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斯麦迪尔神父与威廉神父被双双震开,纷纷踉跄不稳,险些摔倒。wWw,QuAnBen-XIaoShuo,CoM灿烂却短暂的圣洁光芒还未壮大就被熄灭了。

众人惊愕不已,才刹那功夫的舒适就这样消失,那圣洁光芒彷佛是昙花一现,不能给人带来希望。

“怎么回事?怎么能量在抵触神力?”威廉神父诧异的问道身旁的斯麦迪尔神父。

斯麦迪尔神父摇摇头,疑惑不解:“我也不知道,在刚才那一刹那,我彷佛感觉到了比妖气更可怕的气息,也许是一种新生的妖力,也许是其它。。。反正它与神力背道而驰!Lethe神父,那能量刚才好像在你体内运转,可是现在却没有了,真是奇怪了,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忘月亦感那能量消失了,突兀的出现,迅速的消失,如同鬼魅一般飘忽不定,难道这能量平时都不显露出来?可是为什么极乐天与约瑟夫战斗时,那气息却一直源源不断呢?是否自己领悟得太低,还不懂得运用它?

“我也不知道,我想不是我体内的能量吧,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有与神力背道而驰的力量?我想这八成是那灵蛊虫在捣鬼吧!”忘月假装迷惑的说,借灵蛊来避开体内自然之力的话题。

“斯麦迪尔神父难道连您也束手无策吗?天呐!这可如何是好?Lethe神父还怎么年轻,神啊。请您降下无边慈悲与爱,来拯救您虔诚的信徒吧,阿门!”雅卡恩修女担忧地祷告着,神色焦虑无比。

「呵呵,要是神会帮我那才怪了,我体内有他们最怕的能量,他们若知道了。不一刀宰了我就阿弥陀佛了。」忘月苦笑了一下,泰然道:“哎。算了吧,各位也不要再为我费心费神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生自古谁无死?也许这是冥冥中注定的。。。多亏了冷佐前辈,我现在才能多活一段时间,也许在在一段时间内。会出现什么奇迹呢?”

“对!冷佐大师,他刚才只是消耗真气过度了,只要等他一恢复,他肯定能将你体内的蛊虫给消灭掉!Lethe神父,请跟我回去吧,在蛊毒未发前,一切希望都是有可能存在的!”薇诺娜关切的说,眼神里闪烁着天使般的温柔。

忘月本来就想一直和薇诺娜在一起。在死前能和心爱之人渡过,也算是上天地一中恩赐了吧。于是开心的点点头,微笑道:“好地,那就麻烦了……”

薇诺娜摇摇头,道:“不麻烦,纸乐。请你扶着Lethe神父上车吧,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纸乐点点头,搀扶着忘月往车上走。而忘月虽然没有任何不适,但却故意装作不舒服的样子,让薇诺娜尽量将眼神全放在自己身上。

“各位,告辞了,你们不用担心,冷佐大师一定会让Lethe神父平安的回到修道院的!”薇诺娜坚定的说,随后在一堆黑衣人的包围保护下离开修道院。

剩余几人回礼之后,纷纷讨论揣测起来。颜刈望着威廉神父道:“威廉神父。你以前有见过灵蛊虫被压制过吗?”

威廉神父摇摇头,道:“没有!江湖人人皆知。中了灵蛊者,必定会在魂祭指定时间内死亡!像今天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希望那高人真有办法吧!虽然我和Lethe神父地关系不是很好,但只要是魂祭的敌人或受害者,都是我的朋友!”

颜刈感激的望了他一眼,这样说来,自己也算是他的朋友了。斯麦迪尔神父在额头上,两胸间点了点,祈祷着:“愿全能的神垂怜与你,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圣宠,圣神地恩赐与你同在,也与你的心灵同在,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门!”

雅卡恩修女,威廉神父以及颜刈纷纷跟着祈祷……

孤儿宿舍的屋顶上,莱特神父正俯视着下面的情况,双手也合在心间,虔诚的祈祷着……

而另一角落里,一位神父已经开始在翻掀莱特神父和斯麦迪尔神父的东西了……

车上,忘月又是和薇诺娜同坐,心里幸福无比。车窗外地景物飞驰而过,忘月知道自己剩余的时间也在飞驰而过……

“呼~!终于可以说话了,刚才纸乐,和那两位神父都在旁边,我一说话,准被发现!忘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刚才你体内突然滋生,并在一瞬间变得无比强大的力量是什么东西?感觉它不像是神力、妖力,也不是我驱魔家族的茅山道力。。。好奇怪哦,难道是……?”

