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忘月与颜刈谈话之时,约瑟夫已经默默的回来了,在战妖时还是威风凛凛,傲然挺拔,然而此时,他却颓废不勘。WWw,QuAnBen-XIaoShuo,cOM他双目无神,怆然失神,腮帮上的胡须也显得枯萎,佝偻身躯映着黯然影子,仿佛失去了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朋友就像一杯醇酒一样,能令人醉,能令人迷糊,也会令人错。纵然身前生死搏杀,但死后却重拾旧情,天大的仇怨也会在死后的那一刻,烟消云散!有一点不可否认的,能令你伤心、涌苦、后悔的,通常都是朋友。能令你感到天空色彩黯淡的就是知己!

约瑟夫至此才明白自己失去了最宝贵的友情,那情谊是被自己一剑刺破的!昔日的誓言仿佛还铭刻在天边,那高挂在天空中的太阳,仿佛就是印证过去风花雪月中的生死言欢,那和缓的风是否在提示抃风舞润的少年伙伴?

昔日情仇,似水无痕,当随风逝去后,亦随着万物尘土凝为时间的流沙,能留住的,仅仅是回忆!这回忆将永远烙印在约瑟夫的心底。

喧嚣的修道院,大家都忙着搞重修工作,没有人注意到约瑟夫已经回来,而约瑟夫也很低调,没有惊动任何人便悄悄从废墟中收拾起自己的行李……

“约瑟夫圣殿骑士阁下,您要走了?”米勒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一脸不解的问。

约瑟夫回过头。无光地眼神瞅了一眼米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是啊,米勒,我今天就要走了,我来这里的任务也差不多完成了,虽然被我弄得很糟糕。但我不能再呆在这儿了,我要回去向教皇大人复命。”

米勒意外道:“这么快啊。您不能多留几天吗?大家都在忙,您不和他们打个招呼吗?”

约瑟夫巡望了一下四周,将众人都在积极重修,而神父们都不知道去哪儿了,于是叹息道:“呵呵,不了,大伙都在忙呢。我不方便打扰他们,是时候回去了。米勒,保重……”

约瑟夫收拾好行李,起身准备返航。米勒沉思了一会,抬起头,道:“约瑟夫圣殿骑士阁下,请您留步。”

约瑟夫转过身,疑道:“有什么事吗?”

米勒眼里闪烁着渴望的光彩。道:“约瑟夫圣殿骑士阁下,您能带我回圣域吗?”

约瑟夫愣了一下,看着米勒那渴望的眼神,不知他到底在追求什么,不解道:“米勒,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跟我回圣域?”

米勒不假思索,真挚的说:“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跟您学习武功!”

约瑟夫没想到米勒会提出这个要求,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为什么想跟我学武功?”

米勒望着天空炽热如火的太阳,握着拳头,就像握着希望,铿锵地道:“为了斩妖除魔,捍卫正义,维护天道!我要让斩尽天下所有邪恶。驱除世间所有妖怪!”

犹如一记强烈的雷击。击在约瑟夫地心坎上,种种回忆。纷乱思绪重现眼前!这,不正是当年自己与极乐天的誓言吗?当年自己也是抱着这种无畏与坚贞地信念许下誓言,眼前的少年,恰似昔日的自己。约瑟夫仿佛看到如今天真的米勒,就是当日孩提时极乐天!

约瑟夫微微一笑,走近米勒,摸着他的头,道:“米勒,如果你跟我回去学了武功,你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什么?”

米勒双眸清澈如水,坚毅道:“欲除魔卫道!首先要保护好身边的人!”

约瑟夫提了提手中空空如也地箱子,将它奋力一甩,仍在了废墟之中,用那只提箱子的手牵住米勒的小手,笑道:“走吧,跟我回去……”

米勒擦了擦眼角激动的泪水,点点头,随着约瑟夫走出喧闹的草坪,消失在尘土弥漫的修道院……

“颜刈,好了,我就跟你说这么多了,我有点累了,先回去看看蛮牛有没有回来,然后得好好休息下,补充精力。”忘月与颜刈说了大半天,终于摆脱他了。

颜刈点点头,笑道:“好的,有你的承诺,我就放心了!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那么需要钱了,虽然你总是敲诈人,但你却没用到歪途上,全是拿来做实验了。我现在看你,得换一种仰视地方式了。”

忘月微微一笑,离开了颜刈,四处走动,到处寻问约瑟夫有没有回来,不过众人都纷纷摇头……

找了一处阴凉地方,躲避天空火辣太阳的烤晒,忘月终于可以坐着合上眼了。

“痞神父,现在没人了,可以放我鼻子伸出去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吗?在这里面闷都快闷死了……”百变妖痛苦的抱怨道,强烈抗议被软禁。

“百变妖哥哥,忘月现在已经入禅了,你……”安妮有开始媚声媚气了……

“我知道~!姐姐,求你别说话好吗?我一听见你说话,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四肢无力,头晕眼花,心身憔悴……”百变妖识趣的闭上了嘴。

周围纷乱嘈杂,然而忘月周身一米内却像个与世隔绝的空间!任何声音与灰尘在经过他身旁时,纷纷绕而避之。

“奇怪,外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了?刚才那些机械声还吵得要命,现在居然这么安静,太诡异了……”百变妖轻声嘀咕疑惑道。

“百变妖哥哥……”

“我知道了,姐姐,我马上闭嘴……”

一片落叶被风吹落,飘荡在忘月头顶,然却迟迟未落定尘埃,仿佛那片落叶不是落叶,而是空气,仿佛那片落叶又不是空气,而是早已落叶归根地肥料。

忘月入禅已经快二十分钟了,在这二十分钟内,仿佛就是一片落叶的时间,然而叶子却一直未落!所以,时间也未曾流逝……

「原来如此,落与不落在与形式……」忘月忽悠睁开眼,轻轻抿着嘴道。

叶子忽然落地,其上被掩埋了许多尘土,似乎它在二十分钟前就已经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