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比零,双良围棋队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完胜又孔杰领军的天津队,现在媒体已经不把双良看作是一匹黑马,而是实实在在的胜甲大热门,因为前面只剩下香港新世纪一支有能力击败他们的队伍,因为他们有曹薰铉和睦镇硕。WWw、QUaNbEn-xIAoShUO、cOm

发布  “肖奕,今天下得什么棋啊?要不是孔杰最后犯错误,你能赢下来?竟然放着一举取胜的机会不把握,还浪费了一手棋。”刚出对局室的门,马晓春的妈声就上来了。

发布  “那里啊,我这不赢了嘛,小*平同志说得好,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我六连胜,奖金怎么也要番个一番吧。”虽然靠对手的失误赢棋,但是想到六连胜的奖金,肖奕还是很开心。

发布  一边正跟白岚腻情话的耿昆也挂上电话,走了过来说:“第一台,六连胜,你小子发了啊,说吧,想好怎么请客了吗?”

发布  “请客没问题,你知道南京有个老王馄饨摊,到时候张总发了奖金,你们想吃几碗就几碗。”肖奕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

发布  “一块钱一碗的馄饨味道真的不错哦。”淼淼也很开心,因为她和是第一个拿下对手的。

发布  研究室里顿时一阵笑声,里面充满了欢愉。

发布  金鹰国际的高级包间内,张天领头的双良围棋队一群人加上老聂、马志学和古力几个,堪堪坐了一桌。桌上的就是茅台,菜是山珍海味。

发布  张天提着个密码箱,放在桌上说:“各位,这次我们的成绩真的没话说,还有三轮比赛,除了下一轮的对手香港队外,其他的都没有威胁。所以我决定,现在将前面的奖金提早发放,趁着几天联赛休息时间,大家好好的放松一下。”

发布  “发奖金了?好啊,我六连胜的奖金应该有不少啊。”肖奕听到奖金一如既往的兴奋异常。

发布  “老肖,这次你奖金肯定不少啊。”说话的是古力,笑眯眯的看着肖奕继续说,“要不这几天我们就好好的乐一乐?反正也没事情干。”

发布  “一边凉快去,等老大我看了奖金有多少再说。”肖奕瞟了眼身边的淼淼,回答的声音很大。

发布  “好了好了,马老师,这是你的那份。”张天敲了敲桌子,打开密码箱,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马晓春。随后又取出一个信封丢给了耿昆。

发布  “我和淼淼的呢?”看到自己没有信封,肖奕有些急了。

发布  “急什么,你的那份信封放不下,我把和淼淼的合到了一起,给你。”说完甩过一个叠厚厚的用皮筋扎在一起的人民币在肖奕的跟前。

发布  看着那厚厚的一叠,肖奕有些愣了“啥时候一次性看到过这么多钱呢?揉了揉眼睛,盯着眼前到钱有些发呆了。

发布  “你愣在那里干什么呢?不就一点点的钱吗?”淼淼用手里的筷子捅了一下肖奕。

发布  挠了挠头,肖奕一脸的傻笑,对着淼淼说:“咱现在发了,怎么也算个万元户了。”说完嘿嘿直笑。

发布  “奖金也发完了,聂老师你就是我们的嘉宾,我们一起庆祝一下,大家都把旧给满上。”张天举着手中的酒杯,茅台醇厚浓郁的香味四溢开来。

发布  老聂闻言嘿嘿的笑了几声,说:“其实现在你们冲甲几成定局,我也算是个见证者,来,干了这杯。”等着古力将杯中倒满,站起身举起了杯。

发布  肖奕一把拿起古力刚到的酒杯,一口而尽,眼睛余光瞟了淼淼一眼,说:“干,为了奖金和甲级联赛,也要干上各几杯。”

发布  “肖奕,你又忘记自己的承诺了?你说过在腿好以前不喝酒的。”淼淼的声音依然柔美但是却有了一丝寒意。

发布  “你看,这么高兴的日子,你就让我喝几杯好了。”肖奕满脸堆笑的凑到淼淼的身前。

发布  “要喝也行,那就喝一瓶啤酒,陪大家一会。”淼淼伸手拿起桌上的那包奖金塞进了手边那秀丽的小包内,嫣然一笑的说道。

发布  “奖金……”肖奕眼睁睁的看着那包钱被淼淼收起来,脸色几度变幻,突然扯开了嗓子喊道:“小姐,给我一瓶百威,一瓶酒够了。”

发布  ************************************************

发布  喝了一瓶啤酒,肖奕依旧是在十点钟的时候醒过来,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将屁股移到了床前的轮椅上,缓缓地滑出了房间。停在大厅,看起了电视。

发布  “叮咚……”门铃响了,肖奕滑到门口打开了大门。

发布  “淼淼,你来了啊,带什么好东西给我了?”肖奕嬉皮笑脸的说道,顺手朝淼淼的小手抄去。

发布  “别闹,你看谁来了?”淼淼出人意料的脸一红,闪开身子说。

发布  “老…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你的身体好了?”看到淼淼身后出现的人影,肖奕有点结巴。

发布  “是好久不见了,我的病已经没有大碍,倒是你的腿怎么打了石膏呢?”说话的人影赫然是在上海养病大半年之久的陈祖德。只见他脸色红润,中气十足,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被胃癌折磨的老人。

发布  慌乱的将轮椅往后撤出,让出了一条道来,把陈祖德让进屋,肖奕有些激动,说:“老师,你的病完全好了?又可以出来工作了?你不知道你养病的时候我们几个受了多大的罪啊。”

发布  “罪?”陈祖德微微的愣了一下,笑骂说,“你还好意思讲,酗酒打架,完全把我平时的教诲给扔了,依我看呢,老刘这次处罚还轻了,要我的话,起码禁赛一年。”

发布  “啊……你知道那事?你怎么比刘老还很啊。”肖奕闻言一脸的冷汗,低声嘟囔了一句。

发布  陈祖德坐在沙发上,嘿嘿轻笑。

发布  “淼淼,你去弄点酒菜,我和老师好好的诉诉离别之情。”肖奕回头对着淼淼说。

发布  “离别之情?的确是要好好的诉诉。”淼淼的身上一阵的寒蝉,点了点头,向陈祖德打了个招呼,挎起小包逃出了门。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