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乐说了具体时间后就挂断了,而忘月则是拿着手机发呆,喃喃道:“怎么不是单独约会呢?那天不是明明说的好好的吗?欺负我是外地人?还是欺负我是性格温和,知书达理的好神父?”

“哇~!我吐!就你这痞神父也配叫性格温和,知书达理?你连妖怪都骗!还好意思说!”百变妖在被安妮摧残到受不了后,终于忍着剧烈的身心折磨,爆发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要你管!你只是一个以杀人为快感的妖怪,还轮不到你教训我!我痞,但我有个性,有原则!我才不会像街头那些小混混一样!小妮子,好像你的攻击减弱了呀?这家伙怎么会冒出声音呢?”忘月不屑的说道,开始计划明天晚上要如何才能与瑟丽娜单独见面了。

“它刚才吐的血已经差不多了,我见它可怜,停了一会。对了,忘月,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如果你真想单独见薇诺娜的话,你就得万事留心了!她身边的能人异士不亚于他父亲身边的妖魔!具体有什么能力,我不知道,但传闻都很厉害!如果你没有高深的本领,或者没有精心的计划,我劝你就和大众一样,接受大众道歉就行了,我这是为你好。虽然我们认识才短短一个月,但我不想看着你出事……”安妮好心的提醒道,对忘月的事越来越重视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忘月有了某种微妙的感觉。只因她是一个灵体,那方面地事。她想都不敢去想……

忘月点点头,淡淡一笑:“放心吧!我虽然没有高深的实力,也不知道她身边到底有哪些能人异士,所以就算有精心的计划也是枉然。不过,我能随机应变!加上我有逃跑的绝佳装备!嘿嘿,再说了,微笑天使怎么可能要杀人呢?那天她只是误以为我是刺客了……”

“切~!不管你了!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人。总是会做出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傻事来!纵然你是神父,也不例外!哎。虽然我未经历过,但我知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安妮重重的叹息道,可是她无心说到了情字话题,把百变妖又无意摧残了一下。

“姐姐,麻烦你和痞神父不要在我面前谈有关情地话题好不好?我快受不了了!真不知道这种日子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再这样下去,就算我会崩溃的!就算不疯掉,我想我地健康肯定会因此大打折扣!”百变妖苦苦叹道。一脸愁眉苦脸。

忘月微微一笑,开始幻想与瑟丽娜见面后第一句该说什么话呢?是追忆前尘往事?还是问候今世新生?瑟丽娜是否还记得六十一世纪的种种?她是否还记得自己?

天色逐渐暗了下去,时间总是这样,当你在苦思一件事时,它就会不经意流走,让你感觉不到它的转动。修道院的施工声也渐渐小了,才一天功夫,修道院的厨房就被重建好了。呵呵,印证了一句话呀,民以食为天!纵然是神职人员也必须得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传扬教义。

雅卡恩修女见忘月已经坐在椅子上发了一天的呆了,很是纳闷,于是走到他旁边。坐在另一张椅子上,问道:“Lethe神父,您有心事吗?我看你这样愁绪满肠一天了。如果有什么心事,自己不能解开的,您可以向上帝祷告,他会帮你解决地!”

忘月回过神,看了看天色,都已经满天繁星了,此时应该可是说是花田月下,佳人相伴。虽是西方尼姑。但也温温贤淑。不过一想到明天晚上就要和瑟丽娜见面了,于是把心中对雅卡恩修女的猥琐之念给掩埋了下去。微微笑道:“谢谢你。雅卡恩修女。我没什么心事,我只是在担心蛮牛会把米勒给教坏了。。。”

“米勒,对了,我今天一整天都没看到米勒!Lethe神父,您说蛮牛?是不是指圣殿骑士阁下?他把米勒带回圣域了么?”雅卡恩修女忽然惊呼起来,暗自责怪自己失职,身边竟然少了一个孩子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忘月提起,自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发现。

忘月见雅卡恩修女惊慌的样子,很是可爱,就像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刚去做人家的保姆,把孩子带哭了时一样。

“雅卡恩修女,你不必自责,今天搞重修,大家都分散开来了,我当时也以为米勒是跑到什么地方去玩了,你也知道,他性格比较内向,心灵受了创伤,到现在都还有块疙瘩。不过,他能随蛮牛回圣域,也许是一种命运的牵引吧,只希望蛮牛不是他的导师,如果能有红衣大主教来教导他的话,他阴霾地心灵必定会变成晴空万里的天空。”忘月深吸了一口气,长长的唏嘘道。本来这个世纪的人,无论是谁,自己都不会去过问,只是如一个和尚所说,自己已经属于这个世纪了!不知不觉间,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纪,将自己的情感也参杂了进去。

雅卡恩修女“嗯”地一声,乖乖的点点头,听到了忘月地安慰,就像是听到了圣经的安慰一样,忘掉了所有烦忧。

就在西方和尚与尼姑单独聊天时,另一个西方和尚吃醋了……

“哟~!Lethe神父,雅卡恩修女,你们两位好高的雅兴呀,赏月畅言,不用告诉我!让我猜猜,呃。。。肯定是关于今天早晨喝粥的事吧?Lethe神父,我猜对了吗?”莱特神父迎面走来,将椅子般到两人中间卡着,悠然的说。仿佛在暗示忘月「这尼姑是贫僧早已看中的!师弟,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