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几天,肖奕在经过一堆的检查和医生不断的叮嘱后,挎着个小包,算正式出院了。wWw,QUaNbEn-xIAoShUO,cOM出得医院大门,肖奕仰天大笑:“哈哈,我肖老大又回来了,大鱼大肉,各路妹妹门都等着我吧。”挎包一扔,一声欢呼的冲进对面的超市。来接他的古力和陈祖德两人看着肖奕像只脱缰的野马,左冲两下,右转三番,不禁目瞪口呆:有这么的开心啊?不就住了半个月的医院啊。

发布  而肖奕这个时候却在想:妈的,总算回来了,这几年可把我给憋死了,那两个死老头,竟然天天逼我做饭下棋,两年来,连个妹妹也没看过,更苦的是连肉丝也没看到过。这次从医院出来,只觉得这也好看,那也有趣,一时之间那里肯安静下来。

发布  陈祖德两人好不容易将肖奕从超市里面拖了出来,强行的按进了车,然后在肖奕的要求下,汽车慢悠悠的向棋院开去。

发布  将肖奕送到了宿舍,陈祖德叮嘱了几句,留下古力独自离开了。古力目送陈祖德远去,回身关上房门,恶狠狠的盯着肖奕。

发布  肖奕故作惊慌的样子,颤抖着说:“大侠,你要怎么样?”

发布  古力咬牙笑着说:“也不怎么样,只不过听你在医院说什么好几年了,出了院就像疯了一样,好像这辈子就没见过女人,没见过吃的,整个就是头狼。你倒是说说,你在昏迷的那十天里,怎么回事?”

发布  肖奕躺在**,一只脚搁在床头的桌子上,调整了下身子,说:“别问我,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啊,我是不会说的,打死也不说.。”顿了一下,“不过你要是真的想听,晚上先弄点好酒好菜的,然后和我下一盘,赢了我的话,我就透露点给你。”

发布  古力耐不住心里那痒痒的好奇心,说:“好,就这样,你先休息吧,我去买点东西回来。”拉开房门,噔噔的下楼去了。

发布  一个小时以后,房门啪的开了,古力提着一瓶白酒率先进来,后面紧跟着的是拎着卤菜的耿昆和邱峻,三人把酒菜往桌子上一扔,耿昆凑到肖奕的跟前,说:“兄弟,那样捅都没能弄死你啊,生命力还挺顽强的呢,刚才听古力说你尽说胡话,这不,哥哥我和邱峻刚下飞机就过来看你了。”

发布  邱峻点点头说:“是啊,老古说你做了个梦,又好几年那么长呢,还不肯说,于是我们就过来了,你也知道,今天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嘿嘿。”

发布  肖奕眼睛一翻,说:“讲些许给你们听也没问题,只要你们今天晚上能赢我就行,要是赢不了我,又实在想听的话,等过几天我好利索了,回香楼摆一桌就行。”

发布  邱峻接口说:“那好,就这样说定了,我们三人在这个时候要赢你还不是小菜,嘿嘿,你脑子坏掉了吧,又开始说胡话了。”

发布  肖奕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三人。

发布  古力抹开桌子,将酒菜捣鼓出来,满满的将四个高脚杯倒上,举起杯说:“来,为了欢迎老肖归队,也顺便庆祝等会他给我们**,大家举杯干了。”邱峻和耿昆举杯辛灾乐祸的看着肖奕。

发布  肖奕抛了个眼儿,也不顾他们一身的鸡皮疙瘩,举杯碰去,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四人一仰头,酒到杯干。

发布  前一刻还是绅士式的举杯邀朋,酒杯一放下,四人就像狼一样扑进了卤菜堆中,肖奕更是不堪,哪个大,哪个肥就抢哪个,边嚼别支吾着,说:“娘的,这么久没吃过这些了,可把我给馋的。”片刻的功夫,桌上狼藉一片。四人酒足饭饱,一脸惬意的软座在椅子上。

发布  耿昆摸着微涨的肚子,说:“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进行第二个庆祝内容了?”朝肖奕眨了眨眼睛,顺手将棋递了过去。

