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耿昆古力他们的加压棋下,两个月来,肖奕的官子有了显著的提高,大局观也比以前进步了许多,深得陈祖德中国流布局精髓的他,在执黑棋的棋局,对耿昆他们已经是胜多负少了,只是在拿到白棋的时候,由于先手在对手的手里,经常被古力他们一通乱砍,将局面拖入复杂,在中后盘由于基本功的问题,时常失手。wwW、QUaNbEn-xIAoShUO、COm不过总体来说,在面对国少一帮小孩的时候,胜率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可观的地步。

发布  三天后就是定段赛了,陈祖德作为老师也实在算不上合格,将肖奕带到北京后教授完中国流后基本没有在教授给他任何东西,不过马上就要参加定段赛了,陈祖德也终于抽出空来,找到了肖奕,将以往定段赛的一些情况和他讲过,说了一堆鼓励,嘱托的话语,前后不超过一个小时,顺便带着肖奕去了火车站,乘坐下午的班车发往上海。

发布  挥手告别了陈祖德,第一次乘坐软卧的肖奕显得格外的兴奋,吃过晚饭,毫无睡意的他在车厢内不停的翻来覆去,惹得对面的一个大汉十分的不爽,那大汉操着一口的东北话说:“你干啥呢?不睡觉啊?”

发布  肖奕连忙点头陪不是,说:“对不起啊大哥,第一次乘软卧,加上第一次去上海,有点兴奋,打扰你休息了,嘿嘿。

发布  那大汉说:“哦,第一次去上海啊,毛头小子,有啥兴奋的,呵呵。我叫王建明,也是去上海的,你叫什么名字?去上海做什么呢?”

发布  肖奕翻身坐起,说:“去上海下棋,参加定段赛,围棋,你知道不?”

发布  王建明笑呵呵的说:“当然知道,呵呵,我可是业余六段呢,想当年也拿过全国晚报杯的第三名呢,要不是学棋晚了,说不定我如今也是个职业选手了。”

发布  肖奕听说对方是个业余高手,眼睛一亮,说:“那王哥,我现在还没有定段,也算是个业余选手呢,只可惜没有围棋,要不我们就可以下一局了。”

发布  王建明说:“嘿嘿,我有,我出门都带着磁性围棋呢,和你下一局。”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个木盒的磁性围棋。

发布  肖奕抢过棋袋,说:“王哥,你是个高手,让我拿黑棋吧。”说着就要落子。

发布  那里知道王建明也是个将输赢当作生死的人,如何肯就这样把黑棋让给肖奕,急忙说:“那怎么行,你也算是要参加职业定段赛的棋手了,说不定水平已经在我之上,我们还是猜先好了。”伸手从棋袋中抓出一把棋子在手中。

发布  肖奕笑了笑,取出两个子放在小棋盘上,十七个,王建明的黑棋。王建明用星小目开局,肖奕还以错小目,一幅实地为上的样子。两人飞快的落子,才十几分钟,两人已经下了有90多手,毕竟肖奕被耿昆他们说成快要有能力和常昊他们一争的选手,数十手棋一过,先手就给他夺了过来,实空也开始领先,右边的一道厚势也已经竖起,配合着左边的挂角跳出三颗白子,隐约的一个巨大的山谷就要形成。王建明那里知道肖奕的实力如此的强大,在打入山谷的黑棋全部愤死后,郁闷的投子认输了。

发布  王建明苦笑着说:“肖老弟啊,你是不是在耍我呢?你这个水平还没有入段啊?想当年我和几个职业棋手下过,可是也没有今天这样啊。”

发布  肖奕说:“呵呵,我算是半道出家的,学棋也没几年,今年才算有机会去参加定段赛,真的。”

发布  两人东扯西拉了一会,王建明硬是要肖奕授两子,一番争论后,肖奕妥协了。那里知道被授了两子,黑棋仍然是溃不成军,从两子一直下到授四子,两人才总算是互有胜负了。这个时候天也微微的亮了,两人相视一笑,合上棋盘,翻身到**睡了过去。

发布  要不是有王建明带着,肖奕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上海棋院。而那个陈祖德特别关照去接肖奕的工作人员早就急得到处乱打电话了,在那个时候有个手机都已经是很让人羡慕的了,别说还拎着个手机不停的往北京打长途电话的了。在那个工作人员快要绝望的时候,已经从火车站回到棋院的他,远远的看见有两个人朝这边走来,左边的一个小男孩看上去和手里的肖奕参赛证上的照片到也差不多,等近前一看,果然是他,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将参赛证和后天比赛的具体事项的几页纸塞进肖奕的手里,关照了几声,浑身轻松的下班离去。

发布  肖奕和王建明两人对望了一下:就这样好了?虽然说已经电话报过名,这也太简单了吧。两人同时摇摇头,在棋院附近的一个小旅馆开了个房间住了下来。第二天,帮肖奕安顿好一切的王建明也在吃完中饭离开了,留下肖奕一个人。

发布  晚上七点左右,正刷完牙回房间的肖奕看见对面也住进了客人,从背影看去,一个比自己稍微大一点的男孩,正坐在走廊里捡那散落一地的围棋书籍。

发布  肖奕上前问他:“你好,我叫肖奕,你也是来参加定段赛的?就你一个人来的啊?”

发布  地上的男孩听到有人问他话,抬起头,一副看上去很厚的眼镜架在那灵动的眼睛前,微胖的脸庞,回答说:“是啊,你好,我叫李海,也是来参加定段赛的,哦,你是肖奕,嘿嘿,我可算找到组织了。”

发布  肖奕愣了一下,嘿嘿笑着说:“李海啊。我正愁一个人没劲呢,你来了我们就能打发这两天的时间了,吃过饭没?没吃的话赶紧去,然后我们下一局。”

发布  “好,等我收拾好了就来。”李海边收拾边说。

发布  肖奕帮着李海将东西收拾妥当,急不可耐的拿出围棋,两人手谈起来。既然是手谈,那么就一边下棋,一边聊天了。李海的棋力肖奕早就知道,不过对他的别的就什么也不了解了。原来这李海是江苏棋院选送的定段棋手,可以说是江苏棋院今年最看好的棋手。原本还有一个人,不过那人的父母陪同着一起来了,住进了别的酒店,而李海家里比较贫困,就近在这里找了个小旅馆,然后就这么巧的碰上了肖奕。

发布  这李海的基本功非常扎实,中盘战斗的力量和古力都有的一拼,就是官子稍微差点,不过对于这次定段赛基本上也可以说没有大的难度,一个名额基本上被他锁定。

发布  两人在上海人生路不熟的,身边也没有多少钱,于是就在旅馆里下了两天棋,由于要参加定段赛,还不知道分组的情况,两人都下得有所保留,十几盘棋下来,互有胜负。

发布  这天吃过晚饭,两人闲聊了一会,然后就各自早早的回房休息了,准备迎接明天决定一生命运的比赛。

发布  睡在**的肖奕哪里能够平息澎湃的心情,在默念了七百遍老聂后终于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发布  第二天一大早,肖奕和李海两人早早的就起了床,匆匆吃过早饭,赶到了上海棋院。棋院还没有开门,门口却是人头簇拥,许多参加定段赛的小棋手在父母的陪同下早早的等在了这里。肖奕和李海互相看了一眼,发现对方的眼中满是落寞的神情。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