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西修女大惊失色,见一个和尚身手不凡,疑惑的说:“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打扰我做黑暗弥撒,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个和尚泰若自然道:“一个和尚。WWw.QuanBen-XiaoShuo.COm”

黛西修女恼怒道:“废话!扰了我做黑弥撒,还故意在这给我捣乱,虔诚的教徒们,杀了他!”

村民们双眼泛红,似着了魔般,朝着一个和尚和查理四人逼近。

“啊~!这些村民是怎么了?怎么这个岛上的人与之前的完全不同?那个邪恶的修女到底在干什么?”玛丽惊恐的说道。

“弥撒,刚才修女说这个和尚打扰了她做‘黑暗弥撒’!难道那个‘求生瓶’内的纸条上所说的弥撒就是这个?实在是太可怕了!”柯卡尔突然反应了过来,意识到纸条上所说的弥散原来是这般邪恶的祭祀。

村民们已将五人围得水泄不通,忘月在外围看得心惊胆战,替一个和尚和那四人捏了一把汗。

黛西修女看了看月色,提着苏珊的头,继续做着黑暗弥撒,口中叨念着:“凭借你永不停息的折磨和悲痛之苦,回答守护神的询问并顺从那些神圣的仪式吧!”

忽然,整个祭坛为之晃动了一下,黛西修女将苏珊的头颅放回了她的脖子上。手中燃起一团黑色火焰,再度跳起了巫师古老的舞蹈。

查理一行人惊恐不已,柯卡尔居然吓得尿了裤子,四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一个和尚:“大师,求您救救我们,我们愿用一切财产来换取性命……”

一个和尚摇摇头,道:“何必呢?何苦呢?出家人慈悲为怀,就算你们不说,我也会救你们,我可不像西方和尚,做完法事后还要收取费用。”

村民们个个露出邪恶的笑容,手中的黑色镰刀纷纷朝一个和尚仍去,在寂静的夜空中划出响亮的破空声,呼啸而至。

一个和尚从袖口里又拿出一串佛珠,朝黑暗教徒们漫天撒去。

村民们只觉得眼前赫然出现金色光球,刺得睁不开眼,手中的黑色镰刀刚脱手,便失去了知觉,倒在了地上。

眼见无数把黑色镰刀就要刺在几人身上,忘月与查理一行人纷纷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凋零吧……”

一个和尚敞开双手,精光绽放,平静的说。

黑色镰刀在空中与五人擦肩而过,悠悠飘落,贴住了几人的皮肤,滑过了几人的身体,但却没有一丝杀伤力。

忘月没有听到尖叫声,觉得奇怪,睁开眼睛一看,漫天的黑色镰刀不知何时消失了,现在在空中飞舞的却是美丽的黑色郁金香!只是它们全都凋零了……

“噢!好神奇!天呐,大师,您是神吗?”玛丽激动的说道。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忘月从未见过如此的转换,就算是在六十一世纪也只能转换粒子的能量,可是眼前的一幕,那分明是把粒子的结构与组成完全给转换了!将一种物质变成了另一种物质!这在科学上是说不通的!在理论上也是不成立的!可是。。。一个和尚是如何做到的呢?

忘月陷入了沉思,科学的执着在这么危险的地方被激发了,他不管周围会发生何事,只管研究那匪夷所思的转换原理……

祭台上黛西修女停止了跳舞,冷冷的笑道:“凡事想打我印加帝国宝藏主义之人,都别想活着离开!守护神,出来吧,捍卫印加帝国的文明吧!让这些可恶的侵略者知道他们到底有多愚蠢!”

祭台上,苏珊的身体忽然**了一下,阴风萧萧,刺得人毛骨悚然。月亮不再是那么的皎洁,不知从何处飘来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将月亮的光华全数遮挡了,或许用全数吸收了,更为确切。

那片吸收了月亮光华的乌云一骨碌儿的钻进了苏珊的身体,苏珊缓缓坐起身来,头与脖子不知何时被衔接上了,看不出来一点痕迹。

“守护神,请您保护印加帝国的财产,让其文明延续给印加帝国的后裔子孙,前面几人皆是贪婪我帝国财产之人,请将他们全都杀死吧!”

黛西修女半跪着,对着苏珊恭敬的说。

一个和尚深吸了一口气,自责道:“看来我还是算错了一步,原来那妖物是冥界生物,需要被召唤才能出来,先前一直被封印在祭坛里。早知道是这样,刚才我就听道兄的话,去阻止这场黑暗弥撒,这妖物也就不可能出现人间了。”

苏珊已经不是先前的苏珊了,她双目曝露邪恶寒芒,牙齿也变得如野狼般尖锐,只是她好像很不满意自己这副身体,感觉不太适应女人的身体。她扫视了周围一眼,瞪住了眼前的黛西,森然道:“是你召唤我出来的?”

黛西点点头,恭敬的说:“是的,守护神,是我召唤您出来的,请杀了眼前那些可恶的入侵者吧!”

苏珊嘴角浮现出狰狞的笑容,忽然猛地伸出右手掐住黛西的脖子,道:“当然,我会杀了所有人的,特别是你!只要杀了你,我便自由了,哈哈!你叫我守护神?哈哈,有趣,有趣!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召唤,我也不可能从冥界跑出来,为了感谢你,我会让你没有痛苦的死去……”

黛西被掐住了脖子,呼吸显得很紊乱,脸已经憋得红彤彤的,不解道:“你不是守护神?那你是什么东西?封印古卷上明明不是说召唤出来的是印加帝国的守护神吗?怎么会出错?难道?难道?该死!他们骗我!他们骗我……”

在场所有人都被怔住了,没想到黛西召唤出来的竟然不是什么守护神,而是个恩将仇报的邪魔妖怪!

“阿弥陀佛,冥界生物,除非是吸血鬼和魔力高深之人召唤,才能控制它,魔力低微的人一旦召唤出妖物,不能驾驭它之上,就会遭到其反杀!被召唤之妖物,精神始终受到召唤之人影响,只要杀了召唤之人,它就能获得完全自由!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想靠邪恶来守护家族文明,结果却是自尝恶果。”一个和尚唏嘘道,双手已经开始结起了《十字印咒》上的第一个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