发布  肖奕还回味在那美味酒菜之中,恍惚间听到耿昆那样说,接过黑棋,抓起一把,双,13颗,肖奕的黑棋。这时候肖奕已经从酒池肉林中清醒过来,捏了颗黑子,缓缓地落下。

发布  “天元?”耿昆三人一起大汗。

发布  古力连忙到肖奕身边坐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又开始不正常了?唉,可恨的锤子啊。”

发布  肖奕将古力的手拨开,说:“我说老耿啊,你用不着第一手就长考吧,快下。”

发布  耿昆笑了笑,夹了一颗白子落在左下角星位。黑棋再一次的出乎三人的意料,点角。古力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扒着肖奕的大腿爬了起来,看着一脸笑意的他,说:“可怜的孩子,共和国的栋梁,就这样被一把小小的锤子给敲坏了脑袋,我同情你呢,孩子。”

发布  耿昆看着眼前就三个子的棋盘愣住了:这小子想干什么呢?放着三个大角不占,来点我的三三?抬头看了下肖奕,只看见对面的那双眼睛里全是笑意。拍了下脑袋:妈的,被这小子耍了。狠狠的挡下,黑棋长,白棋压,转眼间,黑棋先手将角上定型,然后占据了右下角的星位。白棋也落在了右上角的小目,黑棋将剩下的一个角占住,白棋右下小飞挂角,黑棋一间夹,白棋跳出,棋局进入正常。

发布  两人梅花间竹的落子,棋局中的耿昆还不感觉到如何,一旁观战的邱峻和古力两人心中却翻起了滔天的巨浪。盘面上有黑白双方的六七块棋纠缠在一起,看上去对杀的情况还不明了,可是在杀棋高手古力的眼中,白棋的几条大龙就是和黑棋大龙互相缠绕,除了对杀没有别的路可走,可是黑棋的数条大龙,怎么看着也是要通过对杀才能活出,然后里面总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不知道哪里就有那么个点在等着黑棋,然后一举连接成活。

发布  这个时候耿昆也看出了其中的味道,细细的回想:自己没有那个地方犯错误啊,怎么就不知不觉的进入了黑棋的调子呢?起码有三块棋肯定要通过对杀才能成活的,黑棋却有着无尽的味道可以成活,怎么办?长考了半个多小时,白棋落下了最强硬的一手,马上开始对杀,不成功则成仁。

发布  肖奕看到耿昆落子,笑眯眯的问了一句:“昆哥,下好了?”捏起颗黑子作势要落下。

发布  耿昆一阵紧张,来回的计算,没有哪里有误算的啊,管他呢。

发布  肖奕那拇指和食指捏着的黑子轻轻的落下,然后抬起头看着对面。

发布  耿昆看着那颗犹如天兵的黑子,顿时傻了眼了,只看见那纠缠在一起的三块黑棋被这颗黑子就此连通起来,虽然黑棋没有眼位,可是气却长了无数口,那却是再也杀不掉了。愣愣的看着棋盘,仔细地又计算了一遍,摇了摇头,无奈的投子认输了。

发布  耿昆等三人收起了刚才嘻哈的样子,凑到肖奕跟前。

发布  耿昆说:“刚才那盘棋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想明白,你小子是什么时候将我拖入你的布调的?”

发布  肖奕笑嘻嘻的说:“说过的,赢了我就告诉你,要不就在回香楼摆一桌。”

发布  耿昆没有办法,转头对古力苦笑了下,说:“小谷,你来。”

发布  古力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不来,我还没有想明白他的棋路,现在和他下,死路一条。依我看,还是你这个新人王明天晚上好好的摆上一桌,然后大家喝个痛快,最后大家不就都知道了嘛,是吧,磨王。”邱峻装出一副口水直流的样子飞快的点了点头。

发布  耿昆看到他们那是铁了心要敲自己这一顿了,想了想,认了,说:“那好吧,明天兄弟我开坛设宴,肖兄可要大家光临啊。”说着作出古人样子抱了抱拳。

发布  古力笑嘻嘻的抢在肖奕之前,也抱拳说:“如此甚好,明天我们老大定来赴宴,阁下请回吧。”说完率先大笑起来,四人乱作一团。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