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的冬天非常的寒冷,天气诡异的金陵城更是街头常见了风雪。WWw。QuAnBen-XIaoShuo。Com但是无论多大的风雪也不能冻结肖奕那颗热腾腾的心。

发布  依旧只是写了封信,向家里的叔叔送去了平安的消息。不过这次连同信件一起的还有一张汇款单,两千元钱的汇款单。

发布  耿昆的父母在法国,南京的家中就剩下了他和肖奕两人。如果就两人过年的话,那也算不得十分冷清,可是自从白岚走进耿昆的生活后,非但没有给这间原本就有些清冷屋子带来些许的热闹,反倒是越发的清冷起来,只是因为耿昆和白岚两人每天抛下肖奕一人,出去约会了。

发布  孤单的肖奕也只能偶尔的跑到刘淡然处蹭几顿饭,要不就找老张啰嗦个半天。剩余的时间却也过的也算有些充实,每天都用耿昆家的电话和严淼淼煲电话粥,彻底的将围棋抛到了脑后,时间倒也过的飞快。

发布  转眼间,正月也快过去,耿昆和白岚的感情有了巨大的进步,整天腻在了一起,用肖奕的话来说,那就是两人都快穿一条裤子了。不过肖奕却也过的很滋润,虽然严妹妹不在身边,但是每天的电话粥还是将两人的感情熬的稀烂,热乎的很。

发布  这天下午,耿昆和他心爱的白岚妹妹又一次在肖奕的面前钻进了里边的卧室。对于这样的场面,自从上个礼拜开始,已经有不少的次数出现在他眼前,早就习惯了。正要抓起电话跟远在扬州的严妹妹互吐衷肠,电话的铃声不适时宜的响了。暗骂了一声,提起听筒说:“喂,找那位?”

发布  电话那头传来古力的声音:“老肖啊,我古力啊,你们在就好,我明天晚上的火车到南京,参加三天后的中日新人王对抗赛。”

发布  肖奕说:“你不是被禁赛了吗?还能参加中日新人王赛?”

发布  古力笑了一声,说:“老大我只是被禁了国内的比赛,这国际赛场嘛,老刘也不敢禁我的,要不谁去为国争光啊。”

发布  肖奕嘿嘿的笑了几声,说:“少废话,来南京可以,多带些钱就行了,至于那重庆火辣的美女就不要了。”

发布  古力哈哈的大笑了几声,说了几句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话语,挂上了电话。

发布  肖奕带着一抹笑意,忙不迭的拨通了印在脑海中的号码。嘟嘟几声后,那边一个急促却又甜腻的声音传来:“今天怎么现在才来电话啊,你是不是也去买个手机呢?”严淼淼娇嗔的声音从听筒传了过来。

发布  肖奕说:“刚才有点事情,所以耽误了。对了,三天后是中日新人王对抗赛,古力对张栩,你来吗?”

发布  严淼淼嗯了一声,说:“好的,那我后天下午过来,到时候我再给你电话。”

发布  肖奕答应了一声,两人开始腻在那肉麻的话语中去。

发布  中日新人王对抗赛,每年一届。由当年两国的新人王进行三番棋的比赛,争夺桂冠。这一届的日本新人王是二枚腰林海峰的弟子张栩,中国的新人王是来自重庆的选手古力。

发布  比赛在位于商业繁华的新街口金鹰皇冠酒店举行。比赛当日,酒店的大门口挂着两条横幅,一道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另一道是:勿忘国耻,扬我中华。

发布  进入酒店的中日棋手,都向着第二条的横幅看看。面上的神情迥异,中国的棋手一脸的笑意。而日本的选手却有点不知所措,没能想得明白,这来下几盘棋,怎么就会扯上了“勿忘国耻,扬我中华”这几个字了,都摇摇头,无奈的走进酒店。

发布  上午酒店,比赛在裁判长王元的宣布声中开始。猜先的结果,古力如愿的拿到了黑棋。

发布  二连星对错小目,外势对抗实地的开局表明了两人的立场和心境。

发布  古力师承聂卫平,虽然没能学到老聂的精妙布局,但是却也是有板有眼,张弛有道。而执白的张栩出自名门,老师林海峰乃是一代宗师吴清源大师的弟子,一脉相传下来的布局,又岂能弱了去?

发布  古力很快就竖起了一道震慑全盘的大模样,隐隐间有吞并中腹的感觉。而张栩也大肆的收掠着广大的土地,实空迅速的领先了。

发布  研究室里看着当前的局势,又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黑棋竟然那样的放任白棋掏空,只是一心做中腹的文章。

发布  耿昆皱着眉头,说:“古力到底在想什么?怎么能放任张栩这样围空呢?”

发布  一大早才赶到南京的老聂用折扇指着棋盘上,说:“他想经营中间?可是这中间的模样看起来是非常有潜力,其实至少在目前却还是一个纸皮灯笼,一戳就破。”

发布  而一旁的大竹英雄却非常的满意当前的局面,做到老聂的身旁,说:“我说小聂啊,这古力可是你的徒弟,怎么他现在的想法连你也看不出来?”

发布  老聂看着昔日的老对手,摇头说:“看不出来,中间要是被张栩腾出手来,那灯笼一戳就破,黑棋布好下啊。”

发布  这个时候古力也感觉到了,本来想着用战斗一举消灭对手,哪知道张栩根本不更他战斗,只是近乎猥琐的到处收刮着实地。看着眼前的局面,有些头疼。要是现在就打入白阵去破空的话,那么很可能落下个后手,被黑棋先手开始破坏白棋的中腹;但是不去打入的话也不行,白棋现在的实空太大,就算自己将中腹全部围起来,那么也只是小胜的局面,更不用说张栩让不让他围呢。两头为难,只好陷入长考。

发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古力看着诺大的棋盘,竟然找不到一个能够一箭双雕的好点,心里很是郁闷。可却偏偏不敢随便动手,生怕一个不小心,中间那巨大的潜力霎那间就会灰飞烟灭。左右无奈,迟迟不敢落子。

发布  中午十二点,王元准时宣布封盘,在一旁的纪录本上签完名,对局双方就被请出了对局室。

发布  吃着中饭,古力突然发现不远处的研究棋手用餐处肖奕没有出现,暗骂了一声:这小子跑哪里去了,我的比赛也不来看。

发布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