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提问的是一个女记者,有着淡淡的姿色,戴着一幅非常漂亮的水晶镜片的眼镜。WWw。QuAnBen-XIaoShuo。COm只听她发问说:“你好古力,我是围棋报的记者朱雨,首先祝贺你夺得本次的中日新人王战。再者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你对于这次的比赛是否感到有压力,或者说你感到这次的比赛艰苦吗?”

发布  没等古力搭话,老聂就嘟囔了一句:一看就知道是刚刚出来的实习生,哪有这样问问题的,竟然问对局者有没有压力,还比赛艰苦不艰苦,哼。

发布  古力倒没有听到老聂在一旁的嘟囔,微笑着说:“谢谢你,对于比赛嘛……我想压力还是有的,棋局进行的叶比较艰苦,虽然我二比零胜了,但是都胜的非常的惊险。”

发布  “好的,谢谢你古力。再问一个问题,你认为现在中日围棋的实力还有差距吗?”又是一个非常容易回答的问题,官方的回答就可以满足朱雨。

发布  看了一眼身旁的肖奕,古力略微沉吟了一下,说:“当年的日本围棋非常的利害,随便的一个高段棋手都不是中国选手能抗衡的。”顿了一下语锋一转说,“不过,最近几年,中国围棋已经大踏步的赶了上来,我想现在已经在伯仲之间了吧。是吧,肖奕。”

发布  “啊?”肖奕明显准备不足,他哪里会知道古力突然就丢过来一句话,愣了愣说:“是啊,当年日本围棋的确利害,但是如今的日本围棋已经没落了,屡次在世界大赛中落马,虽然底蕴深厚,但是没有高手。”

发布  一席话顿时掀起一片的哄闹声,中日两方的棋手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肖奕。

发布  毕业于新闻系得朱雨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回答的分量,继续问道:“那么请问肖奕初段,你是怎么会有这样的认为的呢?”

发布  肖奕看了看一干下巴都要掉落的棋手,笑了笑说:“不可否认,当年的日本棋手非常的强大,几乎强大到我们仰望也快看不清的地步。当年的秀行先生、大竹棋圣,都是十分优秀的棋手,但是请大家看看,现在的日本围棋有什么超一流的棋手了吗?”

发布  又是一片哗然,朱雨非常满意这样的回答,“可是现在日本的大竹棋圣,王立诚九段和赵治勋老师,他们的表现依旧十分惊人,而小一辈的张栩七段更是当今日本棋界的超级新星,你怎么就能说日本围棋衰落了呢?”

发布  “王立诚老师?张栩七段?”肖奕反问了一句,摇了摇头说,“可惜的是,这几位有的是从台湾过去学棋的,加上先前的林海峰老师,可以豪不夸张的说,日本围棋近五年来,是靠着台湾棋手在世界棋坛上撑门面。”

发布  一片哄堂大笑,观众席上闹翻了天。

发布  “口不择言,狂妄无比。”在场的日本棋手给肖奕的定义。

发布  朱雨显得十分的兴奋,还要再次发问。一旁的华以刚抢到了前台,拿着手里的话筒说:“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次的回答就到这里,请大家有序的退去,谢谢大家。”

发布  “等一下,请等一下。”一个中文有些生硬的声音从日本棋手那边传来。目光齐刷刷的转向了那边,一个青年站了出来,正是日本的年轻棋手羽根直树。只见他飞快的跑到了发言台上,抢过老聂面前的话筒,用蹩脚的中文说:“刚才肖奕初段发表了日本围棋没有高手的看法,想必他的围棋水平已经很高,高到可以看出来我们日本有没有高手的地步。那么我想向肖奕初段发出一个挑战,希望能和我下一盘棋,给我做个指导。”

发布  原本已经准备离去的各个媒体的记者立刻来了精神,打开手中的录音机和摄像机,齐刷刷对准了正准备下来的肖奕。

发布  挑战?有意思。肖奕自从在老聂哪里学习了两个月的布局会南京后,除了和耿昆下过几盘棋外,还没有和别的棋手下过棋,早就手指头痒的很。闻言马上精神百倍,返身转会发言台,说:“羽根直树二段也应该算是当今日本围棋界的一个超级新星吧,既然你有这个意思,那恭敬不如从命。小肖那就请你指点我一局。”

发布  一旁华以刚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肖奕你个臭小子尽给我惹麻烦,还答应了对手的邀战,这下好了,万一真输掉的话,那么以后中国围棋就别再抬头了。当下准备出来打个圆场。没等他发话,羽根直树拿着话筒就说:“那好,肖奕初段,明天上午九点,我们还在这个地方,好好的下一盘精彩的对局。”说完扔下话筒径直走回了日本棋手之中。

发布  说话间,大竹英雄九段上前和华以刚低声谈论了数句,还不时的看向肖奕这边。片刻后,大竹英雄转身告辞,带着一帮日本棋手扬长而去。

发布  等到一群人都渐渐散去,看了看场上已经没有记者,华以刚黑着脸跑了过来,对着肖奕破口大骂:“肖奕你个臭小子,你现在是翅膀硬了,吃了什么东西啊,脑子迷糊了吧,说话根本就不着调。明天的比赛要是赢了还好,要是你输了的话,我们棋院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以后也别出门了,去参加比赛直接蒙着黑不去。”喘了口气,瞪了肖奕一会又说,“唉,明天就要和羽根比赛,你还是回去打谱吧,好好的研究一下,明天那局,只能胜不能办。”轻轻的叹了口气,摇着头离去。

发布  从事情发生到结束,老聂一直就坐在主席台上没有动过身,等到一帮人全部离去,才深深的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正要和淼淼离开的肖奕说:“小肖啊,不错,有魄力,虽然狂傲了些,但是有我和马小当年的风采,嘿嘿,这正是:凭年少,谁不轻狂。”摇着折扇,踱着方步离开了现场。

发布  诺大的会场里就剩下肖奕他们三人。肖奕携着淼淼柔滑的手,“小古,刚才我表现的如何?”

发布  古力也是性情中人,竖着大拇指说:“好,这样才有当年国少龙头的样子,不至于辱没了这个名号,哈哈。”顿了一下又说,“不过说句实在话,现在的日本围棋还真的不行了,你明天要把那个羽根给拿下的话,以后日本棋手看见我们也要低着头走了,嘿嘿。

发布  “可是,你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下过棋了,状态能恢复好吗?“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热量,淼淼担心的说。

发布  “对我没有信心吗?区区一个羽根直树,如何能阻挡我呢?”一股豪气由心底涌出,看着淼淼美丽的眼睛,肖奕自信却又温柔的说。

发布  古力也感受到了肖奕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豪情,默默的看着他,眼中也是炙热的目光。

/sho的书。</a>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