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诺娜微微一笑,站起身,道:“那你这几天就住在这吧,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开口就好了。wwW,QuANbEn-XiAoShUo,cOm今天你肯定累坏了,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找你。我们走吧,别打扰Lethe神父休息了。”

冷佐,纸乐,忆乐三人分别用不同奇异的眼神看了忘月一眼,之后才随着薇诺娜离去……

“哈哈~!真是太棒了!天助我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让我过关。好,在这几天内一定要让薇诺娜想起她真正的身份和名字!”忘月胸有成竹的拍拍胸脯说。

画中安妮身体终于不再颤抖,重重的舒了一口气,疑道:“忘月,你在说什么?难道薇诺娜不是她的真名?你们以前是否真的认识?难道她真的是你的女朋友?”

忘月这才想起,画中还有安妮和百变妖,挠了挠头,笑道:“当然!所以我一定要让她想起过去种种。。。噢,不!也许是让她想起未来种种……”

安妮听得一头雾水,疑惑不解:“白痴,你在说些什么呢?哪有人可以想起未来种种的?未来不都只有靠猜测、幻想吗?”

忘月赶紧捂着嘴「差点说出来了,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该死,那个忆乐的能力怎么那么变态?居然能唤回人的身体记忆,而且还能偷窥别人记忆,一定不能让她将我的秘密说出来!否则我就完蛋了!历史也定会改变,可怕地蝴蝶效应啊……机器鸟!哈哈。对了,在那回忆的河流中,我看到机器鸟随我一同来到了二十一世纪!只要找到它,所有程序代码和一切实验都简单了!我曾将所有资料都输入到它的芯片中。。。机器鸟,你现在在哪儿呢?」

画中百变妖也似乎醒了,貌似伤得很严重,说话声音很低:“痞神父。你能不能别谈论这个话题啊?我快崩溃了……”

忘月冁然笑道:“呵呵,百变妖兄。你若不想受伤,就安分点,平时别乱说话就行了!小妮子,这几天就放他一马吧,我想他的攻击力已经不足为惧了。

安妮咯咯的捂着嘴笑,忽然又担忧了起来:“忘月,相信你已经见识到我冷佐大师伯的厉害了!要是这几天一直都要呆在这儿。那我岂不很危险?偷偷告诉你吧,我大师伯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已经羽化登仙了,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是凡人,但他地实力已经无人能及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但我知道,我在这一定很危险!”

此时此刻,忘月心中只担忧如何才能让薇诺娜想起未来的事,于是安慰道:“放心吧。小妮子,人家说虎毒不食子,况且你冷佐大师伯是那样地一个高人,怎么可能对你下手呢?别担心!”

安妮喃喃道:“哎~!你这人啊,见到美女就把我的安危给丢在一旁了,告诉你。我不能投胎为人都是因为你!所以,你一定要尽到责任,好好保护我!”

忘月无奈的笑道:“好,好!我一定尽全力保护你,OK?”

忽然忘月腰部的手机“滴~滴~”的响了起来,忘月赶紧将手机掏出一看,惊道:“不好,耶稣屁股后面的那个机关有人触动了!怎么办呢?现在又不能回去。。。小妮子,你能帮我个忙吗?”

安妮知道准没好事儿,小心翼翼的问:“什么忙?”

忘月嘘声道:“帮我飞回修道院。看看那奸细是谁。好吗?”

“不行!我就知道准没好事儿!有好事时,你是从来都不会想起我地!不去!修道院内现在有两个会神力的神父。我这么一回去,肯定就没机会再回来了……”安妮语气坚决的拒绝道。

“痞神父,你好狠,收了我的钱,还要调查我们的人……”百变妖无力的愤骂道。

忘月眦着牙齿,柔声哀求道:“好安妮,乖安妮,安妮最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了,你知道的,修道院内那么多可爱的孩子,你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奸细伤害他们吧?我实在是没空走开,你就帮我一个忙吧,我答应你,只有这次,绝无下次了!你是灵体嘛,只需隔得远远地观察就行了。如果你担心斯麦迪尔神父和威廉神父发现你的话,你每走一步就钻入一幅画中,或者钻入什么东西中藏起来,不就好了吗?你那么神通广大,这点小事,难不倒你的,喔?”

