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如今项链虽还有两串,人却只有孤单……

忘月吻了吻项链上,瑟丽娜的脸,深情的念叨着:“瑟丽娜,为了你,我愿意逆天改命!我愿放弃整个世界,只为换你灿烂一笑……”

项链闪过一道白色光芒,将忘月的声音也给铭刻了进去,只要按上那个晶体按钮,刚才忘月的影象和声音将会被还原。wWw.QuANbEn-XiAoShUo.CoM

戴上了项链,重新走到中型距离穿梭机旁。

霍克拿了一件类似宇航服的薄纱过来,道:“老板,穿上吧,它能暂时遮挡你身上能量,从而让你的能量与周围的负能量同化,这样,你才不会被虫洞给摧毁!”

忘月点了点头,接过衣服,道:“谢谢你霍克,对于刚才的事,我很抱歉,我今天心情不好,请原谅我……”

忘月本想告诉他们瑟丽娜的事,那样他们便会理解自己现在的心情,可是一旦让他们知道自己执意要穿越时空,是会了让死人复活,那他们是绝对不允许的,早在开始研究这项实验之前,就约定过,如果穿梭成功,不得改变任何历史!哪怕是一只蚂蚁挡了你的路,都绝对不准踩死它!否则就立即摧毁超光速粒子器!并将几年来的数据全部毁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若是为了私人的而穿梭时空,那便是逆天之行,神人共愤,所以。。。。忘月选择了隐瞒。

霍克淡淡的点了点头。道:“你不用向我道歉,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也不用谢我,这是我作为一个伙计应该做地事!另外,我奉劝你一句,千万别想着干什么傻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着急穿梭时空,我也不想知道。但我想告诉你,若你成功了。千万别改变任何历史!你也知道‘蝴蝶效应’有多可怕!任何一件小事都可能演变成惊天巨变!”

忘月此时肠回转,气伤断,心里把自己骂上了千遍万遍,痛心伤臆的说:“好。。。好一个伙计该做的事!放心,我不会改变任何历史!你们不必担心当日的约定!我此次穿梭不为别的,只为亲自见证那伟大的一刻!”

霍克哼的笑了一声,道:“你地科学热肠还是那么滚烫。自求多福吧……”说完转身走到超光速粒子器旁,调节波长频率……

忘月没听出来霍克那句话的双重意思,其实霍克心里在说“不知道你变成冰冷地尸体后,还会不会有那么高的热诚,噢,也许你根本就不会有尸体,直接化为宇宙的尘埃……”

忘月穿上了那件薄纱,心想只要不出意外。周围的不利元素暂时沉默的话,就算只有百分之五的成功率,也肯定能成功!

兰斯在仪器上飞速按了百来个键,地板上陡然出现一个虚幻的圆形通道,并用激光扫描了一下,道:“老板。虚拟虫洞已经设置好,等霍克那边储积好能量,就可以在这虚拟虫洞中开通真实地虫洞!”

忘月点了点头,坐进了中型距离穿梭机,并开到了虚拟虫洞前,道:“兰斯,多的话我也不想说了,只希望你不怪我就好。如果这次我成功了,固然是皆大欢喜,倘若我失败了。请将痞月公司继续发展下去!并捐赠一半的财产给那些受到恐怖组织祸害的可怜人们!”

兰斯一听到忘月要捐一半的财产给那些素不相识的人。心里就感到极度不爽,自己辛苦做了这么多年。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那白花花的钞票飞入别人口袋?于是很不自然地点点头,道:“好的,如果你死了,我会帮你‘管理’你的钱财的!”

忘月笑了笑,道:“那就谢谢你了。”

兰斯狞笑道:“不客气,嘿嘿。”

霍克挥了挥手,道:“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打通虫洞!请准备计算!”

兰斯点头道:“好的,我这没问题,随时可以开始!”

霍克深吸了一口气,道:“老板,最后我要申明一点!这次的穿越,无论是对于你,还是我们,都是一个未知数!虫洞打开后,从黑洞穿梭到白洞那边,中间地距离也许是平坦的三维空间,也有可能是一个四维空间!如果是三维,那它或许会与二维交叉疾转,那你将经过一个魔比斯环,穿梭过去的将是空间!也许会去到几万光年遥远的星球!甚至更远。。。又或许没有着落在星球上,迷失在苍茫宇宙中!;如果是四维,那穿梭过去的才是时间!而你就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那三维与四维的切点!并穿梭过去,否则。。。你将会随着虫洞的消失而消失!”

忘月也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这一切自己都是知道的,可是当听到霍克这么说起时,浑身不噤起满了鸡皮疙瘩。

兰斯立刻打断了霍克的话,瞪了他一眼,嫌他说得太多了!赶忙说道:“老板,当然,我们的理论一直以来都是正确地,相信虫洞内不会出现魔比斯环!你只需要找到三维与四维空间地切点就行了。”

霍克看见兰斯瞪自己的那眼,知道自己是太心软了,既然都已经决定除掉痞月了,为何还要提醒他这些危险地元素呢?

忘月闭上了眼睛,眉头紧锁,坐在中型距离穿梭机中沉思了起来。在没有听到这些可怕的威胁时,充满了信心!可是当这些可怕的元素浮现在眼前时,内心不噤胆怯了。

忘月绝不是一个怕死之人!但他怕虫洞内出现的是魔比斯环,那样自己不但改变不了任何历史,还有可能一去不复返,落入苍茫宇宙中。那样自己的爱情,友情,将会化为一江死水流向绝望的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