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你生命有了保障才说吧,现在就算你说破了天,感动了地,也没有丝毫意义,也许你体内的蛊虫很快就会醒……”薇诺娜很实在的说,走下了车。Www,QUanbEn-xIAoShUo,CoM

忘月跟着走下了车,厚着脸皮说:“那你至少让我死前可以看到丝希望,就算是骗!也请你骗骗我,好吗?”

薇诺娜微微一笑,走进别墅,柔声道:“我不喜欢撒谎,更不喜欢当面撒谎,虽然这是善意的谎言,而且是你要求的,但却没有一点意义,我从不做没有意义的事!”

忘月无奈的摇摇头,苦笑着跟进去,纸乐与冷作随后下车跟在其后,而黑衣人则是进了别墅后,纷纷四散开来,维护着别墅内部的安危。

『呵,也许这幽静的别墅配我此时的心情恰好合适,能死在薇诺娜的别墅内,上天也算待我不薄了。』忘月扫视了周围的青山绿水心情有几许苍凉意境,也有几许安慰。

进了屋子,除了薇诺娜,纸乐,冷佐,以及自己,其他人都回避起来了。看来薇诺娜的家规很严,虽然她温柔,并不严厉,但大家都循规蹈矩,自觉遵守。

“冷佐大师,请问您的真气恢复了些吗?从修道院到这大约有三十分钟路程,想必您已经恢复了几层了吧?”薇诺娜一坐下沙发就迫切的问。

冷佐深吸了一口气,半点头地说:“差不多了。在车上我调息了半小时,真气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但最好别报太大希望,因为我感觉那蛊虫地精力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不是吧?蛊虫还可以自己复原吗?”忘月惊异问道,心又开始凉了。

冷佐再次打击道:“我骗你干嘛?你看我的脸上写着『玩笑』两个字吗?”

忘月无力的倒在沙发上,瞅着墙壁上挂着的大吊钟,静静的看着那秒针一格一格的走。那摆条左右晃悠,好像自己的生命也在随着秒针流逝。随着摆条晃悠在人间与地狱地边缘。

“冷佐大师,那您又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彻底驱除那蛊虫呢?”薇诺娜仍带着希望问。

纸乐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玩弄着手中的纸条,叹息道:“据我所知,这世界上,除了魂祭本人来消蛊外,没有人能够驱逐蛊虫!就算冷佐大师再强。也应该只能压制住它,不能彻底消灭它!”

忘月早料到纸乐会这么说,只是不想他当着自己地面打击自己,于是将耳朵捂了起来。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今天早晨冷佐大师不是和Lethe神父一起成功的驱赶出了蛊虫吗?”薇诺娜担忧的说,声音居然无意间显得哽咽了。

“呵呵,或许有办法!正因为今天早晨我们成功的驱赶走了那威力不大灵蛊之虫,所以我再想。。。就算现在后辈小子体内的蛊虫威力大了点,能自己恢复精力。但也应该是有破解方法的!”冷佐悠悠笑道。

忘月立即将捂住耳朵地手拿了下来,赶紧问道:“冷佐前辈,你是说我还有救?我不用死了?有什么方法,快告诉我,哈哈,我可以不用死了。我可以有生命资本继续追求薇诺娜了……”

众人彷佛看到一只乌鸦从头上飞过……在这种情况之下,忘月在乎生命居然为了泡MM!

“咳!咳!”冷佐咳嗽了两声后,严肃地说道:“后辈小子,不管你是真的神父带有痞性呢,还是挂名神父小混混,但你只要在我们这,就得注意点说话方式,要含蓄点!知道不?况且我现在还不是完全有把握能将你体内的蛊虫驱赶走。。。我只有百分之一的把握。。。”

希望与绝望总是在忘月身边徘徊,每每希望的曙光刚刚升起,绝望的乌云就立刻将它遮掩住了。

“老家伙。你这不明摆着寻我开心吗?才百分之一的几率。你等于没说!”忘月的口气立刻就变了,这让三人都有点意外。一致判定忘月绝对是个挂名神父小混混!

“你这后辈小子,越是叫你含蓄点,你越是放肆,一个神父居然这么大大咧咧地。。。还好我没有告诉你,我拿百分之一的把握是什么,否则定会被你骂得体无完肤了……”冷佐无奈道,翘起了二郎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呃。。。对不起,刚才我一时心急了,请冷佐前辈告诉我那百分之一的把握是什么方法好吗?虽然只有百分之一,但也还算有希望,只要有希望就能创造奇迹!请你别与晚辈计较,念在我生命垂危的份上……”忘月赶紧道歉道,如果连这百分之一的几率都失去了,那自己就真地是完了!

冷佐将头扭到了一面,低声吹嘘着口哨,不理会忘月。

忘月有点急了,隐约觉得心口又开始痛了起来,好像那蛊虫醒了似的,赶紧将袖子掀开一看,黑色的妖灵之气已经蔓延到手肘处了……

“冷佐前辈,那妖灵之气已经蔓延到手肘处了!求你大发慈悲,不要计较晚辈刚才所说的话,我明天就去修道院把耶稣的雕塑换成您的!以后日日夜夜都供奉您!什么耶稣上帝西方和尚BOSS的,统统都闪一边去,只有您才是晚辈心中的神!一个宽宏大量,救苦救难救小弟我的神!”

忘月扑通一声半跪在地上,双手交叉虔诚且坚定的说!好像明天真地会去把耶稣地雕塑给“咔嚓~!”了似的。

“噗哧~!”薇诺娜忍不住笑了出来,失去了淑女地矜持。而纸乐也是一个不小心被自己的纸给割破了手上的皮肤,至于冷佐则是面无表情……

良久……

“哈哈~!后辈小子,你简直对极了我的胃口!好~!一个神职人员居然说出这么亵渎的话,看得出你的轻狂不羁,对尘世的礼教不屑!我喜欢,我喜欢,哈哈!有我当年的风范~!好,我现在告诉你那百分之一的方法!不过我也只是理论,实践,还是要靠你自己……”冷佐忽然放声开怀大笑,没有了大师的架子,像是找到了知己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