了,他们应该都去祭坛了……”一个和尚说道。

忘月又听到了一个新鲜词,不解道:“祭坛?是什么意思?和活祭品有什么联系没?”

一个和尚点点头,道:“祭坛就是杀掉活祭品的地方!那里画满了邪恶的图腾,装满了腥臭的尸骨,堆积了漫天的妖气!”

“哎!可惜我感觉不出祭坛的正确方位,因为这坐岛充满了妖气,将祭坛的妖气混杂在了一起。”一个和尚无奈的叹息道。

忘月想了想,揣测道:“邪恶的图腾……腥臭的尸骨……这个地方我去过!但不知是不是祭坛。”

海风萧萧,阴风刺骨,月色苍白,映得五人的脸也如纸一样苍白。

查理一行五人并没有去和村民交流,而是直接朝着忘月所说的“动物回收站”方向去了,他们此行没有带挖掘器械,倒是带了几把步枪防身。

“喂,这里路断了!过不去了,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弗朗克揣测道。

“嘘!小声点,应该就是这里面没错了!大家要提高警惕,千万别让食人族发现了!”玛丽轻声的说道。

“砍刀!我需要一把砍刀,这前面的荆棘太多了,必须得砍掉,我们才能过去!”查理说道。

柯卡尔从背包内拿出一把砍刀,递给查理,道:“小心点儿,我觉得很不对劲!森林里静得近乎诡异!”

苏珊与玛丽的身子微微一怔,小声道:“讨厌,别吓我们呀!本来都没什么的,可是被你这么一说,我们倒觉得有几分凉意了。”

柯卡尔笑道:“怕什么嘛?富贵险中求!既然都已经来了,还想那么多干嘛?只要今天找到了那个祭坛,明天就可以到祭坛下面挖掘宝藏了!传说中的黄金城,很快就属于我们的了!世人都以为黄金城沉到了湖底,却不知有个秘密通道可以进入,哈哈……”

查理已经开始披荆斩棘了,一边砍一边说:“别高兴得太早,现在一切都还只是幻想!等到了祭坛再说吧,谁知道那里是不是真的有个通道?也不知道我们从海里捞起来的那个‘求生瓶’里的地图和记载是不是真的。”

玛丽捂着嘴偷笑,道:“如果你不相信,那你为什么还来这?呵呵。”

查理笑道:“那是因为黄金城和黄金湖的传说是真的,已经有人在里面偷到过宝藏了。只可惜1974年,哥伦比亚政府担心湖中宝藏落入他人之手,出动军队来保护这个黄金湖,从此再也无人能够接近这批宝藏,黄金城也就成了传说。。。好不容易得到一个进入黄金城的捷径,所以,不管是真是假,都得来看看,如果是真的,那我下半辈子就可以洗手不干了。”

弗朗克唏嘘道:“是啊,如果这‘求生瓶’里所说都是真的,那我们可就发达了。只是这上面提到的‘弥撒’是什么意思?难道进入祭坛还得过一个弥撒不成?”

查理摇摇头,道:“不知道,所以为了提高成功率,我今天才那样拍马屁的求神父明天给我们做场弥撒。”

苏珊巧笑道:“原来你早就想到这一点了,不愧是个老手,当时我还说你怎么那么高的热潮,突然就变了个性格。呵呵,想得好周到啊!”

“咔嚓!”一声,查理砍掉了一大片荆棘,笑道:“干咱们这行的,就是得把什么事都考虑得周到些,另外还得留心微小的事,感觉都有点像警察了,呵呵。”

“走吧,别磨蹭了!就只顾着吹牛,看!月亮都已经挂在正中央了!”柯卡尔说道。

几人笑了笑,从荆棘丛中穿过……

“月色这么明媚,省了我们的手电了。大家注意了,‘救生瓶’中的纸条上说,穿过荆棘,就会有猛兽和食人花,一定要提高戒备!若听到有什么怪异的声音立马开枪射!”查理说道。

其余四人纷纷点头,举起手中的步枪抹了一下,给子弹上了膛。

话音刚落,忽然左边的草丛内就耸动了起来,苏珊不由吓得尖叫一声,朝着草丛就抠了一枪!

由于装了消音器,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只是苏珊的尖叫声惊起了一大群飞鸟……

弗朗克端起枪朝草丛走过去,道:“小声点,小心把那些猛兽和食人族给引过来了!”

弗朗克抹开草丛,见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条粗大的草藤,上面有个含苞欲放的红色大花骨朵。

“汗!我说是什么,原来是一株野生大红花,它的藤不知被什么东西给挂着了,刚才断了下来,看把你吓得那个样子,哈哈……”弗朗克指着苏珊取笑道。

苏珊顿时舒了一口气,道:“不好意思,我下次不会再尖叫了……”

话还未说到一半,突然那株垂死的花骨朵猛然开放!就像是章鱼的吸盘,朝各个方向张开,带着死亡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