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棋事件过了快一个月了,肖奕也恢复了以前的那种生活,加上那次发现下棋能赚很多钱后,越发的刻苦,整天钻在房间里钻研、练习。wwW、QUAbEn-XIAoShUo、COm这段时间棋力涨的飞快,硬生生的将刘淡然从授四子下到现在的只能授两子,其间刻苦,可见一斑。

这天下午,两人下完一局授两子棋,肖奕只是输了两个子。

复盘完毕,刘淡然说:“小奕,最近你的棋力进步的很快,从明天起我就带你到南京各个围棋俱乐部去,多和不同的对手下,这样可以提高你的经验,熟悉各种风格的选手,对你将来的围棋道路会有巨大的好处。”

肖奕其实也早就厌烦了现在的练习方式,听到能到处和不同的棋手下棋,连忙点头说:“好的,我早就等着和别人下了,每天和刘哥你下,我都快腻烦了。”

刘淡然敲了他一个响勺,说:“和我下的腻烦了?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想跟我学棋呢,要不是看在老陈的面子上,看我能不能理你。今天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带你去踢馆。”

“踢馆?哈哈,好玩。”肖奕一阵兴奋。

第二天早上九点,刘淡然带着肖奕来到了位于锁金村的天意围棋俱乐部。

这天意俱乐部在南京围棋界也算是个响当当的角色。而俱乐部的老板朱玉华更是当年和刘淡然一起闯荡棋坛的职业五段。看见刘淡然他们进门,朱玉华早就迎了上来,说:“啊呀,刘七段啊,今天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迎着刘肖两人进了里面。

刘淡然边走边说:“呵呵,老朱,我老刘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们啊。”

朱玉华笑着说:“求都求不到呢,请。”

三人找了个位置坐定,刘淡然说:“老朱,今天其实是来麻烦你的,我带了个小兄弟,想请你们这里的高手和他下几盘,让他积累点经验,也看看眼界。”

朱玉华说:“嘿嘿,老刘,原来是过来踢馆啊?没问题,我安排几个厉害点的。”

刘淡然说:“那好,麻烦你了。”转头介绍说,“肖奕,这是你朱老师,当年可是全国围棋界响当当的人物。”

肖奕连忙站起身来,说:“朱老师,您好,我叫肖奕,还请您多多指教。”

朱玉华笑着说:“好说,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能让老刘如此看重的,水平肯定没有话说了。”

当下朱玉华安排了几个俱乐部里数得上号的高手和肖奕对局。

第一个对手是天意里面的五号高手,姓孙名君,也算南京业余围棋界的高手了。

第一盘,肖奕执黑,三连星开局,孙君应以星小目。黑棋取势,白棋实地。两人都下得飞快,不一会功夫,棋盘上已经下了有三十来手。

朱玉华没有去看棋,陪着刘淡然在一旁神侃,天南地北的瞎聊,说起当年围棋界的趣事,两人不禁哈哈大笑。

十点刚过,一个年轻棋手跑过来,低声在耳边说了些什么,朱玉华哦了一声,脸色变得很是讶异。

刘淡然问:“老朱,出什么事了?”

朱玉华盯了她片刻,说:“老刘,你带来的那个孩子是职业选手?”

刘淡然这才知道肯定是那边的棋局有了变化,看朱玉华的神情,应该是那个孙君快要挡不住了,说:“没有,那个孩子我教了他几个月,据说才学棋两年还不到呢。”

朱玉华说:“这样啊,那我现在到是很好奇了,我们去看看。”

等两人来到棋局边,孙君满头大汗的在计算着,而对面的肖奕却是一脸的轻松,看见两人过来还起身问好。

朱玉华看了看棋盘,只见孙君的白棋两条大龙被黑棋追杀,而且竟然是两条都看不见活出的希望,愣了下说:“就到这里吧,这盘孙君输定了,你们复盘吧。”转头对一个年轻棋手说,“小唐,你去把老石喊来,让他来和这位小兄弟下一局。”

那个被叫做小唐的年轻棋手应声而去。

不一会功夫,来了一个大汉,一脸的络腮胡子,看上去很是有霸气。

只听朱玉华说:“老石,你来和这个孩子下一局。”

那老石也不说活,直接坐到位置上,拿起白棋,抬头说:“来吧,你用黑棋。”这老石名叫石敢当,山东人氏,据说当年出生在泰山山脚边的一块大岩石旁,他父亲灵机一动,就起名叫敢当,原本是想他长大后成为一个敢作敢当的汉子,谁知道正好姓石,因此也出了名,在业余围棋界都知道南京天意有个棋手叫做石敢当。

这次肖奕用中国流开局,老石应与三连星,大家拼抢速度。

这石敢当棋如人名,每一手棋都下得扎扎实实,完全不给对手留下机会,有时在局部宁愿稍微亏一点也要将阵地防御完美。

两人平稳的抢着大场,在取势的同时将眼前的实地尽数收下,波澜不惊得进入到中盘。

黑棋利用中国流布局的特点,将上边的边角基本算是收入囊中,子数不多,不过效率却是非常的高;而白棋的三连星并不是非常适合围空,因此老石充分的发挥了三连星的特点,一只有如张开的口袋,看上去气势磅礴,模样有如山谷。

肖奕终于忍不住了,第57手打入了下边巨浪滔天的白空。不是侵消,而是在四线打入,就是要活在里面。

如果白棋放任黑棋在里面活出一块的话,那这盘棋也就不要再下了。一手大飞搜根,逼着黑棋往外逃。黑棋在边上先靠了一手,白棋扳,黑棋长处,白棋再压过去,黑棋一个轻巧的小飞确保了一个眼位。

白棋的目的,在那手大飞过后就已然明了,就是要将黑棋整个杀在里面。马上一个强硬的手段,点,破眼。黑棋无奈,只能向外面跳出,白棋连点两手,将黑棋弄成愚型,然后在上面斜斜的小飞罩。

这手棋刚一下处,观战的朱玉华和刘淡然两人脸上有了变化。只不过朱玉华是轻皱了下眉头,而刘淡然的却是丝丝的笑意。两人的心里想的却都是一样:白棋出缓手了。

很显然,在局部观察力和判断力都绝对卓越的肖奕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计算了由二十分钟,黑棋放出了最强的手段,跨断白棋的小飞,白棋扳,黑棋断,白棋长,黑棋这个时候下出了一个隐藏的手筋,现在下面顶了一个,然后在上面挖断,不管白棋从哪一方打,黑棋在接下去的十步内都能做出一个眼来,也就是说白棋已经没有办法杀掉黑棋了。

原本脸色平静的石敢当脸上挂不住了,开始出汗,脸色发红,左右计算了一番,非常爽快的投子认输了。

肖奕两连胜。

刘淡然笑眯眯的说:“老朱,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吃饭去?”

朱玉华点头说:“也好,等吃过饭,我再让几个会员陪你们下下。”

于是吃过午饭,在朱玉华的安排和刘淡然的授意下,肖奕一个下午整整下了三盘棋,每盘棋都下到了官子,两胜一负,成绩优异的完成了这次的踢馆。

[www.QUA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