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局室的门口,迎接两位选手的是无数的记者和中方的棋手,尽丧脸面的日本棋手早一步已尽数离去。WWw。QuanBen-XiaoShuo。Com当羽根直树率先从门口出来的时候,一时间镭光灯四下闪起,一阵轻呼。

发布  羽根直树的脸色非常的差,输了如此重要的一局棋,回国后就算日本棋院不追究他卤莽地挑起并无把握之战的责任,他自己也无法自谅。而期望中应该面有得色的肖奕,脸上却找不到一丝的笑意,茫无表情。记者们都纳闷,这肖奕昨天还狂傲得很,怎么今天赢了棋却安分了呢?

发布  朱雨尤其的郁闷,昨天的稿子拿回去,被上司好好的夸奖了一番,直说着要加她奖金呢。要是今天肖奕能赢下比赛,再大放厥词的话,下一期的报纸销量肯定直线上升。朱雨满心期待的等着肖奕他们出来。一见肖奕出来,朱雨就拿着录音机挤了上去,问:“你好,肖奕选手。请问今天赢了这盘棋后有什么感觉和想法?是不是就此能说明日本围棋已经后继无人了?”

发布  又是昨天那个女记者,肖奕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昨天对她还有些好感,可今天看到怎么就觉得闹心呢?看了朱雨一眼,淡淡的说:“没什么感觉,我已经证明了昨天我所说的话。”朱雨还待要问,这时古力及时抢到肖奕面前挡了驾,两人一前一后挤开人群仓皇而逃。一时失去靶子的众记者又围住了羽根直树。

发布  体坛周报的记者给出了一个非常难堪的问题,“请问羽根直树先生,今天您输掉了这局关乎中日围棋界名誉的棋局,是不是就如肖奕初段所说的那样,日本围棋已经后继无人了呢?”

发布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日本围棋的底蕴是目前三国围棋中最为深厚的。我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水平也不在强手一列,今天的失败只不过是我个人的失败,我的棋力不等同日本围棋新一代的实力。而肖奕初段的水平也算不得中国年轻辈的顶尖选手,所以同样不能代表中方的围棋界。”羽根直树虽然话说的有些底气不足,但是语调仍然比较傲气。

发布  一阵轻微的嘘声响起。朱雨从后排插了上来,张口便问:“那么羽根先生,就像您说的那样,您并不算日本顶尖的棋手,从我们的了解来看,您也是日本新人届的佼佼者;而我们的肖奕初段,他同样是我国的年轻棋手的翘楚。加上古力先前二比零战胜张栩的棋局,是不是也在另一方面说明了将来的世界棋坛,日本已经落后了呢?”

发布  这个问题同样尖锐,其实和前面的那个也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是问得方式却有所不同。羽根直树脑子里本来就乱,被面前的一群记者的问题搅得更加的烦乱,冷冷的说:“我说过我不能代表日本围棋,而张栩同样也不能代表日本的新人棋手。我们日本的新人中,真正厉害的棋手并没有随队过来,要是他能来的话,你们的肖奕古力根本就不是对手。”

发布  顿时一阵哄闹,谁也没想到羽根直树说出了这样一个人来,立时兴致高涨起来,朱雨急着问:“有这样的一位年轻选手?那怎么没听日本媒体提起过呢?”

发布  羽根直树心里暗声喊糟,张口结舌间,突然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张着嘴转头一看,日本棋圣大竹英雄九段出现在他的身后。大竹英雄看了一眼群情激昂的记者,摆摆手说:“羽根直树有些累了,刚才的问题回答的有些乱,大家都散去吧,他现在需要休息。”

发布  大竹英雄棋风大气唯美,落子如飞,而他说话速度也和落子一样又快又急,众记者咋一听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拉着羽根向身后退去,入了酒店的电梯。

发布  朱雨高声大叫:“大竹九段,请问羽根直树先生说的都是真的吗?真有这么一位棋手吗?”然而回答她的是电梯升起的声音。

发布  虽然焦点人物相继打了退堂鼓,但记者们敏感地觉得挖到了有价值的内幕消息,也不愿离去,在大堂里凑一堆交头接耳讨论起来。

发布  一开始就躲在记者后边看热闹的马晓春对聂卫平眨了眨眼,两人也溜了脚。

发布  “老聂,这日本围棋界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超新星?”

发布  “我哪里知道,问大竹去。”

发布  “唉,这下你的古力可有难了。”

发布  “有什么难?人家指名了要和你那肖奕下。”

发布  酒店羽根直树的房间内,日本代表团的领队村野正雄正坐在沙发里,狠狠地教训着羽根直树,“你祸闯得不够大呀?”而面前罚站着倍感委屈的羽根直树。

发布  “我,我,村野老师....”

发布  “我什么?闯了祸还得我给你擦屁股,你去把林老师给我叫来,自己先好好反思反思,做个检讨,回头再收拾你!”

发布  “唉,好。”羽根直树鞠了一躬,小退着出了大门,到隔壁去寻林海峰,留下村野正雄独自在揉着脑门上的那搓毛。

发布  没等他把脑门的毛揉出个具体形状,林海峰敲门进来了。

发布  “林君你来了,坐坐。”

发布  林海峰把正要从沙发里起身的村野按下,“我自己来就好了”说着拖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发布  “此番来华,把大日本围棋的脸面都丢光了,林君,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发布  林海峰虽然是台湾棋手,但脸面毕竟也在日本围棋里,一损俱损的道理他也是懂的,略一沉思,随后点了点头,计上心头,凑到村野跟前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村野听了一会,也不揉他那短毛了,脸露释然,嘴角略微往上拉了拉,不断点头,连呼“呦西,呦西!”

发布  一旁的大竹英雄九段也频频的点头,一脸的微笑。

发布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