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十点,肖奕准时起床,想起昨天的那盘棋,轻轻地笑了一下。wWW,QUaNbEn-xIAoShUO,cOM向棋院大楼慢慢走去。

发布  刚刚推开研究室的门,眼尖的古力就跑了过来,搭着肖奕的肩膀,对研究室内的国少队员说:“跟大家说个事。昨天晚上肖奕和老耿下了一盘,你们猜怎么着?老耿惨败啊。”

发布  原本都安静下来听他说话的国少队员一齐的发出了一阵嘘声。

发布  胡耀宇说:“老耿输了又什么好奇的?他又不是第一次输,不也一样被我们**过。”

发布  古力笑着说:“这次不一样,老耿他……啊呀……”腰间的一块软肉被肖奕狠狠的拧了一下,咬牙裂齿的瞪了肖奕一眼,接着说:“不一样啊,以前老耿是输,可是这次却是惨败,还输给了大病初愈的老肖,丢人啊。”原本想说出那盘棋的内容,却被肖奕硬生生的拧回了肚子。

发布  一伙人听他如此说来,也有道理,不住的点头,随即哈哈大笑。

发布  整个上午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在打闹调侃中混到了午饭时间,一群人野马般的奔向食堂。

发布  吃过午饭,刚回到研究室,俞斌进来了,拿着一张表,说:“古力,你过来将这个发一下,这是今年新人王战的通知。”

发布  古力将通知接过,人手一张。肖奕虽然还不是职业棋手,却也有一张,低头看了下通知上的内容,这新人王战从二月十八号开始报名,到五月十三日截止,只要是在中国棋院注册过的二十岁以下棋手都可以参加。从预选赛开始到最后的冠亚军决战,历时八个月。肖奕挠了挠头:定段赛是四月七号到四月二十四号,每天一盘棋,估计差不多能载定段后赶上新人王的报名截止时间。将通知收进口袋,自信的微笑浮现在脸上。

发布  晚上六点半,回香楼二楼“总部”,将服务小姐请出去后,耿昆等四人开始拼酒,为了要从肖奕的口中掏出点东西来,耿昆可是下了血本,一斤多重的龙虾,上好的鱼翅,在肖奕他们三个点菜的时候连眉头也没皱一下。杯中倒满香浓四溢的泸州老窖,耿昆举杯说:“来,老肖,今天哥几个算正式为你接风,洗洗那医院的晦气,干了。”

发布  肖奕满脸堆笑,连连点头,心想:今天这顿可算是丰盛得很,满意之极了。碰了下酒杯,一口而没。

发布  既然喝开了,四人原本就关系非常的好,现在借着这个机会,古力他们当然不能帮耿昆省钱,一块块的鱼翅龙虾就着香醇的白酒就这样的吃了下去,一时间,包厢内盛意拳拳,举杯晃盏间,四人都喝得摇摇晃晃,结完帐后,耿昆只知道头痛欲裂,只想要寻个地方睡觉。不过似乎有什么东西没有想得起来,然而这个时候那里还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它呢,顺着马路,一步三摇摆着进了棋院的大门,顺手塞了点酒菜给看门的老头,晃晃悠悠的朝宿舍行去。

发布  第二天一早,肖奕还在睡梦当中,突然一阵乱手将他从**拖起,对着迎面而来刺眼的强光,肖奕遮挡着睁开了眼睛,面前三张满脸期待的笑容,正是耿昆他们。

发布  耿昆见他醒来,笑着说:“肖啊,昨天晚上喝多了,你呢也基本不会说人话了,兄弟我呢也忘了。因此我也没能顾得上问你梦中的事情,趁现在一大早的,空气又好,兄弟们也都在,说些出来吧。”

发布  肖奕懒懒的伸了个腰,说:“你们真的想知道啊?”三人一起点了点头。肖奕眯着眼睛,继续说:“其实也没什么,那天我被敲了一锤子后,迷迷糊糊间来到了一个小溪边,青草碧空,小溪的上头有座草屋,草屋的外边坐着两个老头,眉头紧皱的盯着面前的石桌。我感觉有点奇怪,就跑上去一看,原来他们在下围棋。其中的一个老头抬头朝我笑了笑说:‘你可算是来了,等你好几百年了。’我愣了一下:好几百年?笑了一笑,也没当真,就朝棋盘上瞧去,那里知道只看了一眼,我的眼睛和全副的精神就再也挪不开了,那棋盘在我看得时候开始自己出现黑白双方的棋子,一手一手的,每一手棋出现,我的脑子里边就会出现一个注解,非常的诡异。而每一手棋在下出来的时候感觉没有很出色的地方,但是等看完那些注解,你就是遍寻棋盘,也实在不能找出比它更妙的点,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而那盘棋的局面最后也和我跟昆哥那局进程差不多,数块棋绞杀在一起,最后等白棋放出胜负手的时候,黑棋一个无以伦比的妙手将数块零散的黑棋联系在了一起,一举吃掉白棋的其中一块,然后棋局酒完结了。等棋局结束,原本随着每一手棋出现在我脑海中的那些注解也立刻变得无了踪影,不过在恍惚间,我只感觉到时间过的飞快,那小溪边的桃树开花结果了两次,在一次一次的打谱中,我逐渐的开始理解黑棋的意图,也慢慢的领会了黑棋的那种行棋方法,朦胧的知道了如何将白棋带入自己的步调,怎样牢牢地把握着先手,最后在最关键的时候以一手绝妙的手筋将棋局结束。”

发布  端起桌子前的茶水喝了一口,看着对面目瞪口呆得三人。轻轻地笑了一下,说:“等我将那局棋领会的差不多的时候,那幽静舒服的环境,那两个穿着黑白衣服,鹤发红颜的老人也在一阵笑声之中后消失不见了,而一切都变得空旷起来,漫天说不出的感觉压抑着我,然后我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面,睁眼看到了古力。就这些了,你们还满意不?”

发布  耿昆三人张大了嘴巴,自然是一脸的不信。

发布  古力揉了揉下巴,说:“老肖啊,你就别耍我们了,你以为我们是小孩啊,鬼神故事看得多了,那里会有这样的事情?”

发布  邱峻挠挠头,说:“老大,你是在讲玄幻故事吧,这也太夸张了,梦里就能学到这样的棋?”

发布  耿昆的一脸凝重,说:“我相信,要不也没有办法解释你棋力为什么会突然进步一个层次,我看你只要稍微的练习一下,应该就能和常昊他们不相上下了。”

发布  这回轮到肖奕下巴掉下来了,疑惑的说:“常昊他们的水平?我做个梦就有了常昊他们的水平,老天啊,再锤我一下吧,让我直接有吴清源大师的水平就行了。”

发布  耿昆几个一脸的苦笑,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自虐狂。

发布  耿昆说:“反正四月份也快到了,你赶快入段,我期望看到今后你在世界赛场上能下出什么样的棋来,真的是很令人期待啊。”

发布  肖奕微微笑了笑,说:“你不会失望的,老耿。不过这段时间你们有好好的陪我练习,梦中的老头走的时候给我留言了,说我的大局观还有点问题,官子的次序把握也要好好的练习,这两个月你们就当我的陪练吧,等我拿了新人王的头衔就请你们吃饭,拿了世界冠军就请你们喝酒,哈哈。”

发布  耿昆几人听得好好的,见他要拿新人王也不感觉到诧异,等听到最后一句说要拿世界冠军的时候,三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爬起来你望着我,我看着你,一脸的无奈。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