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陡然一惊,没想到这些黑衣人全都有阴阳眼!感知能力也比普通人强上了好几倍!正想躲回房间内,却发现身体无论如何也动不了!

“嗖!嗖!”几声,朱砂子弹穿透了安妮的身体,红色硝烟弥漫在空中,安妮的身躯消失了……

“恶灵已清除!大家继续守护……”一黑衣人收回了武器,与其他黑衣人一起巡逻在周围。WWw。QuanBen-XiaoShuo。COm

“我死了吗?我看到我的身体被他们用朱砂子弹射中了!我亲眼见到我的身体消失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有意识?难道鬼死了之后并不消失吗?”

无光无暗的空间里,安妮胆惊受怕的说,想起刚才快若闪电的朱砂子弹就毛骨悚然,现在还心有余悸。

“鬼就是普通人的最终体了,如果连灵魂都被打散了,那就就彻底消失了,怎么可能还会说话?怎么可能还会有意识害怕?”

一熟悉的声音雄厚的传入安妮的耳膜,一道奇特的屏障轰然朝两边散开,安妮赫然出现,光线重新回到她的眼内。

“冷佐大师伯。。。是你,我……”安妮惊恐得说,身体蜷缩成了一团。

一间别样气氛的屋子,墙壁上挂满了五行八卦图,冷佐正坐在中央一具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安妮,吓得安妮抱住身体直打颤。

“安妮师侄,怎么见到大师伯这么害怕呀?也不向大师伯请安了。小时候尔可是很乖的呀,每次见到吾都热情地不得了,怎么人长大了,礼貌也没了?”冷佐温和的说,一副慈祥的样子。

安妮偷偷抬起头,用余光瞅了瞅冷佐,胆怯怯的说:“冷佐大师伯。对不起,安妮一时被吓呆了。这就给您请安……”说完,低着头跪在地板上连叩了三个响头。

冷佐微微一笑,伸出手轻拂了一下,一道柔风随即缭绕在安妮周身,将她和缓的抬了起来。

“安妮,尔知不知道刚才如果不是吾及时用隐形结界护着尔的话,现在尔已经烟消云散了!一点都不爱惜生命!”冷佐有些斥责的说。

安妮愣了一下。原来刚才是冷佐大师伯救了自己,难道他不杀自己吗?自己现在可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地至阴之魂呀!

“谢谢冷佐大师伯,安妮以后一定会注意了!冷佐大师伯,您不收了安妮吗?安妮现在已是至阴之魂了……”安妮好奇的问。

冷佐淡淡一笑:“吾为何要收尔?尔是至阴之魂又与吾何干?吾只知道尔是吾地师侄女!尔有危险,吾就有责任保护尔!”

安妮终于舒了一大口气,心中的沉重大石头终于悬了下来,冷佐大师伯还是和以前一样疼爱自己,于是胆子也开始大起来了。嘻嘻一笑,道:“谢谢你,冷佐大师伯。不过能不能麻烦您不要吾过去尔过来的好不好?安妮都快听晕了,说现代话吧!您也在现代生活过近百年了,安妮就不信你说不来现代话!”

冷佐脸上浮起一丝安慰的笑容:“呵呵,好的。败给你这丫头了!几百年来,也就只有你敢和我这样说话,这也是我最疼你的原因。安妮,告诉大师伯,是谁将你残忍的杀了?并将你炼成了这毒阴魂体?”

安妮一阵伤心,两行灵体眼泪挂在脸上:“冷佐大师伯,是黑暗叔叔!他想将安妮拿去炼邪灵武器!您要为安妮做主呀!”

冷佐点点头,咬了咬牙齿,愤愤道:“又是黑暗那兔崽子!这几年我听很多徒子徒孙投诉他了,不过你也知道。我一向闲云野鹤惯了。世间地事与我再无瓜葛,所以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过黑暗竟然欺负到我最疼爱的安妮师侄女头上来了,下次让我碰到他,我一定会将他所有修为给废了!”

安妮感激的再叩了三个响头,问道:“冷佐大师伯,您不是早在几年前就羽化登仙,极乐逍遥了吗?为何现在会做薇诺娜的手下呢?”

冷佐微微一笑,叹息道:“飞升谈何容易啊!我几百年了一直没跨越过那条鸿沟,六年前,我已经修道到人与仙的隔膜处,奈何我的修炼方式与你们不一样,我选择的是最快也是最危险的修炼,只要一经历到这个阶段,上天就会降下九天神雷来遏制我!或许这就是所谓地天劫吧!不过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天劫,而是天上那些家伙怕我成功了,抢了他们的饭碗,故意想灭了我!当时我差点被直接轰进了地狱!险些意识模糊,神形俱灭!不过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在我奄奄一息,快跌入地狱之时,薇诺娜小姐救了我!并悉心照料我,当时她还只有十四岁,和你的年纪一般大,但她却非常懂事!心地非常善良……”

安妮一边听得胆战心惊,没想到冷佐大师伯那么强,都过不了天劫。一边感动薇诺娜的善良,平时冷佐大师伯总是不修边幅,整个人看起来就是疯疯癫癫的,薇诺娜居然不怕他,救了他之后,还悉心照料,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呀!想想自己,十四岁地时候,还在山上恶作剧吧……

“所以,冷佐大师伯您就留下来做她的保镖了?”安妮推测问道。

冷佐淡淡一笑,杳然道:“不~!我并不是留下来做她保镖的,我只是留下来保护她,直至她命运终结的那一刻……”

安妮听得一头雾水,挠了挠头,道:“冷佐大师伯,您在说什么呢?安妮不明白……”

冷佐摇摇头,笑道:“安妮不必明白,因为连我都不是很清楚,我只是知道个大概,但却感知得不是很清晰。不过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特别是在那个Lethe神父出现后,我感觉到薇诺娜小姐的命运轮盘快要停止转动了。。。多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子呀,只可惜我不能擅自改变,只能在一旁保护她,让她尽量不受到额外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