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忘月才明白,原来瑟丽娜才只自己生命中的一切!科学实验和一切钱财,那只不过丰富人生的小小点缀,只要能让瑟丽娜再站在自己面前撒娇,那就算失去了一切钱财,失去了整个世界,也会在所不惜!

奈何命运的齿轮如此捉弄人,红颜自古多薄命。wWW,QuANbEn-XiAoShUo,cOM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先生,这不是钱的问题!救死扶伤乃是医生的天道,我们也用尽了一切办法,可惜也无力回天,请你原谅。”

忘月的脸竟然在一瞬间就变得如经历了沧桑般的颓废,灰暗的眼睛瞪得医生直发毛。

“医生,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医生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道:“没有了!除非时光能够倒流,否则,这注定是悲剧!”

时光倒流!对了,只要能回到恐怖组织来袭之前,那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医生的假设竟然让忘月看到了新的希望!

“医生,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瑟丽娜,你等我!我一定会让你复活!”忘月激动的说道,擦了擦眼角上的眼泪,在瑟丽娜的额头上深情的吻了一口,点燃飞行器,再按了按手腕上距离穿梭机的按钮,消失在医院……

医生和其他护士,以及在场的所有人皆愣了一下,这人怎么这么怪?听医生说女朋友没救了,反而那么高兴?

“那人肯定是个疯子!要不然就肯定是个负心汉!”人们最终一致这样认定。

※※※※※※※※※※

兰斯和霍克正在计划着什么。却发现墙壁突然如水银般的蠕动了一下。

“嘘!快工作,等下班后,我们俩在好好商议此事!”兰斯说道。

霍克点点头,回到了自己地工作岗位上。

“虹膜标识正确,指纹正确,声音正确,允许进入!”

“波!”一声。忘月从墙壁中穿了出来。

“咦?痞月,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瑟丽娜已经搞定了吗?”兰斯有些惊讶的问道。

忘月摇摇头。赶紧走到仪器前,道:“现在情况怎么样?负能量能够打通多大的虫洞?能维持多长时间?”

霍克也有些惊讶了,刚才痞月出去时,不是说暂时缓缓这实验的吗?为何现在又这么着急?

“痞月,怎么了?干嘛这么慌张?不是说暂时缓缓吗?要稳扎稳打的吗?”

忘月忽然略带怒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现在是问你们负能量能打通多宽的虫洞,并能维持多少时间!不是叫你们反问我!”

两人皆愣了一下。心中颇为不满,但却不敢表露出来。尽管几年来痞月这是第一次如此大声地说话,可是却显得有些老板训伙计的样子,让两人都觉得不爽。

正如兰斯所说,聪明人是不将情绪表露在外地,他点点头,道:“这个。。。超光速粒子一直都在增加,具体能产生多少负能量。能打通多宽的虫洞,我们还没计算过。”

忘月有些火了,怒道:“那我刚才出去的那段时间,你们都在干些什么?我发钱给你们,就是让你们在这聊天的吗?还不给我马上计算!十分钟之内要搞不好,马上给我统统滚蛋!”

霍克与兰斯惊愕了。没想到辛辛苦苦在这工作了几年,换来的结果仍然是,老板不高兴就能随时炒你鱿鱼!虽然这几年来,三人关系都还不错,但实质上还是有差别的。忘月就像是痞月公司的皇帝,而霍克与兰斯就像是皇帝身边地小太监,所谓伴君如伴虎,没有一刻是绝对的安全。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就做,十分钟内给你搞定!”兰斯面无表情淡淡的说。

霍克脸上露出很失望的表情。在刚才与兰斯的谈论中。自己还有些不忍,毕竟是这么多年的感情了。可是就在刚才忘月亲口说出“滚蛋”两个字时。那份感情就已彻底决裂了!于是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除掉这压迫在自己头上的老板!

其实忘月心里也不好受,虽然霍克和兰斯是伙计,可是自己却从来都没把他们当做是伙计过!一直以来,自己有什么,他们就肯定有什么!早已经把他们当做是自己地亲兄弟一般了,只是刚才受到了剧烈的打击,又着急着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复活瑟丽娜,所以说话语气才过激了点。现在自己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愧疚,总觉得不应该那样对霍克和兰斯。

不过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儿,是收不回来了。唯一地办法,就是想办法弥补。

现在兰斯和霍克正在忙着计算结果,也不方便在这时向他们道歉,还是等他们计算好结果之后,才给他们赔礼吧。

三人都以不同的心态,思索着不同的事,当然有两人是怀着鬼胎的。

不到十分钟,兰斯站起身来,拿着手中打印出来的数据说道:“老板,结果出来了。现在超光速粒子制造出的负能量,能够打通九平方米的虫洞!并能维持十分钟!”

霍克也站起身来,淡淡说道:“老板,目前能通过虫洞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三十!而且是在无任何影响的条件下!如果突然出现震动,或者是受到辐射的影响,那成功率将会下降到百分之十以下!请慎重考虑!”

忘月地心不噤寒了起来,兰斯和霍克竟然没叫自己“痞月”,而是叫自己“老板”!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们生气了吗?

“兰斯,霍克,请不要叫我老板好吗?我们是兄弟,叫我痞月就好了,怎么突然这么见外了?刚才我地话伤到你们了吗?对不起,我承认刚才,我是过激了点,不过我是有原因的,希望你们能够谅解。”忘月歉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