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届富士通杯决赛在九八年八月二号在东京开赛,对阵双方是韩国的李昌镐九段和常昊八段,比赛在当时尚不普及的网络上同步直播,国内的大盘解说由聂卫平和徐莹负责,可谓热况空前。WWw.qUAnbEn-xIaosHuo.COm

发布  肖奕耿昆几个老早就在研究室里抢到了电脑跟前,虽然还没有资格自己摆弄,也算是借着马晓春的光,挤到了电脑之前。

发布  比赛开始后一直波澜不惊,李常两人都是棋风厚实之人,一个依靠超强的忍耐力和观察力获胜,一个凭着绵绵悠长的全局平衡的功力御敌。

发布  整个上午,两人只是下了寥寥的三十多手棋,基本没有发生碰战,古力打了个哈欠,就差点睡着了。肖奕倒是看的仔细,不停的询问马晓春,看着常昊拿从老聂那里传承下来的布局和李昌镐滴水不漏的防守,听着马晓春详细的讲解,心中暗自和自己的布局印证,心里颇有感悟。

发布  不一会的功夫就到了中午封盘时间,研究室里昏昏欲睡的气氛一扫而空,几十条大汉旋风般的向食堂冲去,真不知道棋院那变化甚少的饭菜怎么会有如此的吸引力。

发布  扒拉着碗里的米饭,肖奕边吃边问:“马老师,今天上午的棋下得也太慢了吧,两人的防守滴水不漏,看来准备磨官子了。”

发布  马晓春说:“不会的,要不你看好了,等中午继续的时候就有可能风云突变了,其实在中盘的力量上常昊还是稍微的强上那么一些的,要是平衡的局面顺利地被李昌镐拖进官子,那么也就别下了,常昊基本没戏,所以下午肯定是常昊先发力。”

发布  吃过中饭,果然在长考了四十分钟后,常昊白子在右边黑棋的阵地中打入,选点极其刁钻,你要把它封在里面成活吧,从棋感上就不对;但是你要是顺利的让它跑回去的话,那么从心情上将也不能接受。眉头紧锁的李昌镐开始了长考。

发布  这时候研究室里热闹非凡,古力几个不停的在棋盘上摆弄着各种变化,以马晓春为首的一些高段棋手也在电脑前反复的讨论研究,最后得出的结果却是惊人的一致:既然没有好的办法,那么就脱先,在右上的白棋大空中也打入,直接挑起战斗。就是不知道李昌镐能不能看出来。

发布  很显然李昌镐也看出来了,在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计算后,在右上白空也打入一子,战斗开始了。

发布  常昊率先动手,先将右边的打入一子跳出,黑棋在靠上边跟着飞,白棋再跳,黑棋先刺一手,然后觑一个,将白子点成棍形,然后再紧逼一手,期待白棋在往外跑。

发布  常昊看着黑棋在上边做出一道浅浅的模样,接引着右上打入的黑子,计算了片刻,脱先将右上打入的黑棋一个飞封,断了黑棋企图联系的意图。李昌镐见白棋脱先,从心情上讲当然是两面都有收获,不过既然白棋要吃上面的黑子,那么将从攻击白棋大龙来获得更大的收获当然是更加有吸引了,第58手小尖,将白棋的大龙赶向中腹,隐隐的瞄着右下的大空。

发布  白棋当然不能让他如愿,要是真的将下面围住,那这棋也就不用在下了,既然你不想吃大龙,那么我就再次脱先,将右下棋盘上的最后一个大场抢先占据。

发布  虽然李昌镐叫石佛,但是石佛也是有泥性的,既然白棋要右下的地盘,那就只能是逼得黑棋屠龙了。镇,将白棋七个子的大龙含在嘴里,要是白棋大龙死掉,那么黑棋将形成笼罩全盘大模样,而且极有可能将中腹吞下。这个时候常昊再一次开始长考。

发布  这个时候远在北京的研究室里早就吵翻天了,以刘小光、古力为首的主杀派群情激昂,大赞常昊有魄力,就是让你屠,看你能不能杀掉;以俞斌邵炜刚为首的厚实派却对常昊的下法提出了质疑,认为这样的话,就是大龙不死,可是在黑棋的厚势笼罩下,白棋后半盘的步调将非常的艰苦。双方争论不休,而负责大盘讲解的老聂更是关心则乱,有点不知所措了,只要好频频的和徐莹打着哈哈,摆弄着各种变化。

发布  这个时候,常昊落下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手棋,在左边的黑棋立三拆四中打入。

发布  “弃子?还弃的是大龙?”石佛李昌镐也不尽动容了。重新细细的计算着屠龙和白棋后续的利用,三十分钟后,计算得结果和先前一样,只要吃住大龙就有了盘面八目左右,而且黑棋在中腹可以说是潜力无穷,只要没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棋局也就到此为止了。一手小飞,彻底将白棋大龙擒住。

发布  常昊看见黑棋吃住大龙,反而长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打入左边的白子飞压一下,然后大跳向中腹,黑棋也跟着跳起,白棋第89手却在将大龙往外跳了一手,黑棋当然挖断,白棋搭了一手后一连串的手筋,跳出的白棋却在中腹围起了8目左右的大空,顺手还将黑棋的潜力消耗殆尽,局面顿时逆转。

发布  李昌镐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开始出现豆大的汗珠,微白的脸色涨得通红,几乎半个身子倾在棋盘上,再一次的开始长考。“在那里呢?这么会下成这样?没有犯错误啊,怎么就将盘面8目的优势一下子就丧失了呢?”李昌镐揪着已成鸟窝的头发心里暗自感叹,“现在也没办法了,只能先将局面稳住,然后等常昊出勺子了。”黑棋老老实实的跟着白棋的步调平稳的开始过渡到收官。

发布  北京的研究室里已经快要将大楼的顶给掀翻了,热闹的讨论着常昊的那神来之手,再看李昌镐如何在盘面基本相当下贴出目来。而大盘讲解的聂卫平和徐莹早就喜笑颜开,不断地向电视机前的棋迷朋友们摆着白棋瞬间逆转的妙手,老聂更是喊出了:棋局基本结束,常昊将为广大的解放军指战员奉上迟到的节日献礼。

发布  可就在广大棋迷高兴跃逐的时候,常昊好像继承了他师傅聂卫平的勺子,在官子中出致命的缓手,被李昌镐抓住机会,先手一路搜刮拉近了不少目数,并在中间作出一个三目棋的劫来。

发布  研究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马晓春几个不住的计算打劫的结果,分析道最后是白棋少了一个劫材,只能在别处挽回一目棋,按照黑棋贴五目半的规则,不多不少,黑棋正好赢了半目。登时阵阵叹息声大起,肖奕和古力几个年轻棋手眼睁睁看着俞斌他们离开研究室。

发布  而棋局的进程也和研究室的成果基本一样,李昌镐滴水不漏的将官子收完,点目的结果:白棋正好输了半目。

发布  常昊简直难以相信那么大的优势下尽然没能将棋赢下来,连裁判大竹英雄九段宣布比赛结果也没有听到,愣在了座位上,从此开始了世界大赛的九亚历程。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