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奕没来?他去哪里了?

发布  说实话,古力那是冤枉他了。wwW,QUanbEn-xIAoShUo,cOm比赛开始不久,肖奕就来到了研究室。可是他看棋是假,找严淼淼是真,本来说好今天上午在研究室里碰头的,谁知道在研究室里却没有看到她,这下哪里还有心思看棋,一骨溜的又跑出了研究室,站到了酒店门口,等着心中的佳人。

发布  直道吃过中饭,严淼淼还是没有出现,电话打过去也不通,肖奕失望的很,无奈之下,转身上楼,进了研究室。

发布  这个时候,棋局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黑棋如愿的将中腹的大空围住,盘面已经追近了许多。而白棋也将边角牢牢的抓在手中,细微的领先着。

发布  古力细细的计算着目前的形势,如果按照正常收官的话,黑棋肯定贴不出目来,很可能以两到三目的劣势落败。半个身子趴在棋盘上,阻挡住了张栩的眼睛,不时的将满头的乱发揉成了鸡窝。该下在哪里呢?左上的白棋看起来有点不稳固,但是要直接打入的话,活棋的希望渺茫,就算能活出来,那么中腹也将被白棋通过利用跑进去一些,谁知道到时候的交换是不是合算呢。古力双手狠狠地抓着头发。

发布  这时候砰的一声,研究室的门开了,里面的棋手们一齐将目光朝门口看去,然后大部分的目光就不再收回来了,因为进来的是严淼淼。一身紫色的风衣,里面一件雪白的紧身毛衣,配合着下身的牛仔裤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脸上的妆却是淡淡的,淡的让人几乎就看不出来,但是着淡淡的素妆却将她娇美的容颜烘托的完美无比,一时间让很多的人都留住了目光。

发布  看着一群色迷迷的家伙的目光都挂在了严淼淼的身上,肖奕突然走到了双方中间,朝大家笑了笑,转头低声在淼淼的耳边说:“你去哪里了?我没等到你,可急坏了。”

发布  淼淼展了下她那迷死人的笑容,说:“去学校了,有点事来晚了。现在形势怎么样了?”说着向前面的棋盘走去。

发布  肖奕侧身在她和众棋手的中间,边走边说:“好像现在小古有点危险了,盘面已经被张栩简单化了,不容易再找到能挑起战斗的地方。”

发布  的确,棋盘上能放胜负手的地方已经没有了,在小棋手毫无感情的读秒声中,古力无奈的只能在右下角点角,打将了一手。

发布  原本是打将的一手棋,可是到张栩的眼里却出了问题了。那颗黑子在他眼中就像是一颗钉子一样正好狠狠地钉在了白棋的七寸处,白角里面竟然还有棋。张栩的额头开始冒汗了:为什么这里还有棋呢?先前怎么都没有看到呢?张栩很懊悔,也很沮丧,因为里面黑棋如果应对正确的话,将是一个打劫活。在棋局几成定局的时候,黑棋突然在白角出现了一个打劫活,那么这棋也不用再下,白棋输定了。一俯身,将这个角上的棋给遮挡住了。

发布  看着迟迟不落子的张栩,古力有点纳闷,不就是挡一手嘛,需要那么长的时间考虑吗?突然发现张栩将右上角用身体给遮挡了起来,心中一动:莫非哪里真的有棋。回忆了一下上面的情形,很快的脑子里就出现了黑棋打劫活得图案。愣了一下,古力嘴角不禁浮现了一丝笑容。

发布  从电视画面里,研究室的一帮人都清晰的看到了古力的笑容。

发布  耿昆托着下巴,说:“这小子是不是下的脑筋出问题了,棋都输定了,还能笑的这么开心。”

发布  肖奕看着眼前的棋盘,随口应了一声,说:“就是,小古就是脑子坏了,被聂老师教坏了。”话音未落,就看见聂卫平从一旁冲了过来。“啊,不对啊。”肖奕很大声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着走过来的老聂,指着棋盘说:“聂老师您看,这个角上的黑棋没有死啊,是个打劫活。”

发布  一句话有如一颗炸弹般响起,顿时将原本有些沉闷的一群人炸的两眼放光。哗啦的一下都围了过来,也不知道是真的过来看棋还是来吃肖奕身旁严淼淼的豆腐。

发布  肖奕在棋盘上飞快地摆着接下去的一连串变化。现在白棋只能朝下边挡,但是黑棋在白棋的外围有着一颗已经死透黑子,当点角黑棋落下,白棋又只能往下的挡得时候,那颗死透了的黑棋却又重新散发出了丝丝的生命力,要是白棋不补一手的话,而吃点角黑棋的话,黑棋将在下边的白空中或出一块来,那样白棋如何也不行。但是要是补了那一手的话,黑棋的点角顿时少了一丝压迫,竟然能做出一个打劫活来,白棋同样无法接受。

发布  顿时,看棋的中方选手都呼出了一口气,满脸的喜悦。而原本以为大局已定的日方棋手却取代了脸上的愉悦,换上的是失望。

发布  很显然,古力也看到了这个点,当张栩挡下的时候,毫不犹疑的将里面的那颗黑子跳出,要么出头,要么就地做活。

发布  张栩看到黑棋也已经计算清楚,摇了摇头,直接投子认负。

发布  王元清了一下嗓子,用他那有特点的嗓音宣布,本次的中日新人王对抗赛的第一局,中方古力三段胜。

发布  随后两人开始复盘,指指点点间就到了最后的那手点角。张栩问:“古力,这里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发布  古力抓了下脑袋,笑了一声,说:“我哪有看出来啊,我是听到读秒,用来打将的,嘿嘿。”

发布  张栩直感到眼前一片漆黑,苦笑着说:“这样也可以啊,我可真的冤枉啊,原本都以为已经拿下了呢。”

发布  古力这个时候胸膛又挺起来了,说:“拿下了?你哪里本来就是个窟窿,我迟早会发现的,早晚都一样。你凭什么拿下啊。”

发布  张栩看着眼前的古力,一阵力不从心,说:“我说小古,你小子也无耻了吧。误打误撞的还说迟早能发现的呢,真服了你了。”

发布  古力伸手拍了拍张栩的肩膀,嘿嘿贼笑。

发布  出了对局室,古力看到的是个美女,一个以前看过的美女。很自然的就起了猪哥的念头,故作潇洒的走过去。

发布  刚走到严淼淼跟前,肖奕的头就冒出来了,眨着眼睛说:“小古,第三件事基本办妥,你看如何。”

发布  “第三件事?办妥?”古力有些纳闷,脑中一转,恍然大悟,吃惊的说:“老肖,是那第三件事情?真的给你办妥了啊。老大。”竖起了拇指。

发布  这声老大,在别人耳里也就一普通称呼,可在肖奕的耳中却完全两样,拉开嘴哈哈大笑,说:“也别叫得那么好听,晚上表示一下吧。”

发布  古力倒是很豪爽,眉头也没有皱一下,点头说:“好,地方你们挑。”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