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来,肖奕每天都在重复着看书、打谱、对弈的过程中度过,棋力逐渐有了长进。WWw.QuanBen-XiaoShuo.COm

发布  这天下午刚吃过饭,一般要睡午觉的刘淡然出现在了棋社二楼。

发布  肖奕走到他前面,问:“刘哥,今天你不睡午觉了?有事?”

发布  刘淡然神秘的说:“你先别问,我带你去个地方。”

发布  肖奕说:“去哪里?干什么去?”

发布  刘淡然低声说:“别问,到了就知道了,现在也没生意,关门走吧。”说着拉着肖奕出了棋社大门,关上门,两人钻进汽车内,朝着新街口的方向驶去。

发布  汽车在新街口旁的一座三层小楼停了下来,刘淡然两人下车进了小楼。

发布  来到二楼,推开一扇房门,里面静静的座着六七个人,正两两一起手谈。

发布  肖奕低声问:“刘哥,我们来下棋的啊?搞的那么神秘兮兮的干什么呢?”

发布  刘淡然低声笑着说:“是的,来下棋,不过是下彩棋,就像你和那吴老头那样。”

发布  两人走到一个面色苍白,双眼无神,病恹恹的年轻人身旁。刘淡然说:“小曾,我来了。”

发布  那被唤作小曾的年轻人看到有人和他说话,抬头一看,说:“是刘七段啊,那个棋局我已经准备好了,人选也到了。”看了眼肖奕说,“你带来的就是这位小兄弟?”

发布  刘淡然点头说:“就是他,你要不信可以去查一下,看他是不是职业选手。”

发布  那小曾连连摇头,说:“哪里的话,我还能不相信你刘七段吗?请,到这边来。”起身领着刘肖两人向里面走去。

发布  推开一个小房间,里面布置的古朴典雅,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山水画。一个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的男子坐在中央的棋盘旁,看着三人进来,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起身。

发布  小曾说:“怎么样?刘七段,比赛什么时候开始?”

发布  刘淡然笑着说:“可以,这冷面刀王杨大力可是南京有名的业余棋手啊,号称南京业余棋界的天煞星,你竟然能请的到他来,看来今年的这次我是输定了,呵呵。”

发布  小曾笑着说:“哪里哪里,刘七段你每年出来的棋手都默默无名,最后可都让我们大跌眼镜啊,这次也应该是成竹在胸了。”

发布  两人互相吹捧了几句。刘淡然转身说:“肖奕,你就当是向这位杨老师讨教指点的,好好下,别有压力,我出去了。”说话间和那小曾转身出了小房间,只留下冷面刀王杨大力和肖奕外加一个小棋手作为裁判计时记谱。

发布  肖奕拿起棋盒请对面的冷面刀猜先。冷面刀王杨大力抓起一把白子,悬在棋盘上方。肖奕捏了两颗子轻轻地放在棋盘上。十四个,肖奕的黑棋。

发布  当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并开始计时,肖奕捏了颗黑棋落在了右上小目,白棋左上星位。第三手棋黑棋就思考了五分钟,然后落在左下小目,白棋第四手毫不犹豫的拍在右下星位,黑棋右上小飞,下成无忧角。形成了黑棋对角小目守无忧角对白棋对角星的局面。

发布  这时候白棋已经没有选择,左下小飞挂。肖奕抱定先捞后洗的战术,坚实的小尖,不给白棋挑起战斗。白棋只能老老实实的拆三,获得根据,然后黑棋右下小飞挂,配合着上面的无忧角将边空捞住,局面趋于平稳。

发布  这个时候外面已经热闹非凡了,刘淡然看着大盘上黑棋明显先捞后洗得战术不禁微笑着点头,心里明白是刚才那句南京棋界的天煞星起了作用,暗自赞叹着肖奕的机智,灵活。

发布  而一旁的小曾却已经开始冒汗,棋局已经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将近三十手棋,号称以杀棋称著的白棋竟然被黑棋牵着走,怎么也挑不起战斗,心里委实焦急难耐。

发布  这时候黑棋抢占了棋盘上的最后一个大场,将先手交给了白棋。

发布  这时冷面刀王杨大力早已经不耐烦了,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好不容易将先手握在手中,当即右边的黑空中三线打入。

发布  如果白棋实在四线侵消,那么肖奕还是会牢牢守空,可是现在是三线打入,那就没有办法了,只有战斗一条道了,当即下了最强硬的一手,尖。白棋长,黑棋扳住,白棋也扳,黑棋断,局面终于开始向白棋所期待的方向行去。

发布  对局室外的小曾这时候长舒了口气,下了四十来手,终于开始战斗了,他对冷面刀王杨大力的中盘对杀能力非常自信,完全有理由相信,棋局将在中盘分出胜负。偷眼看了下刘淡然,还是那副微笑的样子,没有丝毫的变化。

发布  其实这个时候刘淡然的心里却是兴奋异常:嘿嘿,杀棋著称,还南京的天煞星呢,让你看看什么才是职业水平的对杀实力。

发布  就在这个时候,黑棋凭借着敏锐的观察力发现了白棋在大龙逃跑中所犯下的一个微小的错误,先两手点将白棋的眼位破去,然后一个跨断将白棋大龙从中切开。这时候白棋要跑上面的吧,又舍不得下面的六个白子,要是一起跑呢,里面的变化复杂异常,而且还是在黑棋的厚势范围内作战,有点悬。

发布  杨大力的额头开始冒汗了,脱掉了西装,扯开领带,毫无风度的趴在棋盘上计算着。

发布  不过对面的肖奕就更加没有风度了,脱了鞋子,右脚踩着凳子上,手指抠着脚丫,还时不时的面上出现奇怪的表情。

发布  足足用去了一个小时,杨大力决定要大龙一起逃,白棋扳,意图将下面的六个白子和上面联系起来。

发布  这时候,肖奕下了一个出乎他意料的棋,黑棋飞罩整条大龙,白棋只能跳出,黑棋挖断,白棋打吃,黑棋这时候先在下面挤了一手,然后又是一个挖断。杨大力突然发现,白棋非但下面的六个子没有救出来,反而又送进去了三个,立时愣住了,看着棋盘良久没动,直到一旁的小棋手提醒他开始读秒才回过神来,抓了两颗白子,投子认输了。

发布  等到肖奕在里面复盘出来,笑眯眯迎上来的刘淡然拥着他的肩膀,说:“下的不错,嘿嘿,等会带你去吃顿好的。”向一旁哭丧着脸的小曾告了声别,两人出了那小楼。

发布  坐在车子里,肖奕问:“刘哥,今天的棋局有多少的彩头啊?”

发布  刘淡然笑眯眯的看着他说:“你猜呢?”

发布  肖奕心想就你们这些人的身份,彩金肯定少不去,说:“我猜怎么也有个万儿八千吧。”

发布  刘淡然摇头轻笑了一声,说:“你看我就值那点钱啊?告诉你,这次的棋局是我和那个小曾约定好的,每年一次,双方都由业余棋手参加,彩金十万。”

发布  肖奕听得目瞪口呆,张嘴愣住了,过了片刻,说:“十万?也太多了点吧,真是把钱都当成纸了啊。”

发布  刘淡然嘿嘿笑了一下,甩出一叠钱过去,说:“这是给你的对局费,收着吧。”

发布  肖奕接过钱,厚厚的一叠,怕不有上万呢。脑子里一片混乱,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的钱啊,看来这下棋真的是能发财呢。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