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奕俯身拿了个苹果,边削边说:“老师,你这次过来有什么事情吗?不会单纯来看我吧,在北京的时候你也没那么好过。wwW,QuanBeN-XiaoShuo,cOm”

发布  陈祖德不禁一阵气急,摘下眼镜说:“我对你不好吗?我就是来看看你的,现在竟然连我也敢编排了,翅膀硬了啊。”

发布  “哪里呢,老师您过来看我的话,我当然开心了,莫不是因为我的战绩出色,你过来蹭点名声?”肖奕看到陈祖德就像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什么话都敢说出口。

发布  “对了,这次你联赛表现的可真是抢眼啊,水平进步的很快嘛。怎么一回事?说来听听。”陈祖德笑了笑,问起了联赛的事情。

发布  “六连胜,你应该知道了吧,现在除了曹薰铉老师和我一样,其他的都输过了。”说到六连胜,肖奕非常得意,顿了顿说,“而且发了大把的奖金,围棋果然能赚钱啊。”

发布  “你下围棋还没有忘了赚钱的事?”陈祖德记起了第一次问肖奕最需要什么的时候,回答却是钱。

发布  “当然要了,这年头没钱怎么生活呢?”看惯了淼淼花钱如流水的作风,肖奕越发的喜欢起钱来。

发布  “知道围棋追求的是什么吗?”陈祖德的语气突然变得飘忽起来。

发布  “追求?我现在的追求是拿到世界冠军,赚到钱,也就是说我的目标是和李昌镐一样,成为一个超一流的胜负师。”肖奕侧着头,想了片刻回答道。

发布  陈祖德点点头,微微一笑,说:“这也算是个追求,虽然听起来俗了些。不过,如果你的目标仅此而已的话,那么以你的资质和努力程度,最多也就达到李昌镐现在的境界,再也不会有些许的寸进。”

发布  “李昌镐现在的境界?我要能达到他现在的水平,我还有什么好苛求的?”肖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达到李昌镐的境界还不好?

发布  陈祖德没有理会肖奕的惊讶之色,看着天花板,眼神中透出点点的神往,说:“只有悟通了真正的棋道,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棋士,这才是一个围棋选手应该以毕生之力所追求的目标啊。这个世上,大概也只有先生在十年前曾经达到过那种境界吧。”说完摇摇头,沉默起来。

发布  气氛有些压抑,顿了片刻,肖奕打破了这种沉闷,说:“老师,您想起了什么?您说的先生是不是吴清源大师?为什么说十年前曾达到过?”

发布  “十年前……”陈祖德满脸的神往,“那时候吴先生也是在偶然间达到过,据他回忆那一刻……”

发布  话没说完,一声锁响,门开了,原来是淼淼买了午餐回来。

发布  “老师,我们先吃饭吧,吃晚饭我和您下一盘,好好的跟您学习学习。”肖奕看着将午餐拿出来的淼淼说道。

发布  “好啊,好久没喝你一起吃饭了,倒也有些怀念。”陈祖德起身笑呵呵的走到了饭桌旁。

发布  淼淼买回来的午餐虽然没几样菜,但是却十分精致,两荤两素,一个拼盘,外带两瓶啤酒,倒也让肖奕和陈祖德两人吃的心情舒畅,连声赞叹。

发布  “老师,我们下一盘棋吧。”肖奕将茶几上的围棋整理好,将白棋递给了陈祖德。

发布  “下个五十手吧。”陈祖德接过棋盒,叹了口气说,“现在的我已经不能长时间的下棋了,中盘的力量也差的很,不过布局我还是可以和你下下的,我的布局也未必在老聂之下。”最后一句话说完,陈祖德的眸子中出现了傲然的神色。

发布  肖奕笑了笑,布出了陈祖德所创的中国流,而白棋应以平常的三连星。

发布  短短的五十几手棋转瞬即过,那古朴的棋盘上,黑白棋子交错纵横,如山峦起伏,如流水潺潺,隐然是两分的局面,粗看上去,双方都没有任何的不满意之处,但是这时候的先手却是在陈祖德的白棋手里。

发布  在如今广阔的棋盘上,一个先手意味着什么,肖奕心里非常的清楚,将手里的棋子放进棋盒,摇头苦笑道:“想不到布局上竟然有如此的差距,简直是不可思议。”

发布  陈祖德的感受着许久没有触摸到的那云子带来的亲切柔和的感觉,说:“虽然你跟老聂学了两个月左右的布局,但是那这不过是些皮毛,你并没有真正的体会到他那种如同流水一样的布局,真正的行云流水,天下无敌的布局。”

发布  行云流水般的布局。肖奕听到这话就有些郁闷,本来都已经感觉到自己体会了老聂的那种布局的精髓,哪里知道在对局中使出的时候,流水的感觉是有了,可是却缺少行云的那种无拘无束。略微沉吟了片刻,抬头说:“可是老师您的布局在我看来也是超一流的水准,并不必聂老师的差啊。”

发布  陈祖德哈的一声笑道:“说到布局,真正的超一流选手没有哪个的布局会相似,就像老聂是流水,李昌镐是堂正,大竹英雄是华丽,每个超一流棋手都有适合自己的一套布局,各有千秋。只是老聂的大局观稍微的强出那么一点半点,所以就被吹嘘成前五十手天下无敌了。”

发布  “各有各的布局?每人有适合每人的布局?”肖奕的眉头有些轻皱,低着头脑海中默默地转过许多的年头,一幅幅棋谱跃然而出。

发布  房间里很静,气氛有些沉闷,淼淼悄悄的进来为陈祖德的杯中续了点水,抬眼看了看愣坐一边的肖奕,微微的笑了笑,转身出了房间。

发布  片刻后,肖奕终于从沉思中醒来,看着陈祖德笑嘻嘻的说:“老师,您是不是说要下自己的围棋?自己有自己的围棋道路?”

发布  陈祖德闻言眼睛一亮,微笑着点头,说:“悟性果然不错,果然不错。”

发布  “那是,要不您怎么会在和我下了一盘棋后就将我收录门下的呢?”肖奕又恢复了先前的顽皮,对着自己的老师,又开始调侃了。

发布  陈祖德这次没有接口,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唯一的弟子,目光中透出的是期待和慈祥。

发布  ------------------------------------------------------------------

发布  出差回家,更新恢复!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