画中安妮歪着小脑袋,端着下巴,疑惑不解的说道。

忘月没有回答她,薇诺娜就在身边,自己现在莫名其妙的说话,肯定会被认为是神经病,或者是死前的胡言乱语,自己才不做那么没品味的事!

“Lethe神父,刚才你为什么那么傻?对方明明是想要我的性命,为何你要挺身而出,替我这个毫无关系的人牺牲?”薇诺娜有些愧疚地说,脸上忧伤地表情也显得楚楚动人。

忘月微微一笑,看着身旁的伊人,心里无比滋润,无论是在六十一世纪还是在二十一世纪,她都是那么地温柔,善良,她清纯可融化冰山的心灵,对自己而言,是最好的药剂!有了她的笑,有了她的关切,死亡也显得渺小可笑了。

“因为我说过,我爱你!薇诺娜,我临死前有个请求,你能答应我吗?”忘月真挚的望着薇诺娜的美眸说。

薇诺娜天真可爱的点点头,努力将脸上的忧伤挤下去,换上天使般的微笑:“请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就一定会答应!”

忘月舔了舔嘴皮,**笑道:“你一定做得到!可以为我生个孩子吗?”

“汗~!又是这句!忘月,我和你一起怎么久,好像你每次见到漂亮MM都会说这句话哦!你是不是真的爱薇诺娜啊?我怎么感觉你就像个花心大萝卜似的?”安妮在画中摊了摊手道,有点吃醋的样子。这让刚刚恢复清醒的百变妖再度昏迷过去……

薇诺娜愣住了,当日正是这句话让自己拒绝了彼得,摧毁了原本美满的婚姻!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呢?难道仅仅是眼前这男人好色?还是他父母临终前的嘱咐?不!绝对不是这两种因素!如果单单是这样,不可能让自己日日感到肝肠寸断!

“Lethe神父,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们的相遇到底是偶然还是天定?也许不是偶然吧!每当我看到你,我心里就浮现出模糊的梦境!当听到你说这句话时,我就会感到肝肠寸断!好像就算是天快崩塌了,地快沦陷了,我也必须得呆在原地,直至我回答了你这问题。。。可是,你知道吗?我不是个随便的人!我不可能对一个陌生的人说任何有关这类的话题!但我在想,也许我们的相遇是个圆!或许是前世我们的结点是开始,今生是终点!有了某种奇妙的联系,我们才会在今生将这个圆画全……”

薇诺娜一字一顿,凝重的说,彷佛悟出点什么。但她虽然悟出了这奇妙的缘分,但却悟错了它!今生是终点,然而开始的结点却不是在前世,而是在未来,圆是可以反方向画的!命运与缘分也是可以逆流的!时间与天地也都是可以逆转的!

忘月心里激动不已,难道薇诺娜已经有了六十一世纪的印象?不过她说的那个圆,的确是个问题的关键!难道自己与她之间的缘分是逆流而来的?难道六十一世纪才是圆的起点?可是起点也是终点,终点也是起点,两点迭加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命运点,那个点在那儿呢?

“薇诺娜,你是在委婉的说,你不能答应我这个请求吗?”忘月悲喜交加的说。

“我想是的,Lethe神父,抱歉了!我必须得弄清楚所有问题,才能正式回答你!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唐突的问我这个问题,太过于荒谬了吗?我们真正认识才几天?如果你想让我尽快回答你的话,你就应该把你知道的事,全告诉我!”薇诺娜柔声说道,脸上挂着一丝难以取舍的表情。

忘月沉默了,如果今生才是圆的起点,那么就应该从头开始!不能将六十一世纪的事情牵涉其中!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微妙的关系,反正我只知道,爱你,我愿放弃整个世界!就算天崩,就算地裂,就算海枯,就算石烂……”忘月一字一顿的说。

车停下了,平安的抵达了薇诺娜的别墅,路上意外的没有遭受到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