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一声,食人花将弗朗克整个人都给吞了进去,并享受的咀嚼着……

“啊……!”苏珊惊恐的尖叫,这次叫的不仅是她,连玛丽也跟着叫了起来。Www,QUAbEn-XIAoShUo,CoM

“别叫!别叫!快砍!食人花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消化食物,弗朗克没事的!我们会将他救出来的,别叫!”查理赶忙说道,举起了砍刀,朝食人花的茎上砍去……

柯卡尔赶紧将苏珊和玛丽的嘴捂住,道:“想死啊?若要引来了食人族,我们都玩完!”

查理显然经历过类似事情,沉着冷静,朝着食人花最嫩的部位砍去,仅砍了三下,就将它的茎与花分了开来。

弗朗克从里面滑落了出来,身上粘满了恶心的**,急促的大口喘着气,咳嗽了几下,吐了一些花粉出来,骂道:“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食人花怎么会长成那个样子?这和电视里看到的不一样啊!”

查理扶起弗朗克,笑道:“食人花和动物一样,种类不止一种!食人花我也见过不少了,可是也从来没见过今天这种!大家小心为秒,里面说不定还有更可怕的东西。”

苏珊浑身冒起了冷汗,喃喃道:“我好害怕,我想先回船上。反正今天是探路,我等明天再来吧,这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弗朗克吐了口口水,走到苏珊面前:“你在怕什么呀?你看我差点被吃了都觉得没什么,我们这么多人,一旦某一个出了事,其他人肯定会想办法救的!安啦!”

苏珊摇摇头,坚持不肯再往前走一步:“我还是回去好了,这宝藏虽然诱惑,但命是最重要的!我犯不着为了没得到证实的宝藏而送命!”

众人见苏珊态度强硬,也就不勉强她了,查理道:“那好吧,拿一个人回去守船也是好的,我们继续走……”

苏珊与四人分道扬镳,直接朝着港口走。可是刚走到一半路,还未完全走出森林,就遇到了黛西修女。

“黛西修女你好,怎么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苏珊有点意外的说。

“你怎么从里面出来?你的伙伴呢?”黛西修女冷冷的问道。

“呃。。。呃。。。他们……”苏珊结结巴巴的,想不出怎么撒谎,刚才被食人花吓到,到现在都还未恢复。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已经知道了?好吧,那你不用说了,去死吧!”

黛西修女沉声喝道,挥了挥手中的镰刀,寒芒一闪,苏珊的头掉落在了地上……

“到了,就是这,快停下来,一个和尚!前面有个沼泽,里面有很多水蛭!不能再这么跑,我们必须得绕道!我今天就差点被吸干了,我可不想再玩一次!”忘月疯狂的叫道,扯着一个和尚的耳朵,让他停了下来。

“哎呀!好痛,道兄,你扯我耳朵干嘛?”一个和尚停下来,不解的说。

“告诉你前面有水蛭了,我们得绕道过去!”忘月理了理被一个和尚抓乱的衣领说道。

一个和尚朝前方看了看,道:“不能绕道了,这里的荆棘都被砍过了,看这些痕迹,应该是很新鲜的,那些外来人刚进去不久,我们必须得赶紧找到他们!”

忘月叹息道:“哎,你发你的慈悲,干嘛把我也拉进来?刚才你也看到黛西修女的可怕了!我可不想去送死!”

一个和尚摇摇头,道:“道兄此言差异,你若不与贫僧一起,恐怕你会更危险!难道你想一个人呆在村子里吗?”

忘月想了想也不无道理,此刻村子里一个人也没有,若自己呆在那,天知道黛西修女什么时候会找到自己?一个和尚虽然搞笑耍宝,但看他的样子也似乎是高深莫测,能随便出入屋子,必定不是等闲之辈,跟他在一起去祭坛,虽然有危险,但肯定不至于死。

“好吧,就再给你一次面子,陪你去吧。”忘月装做很无奈的说道。

话音刚毕,一个和尚一把就抓起忘月的衣服,倏地没入沼泽中。

“小心啊!下面有水蛭!”忘月惊慌的叫道,闭上了眼睛。

然而,过了许久,却始终没有听到落水声,不由得睁开眼睛。

脚下的沼泽泛着微微的月色,绽起一圈圈涟漪,一个和尚足尖轻轻一点,便飘逸的朝前跃出五丈开外,留给沼泽的,仅是圈圈涟漪……

“哇,一个和尚,你这是什么?蜻蜓点水吗?这不是真的吧?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脚上是不是装有什么喷射的装置?快让我看看!”忘月激动的说道,将头埋了下去,努力的瞅着一个和尚的脚底。

“道兄不用看了,我脚上除了鞋子,就再无其他东西了。”一个和尚笑道。

忘月始终不敢相信,这段时间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没想到看似一个疯癫的和尚,竟然怀着绝世武功。

“一个和尚,能不能教我?”忘月贪婪的笑道,想亲身试试这不用任何科技的技巧。

一个和尚笑道:“如果说论佛理,我可以指点你迷津,可是这并没有什么技巧,靠的只是平时多练习!练得多了,自然就会了。”

忘月不敢相信的说:“你肯定是骗我的,若仅凭练习怎么可能达到这个境界?肯定有技巧的,肯定有!人的弹跳力不可能有这么强!身体也不可能有这么轻!这完全违反了常理!”

一个和尚一个纵步,又跃出了五丈开外,微微笑道:“你说违背了自然常理,那我是怎么做到的呢?”

忘月摇摇头,道:“我怎么知道?我想多半又是和你的什么佛理相通了吧?”

一个和尚见前方已没有反射月光,轻轻跃了过去,徐徐而落……

“你说相通,便是相通!迷时师度,悟时自度,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就自己悟吧,相信有一天,你也能做到,而且会比我更棒!你的悟性这么高,日后造诣必定高深……”一个和尚小声地说道。

忘月见一个和尚说话突然变得如此小声,朝四周望了望,摇了摇一个和尚的肩膀,道:“就是这儿!就是这儿!怎么现在这么多人呢?白天我来时,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和尚道:“黑暗教徒在白天一般都不出来活动,虽然他们不怕阳光,可是他们讨厌阳光,晚上便是他们最活跃的时刻。贫僧算了算,今天乃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一天,恰好今晚万里无云,月光明媚,正是一个做黑暗弥撒的绝好时机。更巧的是,在今天居然有人自动送上门来,当他们的活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