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奕诚恳的说:“是啊,谢谢李哥了,今天天色已经晚了,我明天再陪李哥你下。wWW。QuAnBen-XIaoShuo。coM”伸手将棋盘下的主席头抽出来。

发布  小李一把摁住,说:“干什么?输了不认账了?”

发布  “没有啊,李哥是你输了啊。”肖奕指指棋盘。小李往棋盘上一看,登时呆了:“这么会这样?该杀的我都杀赢了,这么还会输上好几十目呢。”原来那棋盘上白棋和黑棋对杀的地方基本都赢了,可是黑棋借着对杀的时候在白棋的外围竖起了几道铁壁,不经意间将盘面的余空基本拿下,虽然死了一条二十几个字的大龙,还是领先了将近三十目,而现在棋盘上已经没有可以围空的地方,肖奕的阵地也补的比较坚实,白棋是怎么也不可能挽回局面了。

发布  肖奕看了看围观的群众,说:“天色也不早了,我要先走了。”说着就往外挤去。

发布  小李一把拉住他,说:“再来一盘,刚才那盘我只顾杀你大龙了,不是我实力的体现。”

发布  肖奕轻笑了一声心想:唉,老哥啊,你都知道你只顾着杀我大龙了,那就是说你的大局观还很差,又何必再找抽呢。当然没有谁会嫌钱多的,也不答话,拿起黑棋递了过去。

发布  这次两人用中国流对三连星开局,这次都下得比较平稳,下了三十多手,硬是没有发生过一次战斗。小李将盘面的最后一个大场占了后,看看自己的子力都还不错,实空也领先了点,第五十三手将一个黑子打入到左边的白阵中,肖奕也不理会,直接点三三,将角空占为己有。然后也深深地打入到上边滔滔的黑空中。战斗开始,小李顿时来了劲头,大展各种攻击手段,而白棋一路逃跑,眼看黑棋利用中国流竖起的厚势就要将白棋鲸吞。这时候,肖奕出了一个妙手,在黑空中利用刚才点三三的时候留下的手段作成了一个半眼,一边要出头,一边要活在里面,两边见合。

发布  小李愣愣的看着将黑阵踩个破碎的白棋,叹了口气说:“唉,输了,差距大了点。”

发布  观战的人群立马热闹起来,讥笑小李的,夸赞肖奕的,此起彼伏。

发布  老张一把抓住肖奕,激动得说:“小兄弟,你棋下得真是好啊,今天你老哥我请了,咱哥俩喝点,然后住我家,顺便你教哥哥几手。”

发布  肖奕脱口就出:“好啊。反正我还没找到住的地呢。”两人挤出人群,老张拦了辆车回头大声喊道:“小李,明天我和小兄弟再来**你,哈哈。”钻进的士,留下满脸铁青的小李扬长而去。

发布  夜幕降临,霓虹七彩。肖奕两人在希尔顿大酒店下得车来,老张满脸春风的带着肖奕进了酒店。在小姐的带领下进了电梯,上到三楼。

发布  肖奕边走边看:妈的,想不到我还能到这么高雅的地方吃饭啊,看来这个老张肯定是个强人,以后就跟着他混了。

发布  进了包间,老张熟门熟路的点了一桌菜,还叫了一瓶八二年的什么什么o的。

发布  等菜一个个上来,肖奕的眼睛也逐渐的亮了起来,在服务小姐倒了杯酒后,对着老张稍微的客气了一下,什么没看过,没听过,就吃哪个,一时间也不管在什么地方,要不要保持形象了,心里还暗自后悔着:妈的,早知道这样,刚才还吃什么凉面啊,还吃了两碗,搞得现在吃不下多少了。

发布  老张看着狼一样的肖奕,挥手让小姐出了包间,稍微吃了点东西,笑嘻嘻地看着狼吞虎咽的他肖奕。

发布  一口菜就着一口酒,肖奕吃的不亦乐乎。过了一会,看这满桌的狼藉,摸着微微鼓起的小腹,朝老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光顾着吃了,以前从来没吃过,机会难得啊。”

发布  老张笑着说:“吃完了?那我们走吧,你指点我几盘去。”

发布  肖奕连忙点头。

发布  老张喊服务小姐进来,在那帐单上签了个名。只听那小姐说:“张总,慢走。”肖奕更加确定了老张是个很牛比的人,坚定了以后跟着他混得念头。

发布  两人出了希尔顿,迎着夏日夜晚那爽快的晚风,一路向前。

发布  老张点了根烟,说:“小伙子,刚才忘记问你叫什么名字了,听你口音不是南京人吧,来南京干什么呢?”

发布  肖奕说:“是啊张哥,我叫肖奕,无锡人,家里穷,来南京打工的,今天下午刚到的。”

发布  老张说:“无锡人,那边不错的啊,你怎么出来打工,你看上去才十几岁,不上学出来打个那门子工啊?还没找到工作吧,我看你棋下得真是不错,我有个哥们开了间棋社,要不你去他那里帮忙吧,以你的棋力,我想一个月弄个两三千的没问题,虽然少了点,不过也勉强够用了。”

发布  肖奕不禁乍舌道:“两三千还少?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那我就去你朋友的棋社好了,谢谢你啊,张哥。”

发布  老张摆摆手说:“小意思,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和我下棋的时候别太狠就行。”

发布  肖奕笑着点点头,说:“对了,张哥,看你这样子,这身份,怎么会和那些人在车站露天下棋啊?”

发布  老张嘿嘿笑了一下,说:“老哥我水平差,以前没有发达的时候就喜欢马路围棋,虽然这几年有些钱了,但是这么多年来还是没有改变以前的习惯,就是找的那种感觉。”说起以前,老张有些感慨。

发布  说话间,两人来到一间车行门口,里面停着许多上档次的轿车。老张回头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拿车,也不知道有没有修好了。”留下肖奕一个人在车行大厅。

发布  肖奕看着那些在维修的汽车,宝马奔驰,本田奥迪,最差的也是桑塔纳,肖奕低声向往的说:“要是有一天我也能搞辆车开开就好了。”

发布  正幻想着将来开名车,抱美女之时,耳边传来老张的声音:“肖奕,我出来了,走吧,我们回家下棋去。”回过神了,只见老张驾驶着一辆奥迪停在门口,连忙跑出车行,拉开车门,上了车,呼啸一声,车子向老张家冲去。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