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乐摊了摊手,无奈的笑道:“没办法,微笑天使的名字已经超越了所有罪孽,无论薇诺娜小姐的父亲杀了多少人,伤害到了多少无辜。WwW、QuANbEn-XiAoShUo、cOm只要薇诺娜小姐一出面,所有痛骂都会变为赞扬。Lethe神父,我还得保护薇诺娜小姐的安全,恕我不便久留,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始道歉了,请你听到道歉后到那边去领取赔偿,以后别来找麻烦了,谢谢。”说完,指着花园中一处小棚子,里面堆满了各种物品,甚至还有现金放在桌上。

纸乐朝着花台后面走去,轻灵一跃,隐入一颗大树之上。

“嘻嘻,忘月,看来你这束花是送不到薇诺娜手中了,我早告诉过你,你想与她单独面对面的交谈那是痴人说梦!别自讨没趣了。”安妮捂着嘴取笑道。

忘月收回了惊讶,拣起地上的花,喃喃道:“我就不信不能接近她!再怎么说我的弹跳能力也不弱,纸乐刚才的弹跳应该和我差不多,如果我出奇不意的跳上去,他八成追不上我!只要等薇诺娜见到我后,她一定会愿意单独见我的!”

“切~!那倒未必,也许她会一脚把你踹下去……”安妮总是给忘月泼冷水,不知道是吃醋呢,还是调皮。

这世界上往往有许多本来不可能的事,却变得疯狂了,那只有一个原因——爱!在这个世界上,凡事凡物久了都会变淡。唯独“爱情”,不但不会变淡,反而越久越浓。

也许安妮会说忘月疯了,但惟有至情的人,才懂得这个疯字!这世界上有两个因素能造成疯!一个是恨!另一个是——爱!

忘月仔细观察了下周围,每颗大树上几乎都有高手隐藏,而地上则是数百个腰佩枪械地黑衣人。

「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用距离穿梭机!得先挤进人群。靠近花台后出奇不意的冲上去!只是人群那么拥挤,要挤进去似乎是不太可能。能接近薇诺娜的只有那些黑衣人。对了!去换套黑色西装戴副墨镜,不就行了?」忘月心中计划好了方案,转身朝花园外走去……

花台附近的一棵大树上,纸乐疑惑不解:“这神父不是要接受道歉吗?怎么就这样走了?他不是为了尊严吗?他的尊严哪儿去了?难道他和那些人一样,是薇诺娜小姐的仰慕者?天呐,一个神父居然会有这种思想……”

在忘月离开后,薇诺娜的道歉开始了。她宛如不食人间烟火地仙女,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纤细腰肢,娉婷袅娜,高贵而典雅。夜色中,她就像是一朵金光闪闪地郁金香,散发着无穷魅力。晶莹剔透的美眸,竟如天泉般清纯,天空中的皎月都显得黯然失色。丹唇一点,神韵摄魂。她深深的鞠了一躬,向那些被她父亲伤害过的人致上深深的歉意,却无意让那些人晕到了一片。

所谓美女,不是单纯的看她地外貌与身材,也不是拿她与丑女做比较。而是看她吸引了多少目光。看她给男人们带来了多少灾难!

花台下已经躺满了人事不醒的男人,有自己晕过去的,也有被旁边男人激动得打晕过去的。每次到这个时候,纸乐总是闭上眼睛,薇诺娜虽然是好心善良,但却给她的仰慕者带来了不少灾难,哎,看来那些晕倒在地上的男人,恐怕得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了。

“……如果大家有什么怨恨的话,就朝我身上发泄来吧。我愿意代我爸爸赎罪。另外。我虽然无法在精神上弥补大家,但我会在物质上补偿大家。希望大家能不计前嫌……”薇诺娜终于对台下的人致完了歉意,不过,台下已经是“哀鸿遍野”了。

与此同时,忘月已经穿好了一身黑色西装,戴了一副墨镜,匆匆赶回花园,见薇诺娜已经致完歉意,准备返回了。立马跑到一群黑衣人身后……

“忘月!我感觉有我家族地人在!我闻到气息了!快回去~!不能让他们发现我……”安妮忽然惊慌起来。

然而此时此刻忘月怎会理会安妮,嘘声道:“怕什么?连拥有神格的神父都不能发现你的存在,我就不信你驱魔家族的人会发现!再说了,你躲在画里,有我的保护,没人会伤到你的,放心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我还是挺担心地,总觉得这气息好熟悉,而且也好强……”安妮忧心如捣的说。

黑衣人似乎发现多了一个人的存在,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径直朝忘月走来……

画中安妮陡然一惊:“是他!冷佐大师伯!难怪我觉得这气息这么熟悉这么强大,只是冷佐师伯为什么会在这群黑衣人中?难道有强大的妖怪在里面?”

「冷佐?驱魔家族,小妮子的大师伯?他不会是坏人吧?上次她黑暗叔叔就够恐怖的了,这次来个‘大’师伯,如果是坏家伙,那我岂不是很惨?」忘月心中暗自祈祷。

黑衣人走到忘月身前,谨慎地问:“悠悠万载,颠世还尘!”

忘月愣了一下,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个叫做冷佐的男人,心道「他在干什么?难道是暗号?不是吧,这都什么时代了,黑社会怎么还像几百年前的地下党?糟糕了,如果不说及时回答他地话,肯定会被怀疑地!好吧,看样子你是来玩对子吧?」

“沧海桑田,反清复明!”忘月想也不想直接安字面理解脱口而出!

“败给你了,忘月……”画中安妮仿佛看到一群乌鸦经过,胆怯的蜷缩在大石头旁,幽怨地望着百变妖……

冷佐略沉思了一会,倏地抬起手,轻轻朝忘月胸前拂去,一道阴柔但强劲的风力顿时从四面八方涌来,灌入冷佐的手掌,淬然出击!

忘月顿时如一张薄薄的纸,被那阵强烈的狂风吹得东倒西歪,一个踉跄不稳,跌倒在地。

“回答错误!限尔三秒内离开!否则格杀勿论!”冷佐收回手掌,冷冷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