安妮本是十万个不愿意,可是当忘月一夸自己时,心不噤就软了点,忘月那柔柔的声音,听起来是多么的温柔,多么具有磁性啊,让自己这个女鬼都动了凡心了,但一想起自己是女鬼,马上就摇了摇头,人与鬼是不可能!况且他心里只有薇诺娜!

“话是这么说,但我冒着生命危险去了,一点好处也没,我图个什么呀?跟你在一起久了,什么事如果没利益,我也不去干了!”安妮犹豫的说,语气没有刚才那么坚决了。

「嘿嘿,小妮子,居然学我,想要敲诈我是吧?反正这辈子没回到未来是甩不掉你了,好吧……」忘月立马举起三根指头,肃然道:“安妮,我答应你,只要你帮我地忙,我让你永远跟着我,并且不关着你,平时多让你出来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如何?”

安妮兴奋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可不许反悔哦!”不安的心情被忘月这么一说,就全都消失不见了。

“当然是真的!没看我举起指头立誓了吗?”忘月郑重的说。

画中百变妖马上就泼了他一盆凉水:“姐姐,痞神父的话信不得,你没见他是怎么骗我的吗?”

此刻,安妮被高兴冲昏了头脑,才不理会百变妖的话,吐了吐舌头,道:“切~!我相信忘月!忘月,你可要记得你今天说过地话哟~!不许反悔!”

忘月点点头,微微笑道:“当然!我地记性可好了,一定不会忘记!”

画中百变妖奄奄一息的说:“他地记性虽然好,可是他压根儿就没记过……”

“砰!”安妮踢了百变妖一脚,斥责道:“不许挑拨我们的关系!”随后飘然飞出画卷……

“忘月,那我就去了哦,你要小心点,别去惹我冷佐大师伯,他脾气很怪的!”安妮凌空漂浮,关切的说。

忘月点点头,笑道:“放心吧,我才不会傻到去惹那种近乎神级的人物。小妮子,你要小心点!千万别被修道院的人发现了!”

安妮微微一笑,举起两根小指头,道:“放心吧,我遇到危险会和你一样,闪得很快的!”说完,轻盈的穿出墙壁……

见安妮飞了出去,忘月终于安下心了,将手机放回腰间……

房门忽然响了起来,一甜美的女声问道:“Lethe神父,请问你睡了吗?我有点事要找你……”

「这声音是忆乐的!我正要找她呢!来得正好!」忘月赶紧见画卷从怀中拿出,仍到床底下,以免百变妖偷听。

“没睡,门没锁,请进吧。”忘月匆匆理好床单,走到有一定距离的沙发上说道。

忆乐轻轻的打开门,走了进来,谨慎的看了看门外,确定无人后,将门反锁上,快步走到沙发前,质问道:“我应该叫你痞月吧?我没想到你居然是……”

“嘘~!小声点,忆乐!隔墙有耳!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这个世纪就完了!”忘月嘘声喝道。

忆乐身体微微颤了一下,不解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危言耸听的说?”

忘月指了指沙发,叹息道:“请坐吧,一言难尽,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忆乐点点头,刚一坐下,马上就问道:“你知不知道我从来都没对薇诺娜小姐撒过谎?今天居然为了你这个陌生男子对她连番撒谎,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肯将真相说出来呢?”

忘月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苦笑道:“呵呵,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我说出来有用吗?谁会相信?除了你这个偷窥过我记忆的人!我如果将真相说出来,大家定会认为我是个神经病!或者以为我是故意在耍他们!当时如果薇诺娜一个不高兴,我立刻就成太监了!”

记乐略点点头,疑道:“那你为什么怕我说出你的身份呢?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为什么会说这个世纪完了呢?”

忘月嘘声道:“小声点儿!我想你应该知道蝴蝶效应吧?如果……”

安妮刚一飞出墙壁,身上阴气立刻就散发了出来。地面上数十个黑衣人纷纷举起异样武器,朝天空射出朱砂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